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二十八章 造化弄人
    沈夫人等人见木九久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以为她要醒来,谁知她大叫了一声“好痛”就又昏迷了过去。

    云沐风目露凶光,一掌拍飞了韩潇,回头去看木九久,抓住她的手腕给她诊脉。

    沈夫人急道:“睿亲王,九久怎么了?她说好痛,她身上肯定有伤,不然怎么会喊痛,不然怎么会醒不过来?”

    云沐风放下她是手腕蹙眉道:“没事!脉象正常!”他双目赤红、脸颊消瘦,青青的胡茬显得他更加憔悴。

    伸手在木九久的头部仔细的摩挲了一遍,但没发现伤口和银针。

    颓然的靠在床头,像被抽空了浑身的力气,她不想醒来,她不要他了!

    木慧翎搂着垂泪的沈夫人,对云沐风道:“王爷,您得想想办法啊,九久她还有身孕呢!”

    云沐风立刻恢复了精神,是的,她有了孩子,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她如果知道,肯定不会离开他的!

    握住木九久的手,云沐风急切的道:“九久!九久!我们有孩子了!你有孕了!你知道昨天我探出你有孕,心里多高兴吗?”

    床上的人儿没有任何反应,云沐风轻轻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再次确定没有任何问题,用乞求的口气道:“九久!九久!求求你,快醒来,孤王不能没有你!”

    木慧翎看他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对还在垂泪的沈夫人小声道:“你一天一夜没合眼了,还有身子呢,让黄氏带你去休息一会儿,若是你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个好歹,九久醒了不知会自责成什么样子!”

    沈夫人点点头,让黄氏和丫鬟扶到客房休息。

    再说韩潇被云沐风一掌拍飞出窗户,落到揽月阁外的湖水里。挣扎着爬上案,吐了一口带血的水,虚弱的哀怨道:“怎么又打我?!这次还下了狠手!咳咳……哇……”

    又狂吐出好多带血的湖水,里面还有两条小金鱼儿,一蹦一跳的惊慌失措。

    从湿哩呱嗒的袍子里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疗伤药吃了,捂着剧痛的匈口站起来,七歪八斜的往外院走。

    在二门口看到在门口焦急转圈儿的顾非墨,顾非墨眉头紧锁,俊脸皱成一团,双目赤红,下巴上有青青的胡茬,一看就是一夜未睡的样子。

    见到他,忙迎上来问道:“如何了?王妃醒了没有?”

    韩潇摇摇头,无辜而幽怨的道:“不知道,我送药进去还没看到王妃,就被王爷打了出来。”

    一边的清风看他这狼狈的样子,就知道打的不清,说道:“那韩大哥快去换件衣服吧。”

    说完转头抻着脖子往内院望,他也着急啊,大长公主把公孙漠看的紧紧的,他只好偷偷跑过来探听消息,若让大长公主知道了,回去又要挨罚。

    顾非墨也定定的望着揽月阁,心中五味杂陈,如果九久嫁给他,他绝对不会让她受这许多苦。如果摆脱不了世俗的纷纷扰扰,他会带着她隐居山林,过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可惜,造化弄人,世事无常,他和她终究是有缘无份。

    沈夫人睡的并不安稳,她做了很长很美好的梦,一会儿是原主的音容笑貌,一会儿是和木九久相处的点点滴滴。就在她欣喜自己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儿时,两个人的身影竟都模糊起来,渐渐的变的透明。

    “九久!”沈夫人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出了一身的冷汗。

    旁边伺候的施嬷嬷忙小声道:“夫人,你醒了?”

    沈夫人被她扶着坐起身子,懵懂的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摆设,想起自己是在睿亲王府,“是何时辰了?九久怎么样了?”

    想起刚才的梦境,一阵心慌,忙掀开被子下床。

    “寅初了,离天亮还早呢,”施嬷嬷知道她的性子,也不劝她再睡,扶着她下床,招呼丫鬟们来伺候梳洗。

    采荷端了饭菜、参汤进来,众人劝着沈夫人好歹用了些。

    沈夫人来到木九久的房间,看到昏黄的烛光下,云沐风坐在床边,握着木九久的手,不断的说着什么,声音都有些哑了。

    暗暗叹了口气,走到床边,轻声道:“王爷去歇会儿吧,让臣妇陪着王妃。”

    云沐风没有回头,迟滞的摇摇头,“不用,孤王陪着她就行,孤王要她一醒来就看到孤王。”

    沈夫人暗中翻了个白眼儿,说不定九久就是不想见到你,才不愿意醒来的!

    继续劝道:“不如让臣妇跟她说说体己话儿,说不定就醒来了呢。”

    云沐风缓缓转过头,恐慌而绝望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希望,哑声道:“好!孤王就在旁边守着,你快说。”

    黄氏也劝道:“王爷都两天两夜没合眼了,不如去休息一下,您在这里夫人也不自在。”

    虽然是女婿和丈母娘,但深更半夜的总是要避嫌的。

    云沐风想了想道:“好!孤王就在外间,九久醒了随时叫孤王。”

    沈夫人心道:您武功这么高,在外间和在这儿听有什么区别吗?

    幸好此时有小厮来报:“王爷,陆乘风求见,说刺客了有下落了!”

    云沐风目光霎时凛冽,起身往外走,许是一个姿势坐的久了,竟然一个不稳打了个咧蛈。

    沈夫人潜退了下人,坐到木九久的床边,抚摸着她明显消瘦的小脸,心疼的落泪道:“九久,母亲的心肝儿,你在哪里?你回去了吗?你就这样扔下母亲走了吗?”

    说着失声痛哭起来,“你说过把我当成亲生母亲的,为何说话不做数?对你的亲生母亲你会这样连个交代也没有就这么走了吗?”

    沈夫人摇着木九久的肩膀道:“九久!九久!你不要这么走了啊!你就是走也得把母亲的那个九久找回来啊!”

    见木九久还是没反应,沈夫人擦了一把眼泪,道:“你不是说戴上一个戒指才来这里的吗?没有戒指你也能回去?” 木九久此时已经在无边的黑暗里跑的精疲力尽,却怎么也找不到光和路,一开始的恐惧渐渐的变成了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