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三十四章 秘密可真多
    云沐风设想到木九久还有个名誉上的夫君,他的心就痛的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

    半晌后,他语气沉重的道:“女子怎么可以那样伤风败俗?不过如果你介意此事,孤王会想办法解决麝月的事。”

    伤你个毛线风啊!败你奶奶个俗啊!脑电波不在一个频道上,没法交流!

    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你一个曾经的得道高僧不明白吗?

    “好啊!”木九久微笑着回头,正捕捉到云沐风目光中一闪而逝的困惑和责备,还有一丝隐忍的怒气。

    木九久笑的眉眼弯弯,“你生气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不然也不会让李嫣然做你的侧妃了。”

    云沐风狐疑的望着她的眼睛,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李嫣然不能进睿亲王府,她是皇后的人,太子是这次刺杀你的背后主谋,让她进府无疑是引狼入室!”

    木九久冷笑:“太子是不是傻啊?他就能确定杀了我不被查出来,到时候我父亲会看在木婉颖一个庶女和木婉云一个侄女的面子上不计较杀他嫡女的仇,还转身去支持他?”

    云沐风把她从秋千上抱下来,“镇国大将军和锦衣卫总指挥使秦邵理确实都没查出是谁,他雇用的是江湖上的杀手组织,孤王是……”

    他犹豫了一下道:“孤王是千机阁的阁主,无论江湖还是朝堂的各种消息都不会逃过孤王的耳目。”

    木九久搂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靠了靠,抬眼望着他道:“千机阁?是情报组织?”

    “可以这么说。”云沐风低头亲了她的额头一下,“此事目前还是秘密,不要与其他人说起。”

    又是秘密,你们的秘密可真多。

    乖巧点头,“知道了!那你刚才跟皇后摊牌了?”

    云沐风抱着木九久往回走,冷哼道:“孤王只是暗示她,孤王知道是他给皇上下了寒烟醉,如果她得寸进尺孤王不介意让满朝文武都知道。”

    艾玛!又一个劲爆消息,皇后给皇上下毒!

    木九久啧啧感慨道:“真是皇家无真情啊!啧啧!听你这意思皇上自己知道?”

    云沐风闻言脚步一顿,抱着木九久的手一紧,沉声道:“皇上已经怀疑是她了,但还没证据,再说现在也不是动皇后的时候。”

    木九久点点头,靠在他胸前闭目养神。

    云沐风不再说话,抱着她慢悠悠的往回走,脚步似乎很沉重。过了半晌,他闷闷的道:“虽说皇家亲情淡薄,但孤王对你是真心的,麝月的事,孤王会想办法。”

    木九久假装睡着,没有回应,既然他说想办法,那就坐等结果吧。

    这麝月是如何知道睿亲王还俗娶妻的事?苏文清当时说给他三个月时间,证明云沐风的心。现在才一个月,是他搞的鬼吗?如果不是他会是谁呢?

    许是身体还很虚弱,许是孕期的反应,木九久想着想着竟然真的在云沐风怀里睡着了。

    云沐风将木九久轻轻的放在床上,小心的为她盖上被子,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

    嘱咐了黄氏等人好好伺候,然后出了揽月阁,对陆乘风吩咐道:“去请宁王和安王世子去前院书房。”

    陆乘风领命而去。

    又问韩潇道:“刚才皇贵妃都见了谁,说了什么?”

    韩潇道:“她见了李福,至于说的什么属下听不真切。因为王妃跟了去,属下怕王妃发现,没敢离得太近。”

    云沐风是知道木九久的本事的,也没责怪韩潇。

    见李福从水上回廊上走了过来,知道他肯定是来说着件事的,吩咐韩潇道:“你在此保护王妃吧,让黄氏告诉王妃孤王去外书房处理事情。”

    韩潇突然“噗通”一声跪道地上磕头道:“主子,求您把采诗赐给属下为妻!”

    云沐风蹙眉,“采诗是王妃的贴身奴婢,孤王做不了主。”

    韩潇额头垂下三条黑线,王爷啊王爷,王妃都是你的,她的丫鬟自然也是你的啊,就是你把采诗收入您房中,王妃也不能说个不字啊!

    不过他可不敢说这样的话,忙又道:“那您把属下赐给采诗做夫君吧!属下是您的人,您总做的了主吧?”

    “……”云沐风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此事容后再议,待孤王争取一下王妃的意见。”语毕转身迈步踏上了水上回廊。

    韩潇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云沐风的背影:这个惧内的王爷还是自家清冷孤傲的主子吗?怎么越来越陌生了啊!

    云沐风在路上听了李福的禀报,当然李福省略了一些内容。到了外书房,宁王、安王世子、公孙漠竟然已经等在那里了。

    云沐风抬手免了几人的礼,打量了几眼公孙漠道:“听说你身子又不好了,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四处走动了。”

    说着示意公孙漠伸出手来。公孙漠伸出手臂,露出白皙瘦弱的手腕。

    云沐风为他把了脉,道:“没有大碍,思虑过多所致,按照以前的药方用药,坚持练太极拳。”

    听到太极拳,公孙漠的唇角勾了勾,淡笑道:“许是天气转凉的缘故,以往这个时候我都不知病了多少回,连床都下不了了。”

    这话倒是真的,云沐风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转了话茬子道 :“孤王正欲派人请你们来议事呢,你们来的正好。”

    云承睿摇着折扇道:“可是为了皇后和皇贵妃来睿亲王府的事?”

    宁王靠在椅子上,懒洋洋的带着嘲讽的笑容道:“那疯女人又为了那事来缠你?”

    云沐风无奈摇头,“她找孤王还能有什么事?找你们来是为了麝月公主的事,孤王想推了这门婚事。”

    公孙漠眸光微闪,道:“送亲的队伍已经快要到了,礼部也在紧锣密鼓的安排婚礼,皇上也已经把此时昭告了天下,退婚怕是难了。”

    云承睿道:“是九久闹了?她不同意?”说着烦躁的使劲儿扇着扇子。

    树叶都要落光了还扇扇子!清风忙把公孙漠挡住,不让冷风吹到他。云沐风眉头蹙了蹙,道:“九久可不是你应该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