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三十章 谁都不嫁
    木九久突然就笑了,笑的欢畅,让云沐风有点懵圈儿,怀疑刚才木九久那伤心欲绝的样子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他也跟着讪讪的笑,目光犹疑不定,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眼底青黑。那样子看起来傻傻的,木九久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笑的更厉害了。

    云沐风看她笑的花枝乱颤的样子,一阵心痒难耐,低头攫住她的唇,温柔的吻了起来。缓缓把她压倒,大手在她腰间游移,但尽量撑着身子,不压到她的肚子。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木九久是件易碎的瓷器,那柔情缱绻的样子,仿佛能痴缠千年也不厌倦。

    直到二人都气喘吁吁,一触即发,云沐风在箭在弦上的时候及时打住,痛苦的闷哼一声道:“等你胎像稳了以后,孤王再疼你。”

    木九久乖巧的点头,撒娇道:“人家饿了,你不给我娘儿俩饭吃么?”

    云沐风一愣,哈哈笑道:“是孤王疏忽了,孤王怎么会饿你们,你们是孤王的最重要的唯一。”

    木九久摸了一下他还充满斗志的部位,狡黠笑道:“你最重要的东西在此处!”

    以后特么的是公用的黄瓜了!

    云沐风身体瞬间绷直,摁住她作怪的小手,上下滑动起来……

    片刻后,云沐风长舒一口气,去净房洗漱,刮了胡子,再出来时已经是神清气爽、神采奕奕。

    云沐风小心的扶着木九久来到饭厅,那样子好像她马上要临盆了一般。

    黄氏早已把早膳准备好,见二人进来,忙迎上来扶住木九久的另一只胳膊。

    木九久一脸的黑线,被黄氏和云沐风一边一个扶着坐到座位上。

    云沐风端起燕窝粥,拿着勺子盛了一勺,用嘴唇试了试温度,轻轻吹了吹,又试了试温度,这才送到木九久唇边,“小心,有一点点烫,不过你现在不能吃凉的东西。”

    木九久乖乖的张嘴吃了,云沐风满意的唇角勾起,眼里的幸福满足好像要溢出来一般。

    一顿早餐,都是云沐风全程服务,木九久连手指都没动一下。

    黄氏在一边笑的欣慰,只要王爷还对王妃好就不怕有别的女子进来,何况现在王妃又有了身孕,王爷会更加怜惜她,如果生个小王爷,那就更好了。

    吃过早膳,木九久想去看看采诗。

    云沐风不悦道:“一个奴婢而已,哪里值得让你去看?你现在有孕,瑜伽、练功这些事都不要做了,可以每天早晚修习一个时辰内功。”

    木九久扯着他的袖子摇晃着撒娇道:“采诗是为我受的伤,去看看是应该的嘛!再说又没出揽月阁,就在下人房,几步路而已。”

    云沐风不情愿的蹙眉道:“那看一下快出来,莫要过了病气。”若不是婢女的房间,实在不方便,他就抱木九久进去了。

    “哎呀,她是摔断腿,又不是风寒!”木九久简直无语了。

    走到采诗的房间门口,黄氏正要推门,就听里面传来韩潇的声音:“你到底是怎么了?那天明明好好的!要我死你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木九久抬手阻止了黄氏,从门缝里往里看。

    只见采诗双腿绑着木板,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

    韩潇掐腰立在床边,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你说啊!为何突然就不理我?以前你虽然冷清了些,可也没像现在似的这么不可理喻!”

    采诗冷冷道:“我一直就是这样,既然你觉得不可理喻,请转身出去,谢谢!”

    “一直是这样?胡说!那天我亲你,你还……”

    “闭嘴!那天我是鬼附体了,行了吧?”

    “你……”韩潇简直要气死了,单手掐腰,指着采诗道:“你对我亲也亲了,抱也抱了,看也看了,想不认账,没门!”

    “哪又如何?你杀了我吧!”采诗目光森冷,嫌弃的看了韩潇一眼,“不然我就杀了你!”

    韩潇被她眸子里的寒光闪的一愣,声音立刻就低了不少,“你一个女子怎么动不动就杀啊杀的,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说!”采诗懒得跟他废话,只要能摆脱他的纠缠,让她做什么都行。

    韩潇往床边走了两步,笑道:“你嫁给我,给我生几个娃玩玩儿,就算两清了!”

    采诗冷眸一眯道:“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韩潇十分受伤的叫道:“为何啊?”

    “不为何!我就是不想嫁人,所以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会对你好的,宠你疼你!”

    “你们男人一开始情到浓时都会这么说,但一转身就忘了个干净,我不会信也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烦恼中,你走吧,以后再跟我提这件事,我们就是敌人!”

    韩潇似乎明白了什么,了然道:“你是被主子们的事吓到了?我和王爷怎么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不是男人?”

    “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王爷那是身在高位,身不由己,我一个下人,只要我不乐意,谁也不会逼我的!”

    “那请你也别逼我!去找别人吧!天下好女子有的是。”

    “我就找你!我就喜欢你!”

    “出去!我谁都不会嫁!”

    “你不嫁,我就求王爷和王妃做主,把你赐给我!”韩潇也豁出去了,转头对着门外道,“王妃!求您给属下做主!”

    木九久一愣,这货知道她在偷窥?咳咳!太没面子了有木有?

    讪讪的推门进去,呵呵笑道:“我这人是最民主的,我从来没拿采诗当奴婢看,所以,别说什么赐不赐的,她的事她自己做主,她说嫁谁我就支持谁。”

    韩潇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还可以这样吗?这主子还可以这样当吗?简直是闻所未闻!

    “多谢王妃!”采诗被她这几句话感动的无以复加,挣扎着要起身行礼。

    韩潇伸手要去扶她,被她打开手,韩潇十分受伤的转头离开房间,连背影都带着落寞和伤感。 垂头丧气的转过走廊,见云沐风负手而立的站在那里,幽怨的上前行礼:“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