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红包群〕〔名门暖婚:陆少,〕〔美漫从超人开始〕〔子昭传之体坛大佬〕〔回流40年〕〔贼行诸天〕〔腹黑娘亲爆萌宝:〕〔暖婚似火:顾少,〕〔漫威里的农药系统〕〔道门入侵〕〔海贼之十日横空〕〔金牌特工:腹黑王〕〔超维之道〕〔都市之活了几十亿〕〔谍影〕〔农家绝世俏医妃〕〔我在香港修文物〕〔时尚大佬〕〔高冷教官:媳妇,〕〔快穿之妇仇攻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惊天秘密
    木九久把食指放在唇边,给了黄氏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她退回去,自己则提起裙摆,弯下腰超假山方向靠过去。

    这里是她的地盘,一草一木均十分熟悉,很快就避开皇贵妃的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假山,在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隐蔽下来,用自己略有提高的内力凝神去听。

    只听一个柔柔的男声道:“皇贵妃还是好好的做您的皇贵妃吧!不要来打扰睿亲王!”

    这是管家李福的声音!

    李福是云沐风当年的贴身太监,从皇宫到寺庙一直照顾云沐风,可以说是看着云沐风长大的。但他应该和皇贵妃没什么交集才对,皇贵妃入宫的时候,云沐风已经出家了。

    皇贵妃压低声音冷喝道:“凌将军!你竟然敢这样跟本宫说话!”

    凌将军?那个走路风摆杨柳、拿着帕子摇啊摇的胖太监是个将军?天哪!太不可思议了!

    李福也低声道:“皇贵妃既然是南月的皇贵妃就不要操心北月事!”

    皇贵妃咬牙恨恨道:“既然睿亲王返朝就避不开这些事,他是皇姐的儿子,手里有皇姐留给他的北月势力,现在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这么有利的条件,为何不夺下皇位,光复我北月国?”

    李福道:“宁王登上皇位也是一样的!”

    皇贵妃冷嗤一声道:“他骨子里有宣德帝一半的血,怎么能一样?”

    咦?木九久蹙眉,云沐风身体里也流着先帝的一半血啊,怎么会不一样?李福小声道:“睿亲王不会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别再逼他了!回宫去好好做你的皇贵妃吧!你这皇贵妃经年盛宠不衰,现在又怀有龙种,你做皇贵妃比做北月公主更成功!不要再纠结在自己的执念里害

    人害己!”皇贵妃被揭了心头的疮疤,恼羞成怒起来,“姓凌的,你这是找死,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让沐风登上高位,你做背后的太上皇,要么就等着看沐风知道自己真正身世时的样子,不知他会不会发疯?呵呵呵

    ……”李福也冷声道:“小公主,你是想害了你亲姐姐唯一的后人吗?她当年为了保住北月忍辱负重进南月皇宫做细作,最后惨死在哪老东西手上。而你呢?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宣德帝,可你却放不下荣华富

    贵,夜夜承欢,还把一腔怨恨发泄到宁王身上,你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艾玛呀!艾玛!这是什么情况?

    云沐风竟然是北月大公主和这太监的儿子?不过看李福的姿态和模样,应该是真正的太监,应该不会有那个功能才对。

    接下来皇贵妃的话给木九久解疑答惑了,“你为了皇姐和沐风入宫当了太监,难道你就不想为自己报仇为皇姐报仇吗?”

    李福叹息道:“我只想陪着他们共度风雨,陪着沐风健康长大,看着他娶妻生子就够了,那些国恨家仇从来不在我的心里。”

    “你!……”皇贵妃恨的牙根痒痒,为什么就没人听她的呢?

    李福道:“如果皇贵妃想毁了睿亲王,那我也没什么话可说,但你要知道,宁王和睿亲王已经息息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差点儿毒死他,还想让他失去所有吗?”

    皇贵妃像被抽空了力气,摇晃了一下身子,扶住了假山。

    “皇贵妃保重身体!”李福眸光中闪过杀机,甩了一下帕子,扭扭捏捏的从假山后走出来。

    走到皇贵妃的宫人面前时,拈着兰花指指着皇贵妃的方向道:“你们主子累了,去扶她回宫吧。”

    皇贵妃缓缓挺直了脊背,目光里阴晴不定,被宫人扶着往回走,脚步看起来十分沉重。

    木九久从隐身的大树后走出来,望着皇贵妃远去的背影,心里叹息,这个女人被爱和恨折磨的已经失去了心智,她或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木九久坐到缠满花藤的秋千上,轻轻的荡着,慢慢平复听到惊天秘密的震撼心情,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那微凉的秋风拂过双颊的感觉,真想就这么呆到天荒地老。

    云沐风送走了皇后和皇贵妃,黑着脸到处找木九久,见到黄氏这才放缓了脚步。

    黄氏行礼道:“王爷,王妃在那边。”

    云沐风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愤怒的心情平复下来,脸上的线条也缓和许多,抬步缓缓超木九久走去。

    秋千上的木九久听到说话声,抬眸清丽一笑,那纯净的样子如山间的精灵。满院子的月季花,仿佛都为这美丽的女子,倾倒了三分。

    云沐风一席华丽的紫色蟒袍,黑发如云,面若皎月,看到木九久的笑容,脸上的乌云立刻散去,唇角不由自主的向上扬起。

    “她们都走了?”木九久眉眼弯弯的问。

    云沐风快步走到秋千架后,轻轻为她摇着,“走了。”

    “嗯!”木九久点头,望着远方的景色,但目光却没有焦距,好像要穿透整个宇宙。

    云沐风握住她抓在绳索上的手,尽量放柔了声音,问道:“刚才为什么要答应皇后,你……”不是说过孤王是你一个人的吗?

    后面那句话他却只能咽了回去。

    木九久唇角带着轻轻浅浅的笑容,淡淡道:“省的皇后总是因为此事记恨我们,到时候若是你不喜欢,就不要宠幸她就是了,给她个名分而已,有一个和有两个有区别吗?”

    云沐风抿了一下薄唇道:“你是介意的对不对?孤王说过只是给麝月一个名分,不会和她同房有亲密接触,你为何还要这样?”语气里竟带着责备和幽怨。

    麝月,叫的好亲热!木九久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像被针扎一样,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压下心中的痛,苦笑问道:“如果我嫁给别人,只是给他一个名分,不会和他同房,可以吗?”云沐风摇晃秋千的手一顿,薄唇微抿,眉头紧锁,神色开始凝重起来。自古都是男子三妻四妾,还没听说过女子可以同时嫁给两个夫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