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三十九章 跟我走吧
    木九久把简单的加密方法告诉他:“这是一种用数字传递消息的方法,别人就是截了消息没有密码本也不会知道是什么内容。”

    “密码本是什么?”木易辰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木九久把密码本的作用简单说了,包括一级加密、二级加密,单线联系、紧急情况下启动备用密码本等,然后吩咐道:“拿纸笔来”

    木易辰亲自取来了纸笔,并殷勤的为木九久研墨。

    王氏掩唇而笑,“母亲,媳妇还是第一次见二公子如此殷勤的样子。”

    沈夫人笑的舒心欢畅,看着木九久的眼神充满了爱怜。

    木九久把阿拉数字和汉字的对照写法写下来,又写了几组数字,把加密和解密的方法细细的讲给木易辰听。最后道:“就是别人知道这些方法,不知道密码本也白搭。所以政敌双方才互派间谍,间谍就是细作,窃取对方的密码本。当知道密码本泄露,或者怀疑泄露时就可以用约定的特殊方法暗示,启动另一套密

    码本。这个方法保密效果很好的。”

    木易辰还要问些具体的细节,就被沈夫人给赶了出去,“行了、行了,这种事告诉你个大概就行了,难道还要你妹妹做事不成?老妇人下葬后你们又南下了,还不回去好好收拾一下?”

    木易辰无奈,只得嬉皮笑脸的带着王氏退下。

    王氏虽说有身孕,但大部分时间坐船,还是比较稳妥的。

    沈夫人和木九久关在屋内说起了体己话,韩潇在梧桐院外的树上简直要急死了。主子说了在府外不能让木九久离开他的视线之外,但梧桐院的暗卫不少,人家都拦着不让进啊。

    虽说他武功不弱,打进去也不是没有可能,但那样王妃可就会生气了。

    如果王妃觉得王爷是监视她而闹起来,最后倒霉的还是他。

    哎!王爷的差事真难当啊!

    好不容易等到木九久出来,刚出了二门木九久就又被顾非墨拦住了。

    “九久,”顾非墨看了一眼木九久的众多随从,木九久一抬手,她们都后退数步。

    这是有悄悄话的节奏,韩潇立刻支起了耳朵。

    顾非墨目光里都是关切和心疼:“九久,你瘦了!”

    这几天虽然木九久看起来一切如常,但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

    木九久淡淡勾唇:“本王妃很好。”

    这话中的淡漠疏离,让顾非墨心酸的皱紧了眉头,“九久,如果你不开心,跟我走吧,我们到天涯去海角,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你不用做王妃,我也不用做驸马,几亩薄田,三间草庐。携手到老,可好?”

    天哪!什么情况?!韩潇立刻警惕起来,朝四周不断的张望着,万一主子来了,逮住可就麻烦了。现在这个关头,二人可不能再闹别扭了。再说王妃肚子里可有小主子呢,禁不住打啊!

    木九久此刻是感动的,但她不能给顾非墨任何希望,拐走了小非墨,那顾家可是欺君之罪。瑞王弑君夺位、顾贵妃失宠打入冷宫,如果顾非墨再拐带睿亲王妃逃婚私奔。那顾家可就真玩儿完了。

    当初木九久是对顾非墨动过那么一点点心思,但也只是限于表面形象上的,没来的及发展就被云沐风捷足先登,虽然那份爱正处在风雨飘摇中,但她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于是,狠狠心道:“非墨表哥,你从来只是本王妃的表哥,以后将是本王妃的侄女婿,莫要再说这种越矩的话!这要给你我带来杀身之祸的!”

    顾非墨的脸羞愧的像煮熟的虾子,紧抿着唇,目光里是无奈和落寞,“九久,我舍不得你,看你受苦我心里……”

    “本王妃很好,是堂堂睿亲王妃,如今有有了身孕,好吃好喝的,怎么会受苦?”这话木九久自己都觉得违心。

    显然顾非墨一点都不信,眼中都是悲悯之色,“九久!……”

    还要说些什么,树上的韩潇飞身而至,“快走!我家王爷来了!”揽着他的腰就窜上了树梢,几个起落没了踪影。

    木九久:韩潇你到底是哪伙儿的啊?

    远处,云沐风龙行虎步,大步流星而来,木九久迎了上去。

    “九久,孤王在大门口等你多时了,实在不放心,”说着觉得气氛不对经,眯起厉眸超四周观望。

    “有劳王爷了,”木九久表示很无辜,真不是她做贼心虚,是韩潇以为她做贼心虚。

    云沐风探究的看着她,这几天感觉到她似乎不再是他认识的她了,越来越陌生。

    拉起她的手道:“走吧!”

    无意间瞥到黄氏两手空空的跟在身后,而后面的使女拿的都是她随身要用的东西。木九久见状挑眉笑道:“那些账本我都留下了,今天母亲身体不舒服,大嫂替她支应着,没空指导我,改日再请教也是一样的。王爷马上就有那五座城池和南邵的无数奇珍异宝了,不会在乎我那点子嫁妆吧

    ?”

    云沐风有些恼羞成怒,带着怒气道:“孤王不会娶她了!你说话不必如此夹枪带棒的!”

    木九久被他这受了委屈的样子气笑了,“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妾身逼王爷不娶王爷的老情人儿的?妾身自始至终可没说过不让您娶她,您自便,我不会阻拦!”

    说着昂首阔步出了门,一撩裙摆,跳上了马车。

    云沐风在下人门前被落了面子,心中不快,但还是冷着脸上了马车。

    木九久懒得看他的臭脸,扭头望着车窗外,假装欣赏街景。

    片刻后云沐风深深叹了口气,伸出长臂去揽木九久的腰,马车空间有限,木九久躲了一下没躲开,还是被他揽住。

    他无奈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是孤王不好,别生气了,对孩子不好。”

    木九久眸中闪过伤痛和狠厉:孩子?不会有孩子的,他不该来这个世上。

    云沐风一直观察着她的神色,发现了她目光里的决绝,心中一凛,不安的问道:“怎么不说话?在想什么?”

    木九久心不在焉、前言不搭后语的回道:“哦!好!”然后靠在他胸前,闭目养神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