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四十八章 本宫还是皇后
    ,!

    “为何?”皇后疯狂大笑道:“因为你宠爱她胜过臣妾!因为你宠爱她的儿子胜过所有皇子!因为她怀着龙种!”

    “你这个毒妇!毒妇!”皇上大怒,喷出一口老血,剧烈的喘息起来。

    云沐风上前在他几处穴道上按了几下,皇上这才缓过一口气。

    太子膝行到皇上的龙床前,哭道:“父皇!父皇你没事吧?父皇息怒啊!母后也是因为太在乎父皇了啊!”

    皇上虚弱的抬手指着皇后骂道:“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不杀了你不足以解朕心头之恨!来人!把皇后打入诏狱,查清所有罪行后,立刻问斩!”

    “父皇!开恩呐!”太子哀号,一个劲儿的磕头。

    皇上冷笑,艰难的喘了一口气道:“你也脱不了干系!刺杀睿亲王妃和朕的那些江湖杀手是谁找的?”

    太子惊恐哭道:“什么江湖杀手!儿臣不知啊!”

    皇后用豁出去的神情道:“都是臣妾做的m太子没关系!”

    小贵子也磕头道:“都是奴婢出面联络的,皇上不信可以让他们的人来对峙!”

    皇上气的连连点头,“好c!你们是把朕当傻子了?皇后打入诏狱,太子幽禁东宫、贺王幽禁贺王府,待查清事实后再做发落!”

    太子一听要幽禁他,这次是真急了,哭号道:“父皇!开恩呐!都是母后的错!儿臣丝毫不知情啊!”

    皇上对太子这没有担当的样子非常失望,有气无力的摆手:“拉下去!”

    殿外伺候的太监急步走了进来,战战兢兢的小声禀报道:“启禀皇上,国丈和丞相求见。”

    皇上目光阴冷的咬牙道:“好灵通的消息啊!这还是朕的皇宫吗?”

    太子心中暗恨:木哲武这个老匹夫竟然没来!木哲武手里有兵,如果此时出现,父皇肯定要顾忌几分。

    云沐风冷冷淡淡的道:“皇兄,您刚醒,身体不宜过多劳累,保重龙体要紧!”

    皇后和太子都齐齐怒视着云沐风,恨不得把他拆骨入腹一般,为何杀了他这么多年,都被他躲过了?为何这个可恶的臭和尚能活到现在,还把宁王的毒给解了!

    皇上确实也觉得累极了,随时都有再次晕厥的可能,对进来禀报的太监道:“让他们都回去吧,朕现在要休息。”

    那太监小声道:“奴婢就是如此跟他们说的,但他们执意要见皇上,说见不到皇上,就在殿外长跪不起。”

    皇上喉咙里又涌出一股腥甜,“朕的好臣子!他们乐意跪就跪吧!”

    疲惫的闭上眼睛,靠在床头。有人把皇后和哭号不止的太子拖了出去。

    云沐风淡淡道:“皇兄好好休息,臣弟告退!”

    皇上没有睁眼,喘息着道:“这次谢谢皇弟了,如果不是你,朕和皇贵妃以及皇贵妃肚子里的龙嗣都将命丧黄泉了。”

    云沐风冷声道:“皇兄心里有数就行,臣弟说过对皇位没有任何兴趣,返朝不过是和木九久的一段俗缘,皇兄为何给西邵麝月送信,为何瞒着臣弟接受西邵和亲?”

    皇上倏地睁开眼睛,惊讶道:“你竟然知道是朕做的了?”他动用了最隐秘的暗线,竟然也被云沐风查出来,这个和尚不简单啊!

    云沐风目光里露出愤怒,“是!臣弟不会娶麝月的,皇兄自己搞出来的事,还请皇兄自己解决。”

    皇上被当场戳穿龌龊事,面露羞怒之色,“是木九久那个妒妇,容不下麝月公主?”

    云沐风冷然道:“和木九久没关系9请皇兄以后不要再管臣弟的后宅之事,您把自己的后宫管好就行了!若是再出一个皇后这样的,皇兄不知能否挨过下一次!”

    “你!你!”皇上身居高位多年,高高在上、俯瞰众生,何曾受过这样的奚落,气得翻了个白眼儿,晕厥了过去。

    云沐风对身边的几个太医道:“好好照顾皇上!”

    太医们这才缓过神来,一拥而上去救治皇上。个个心惊胆颤,亲眼目睹了宫廷丑闻,见到了皇上的狼狈窘迫,他们的脑袋已经摇椅晃了!

    皇后被两个太监拖着进了诏狱,像扔麻袋一样被扔进了一间潮湿、肮脏的牢房。因为她的突然到来,惊的在稻草上歇息玩耍的老鼠四散而逃。

    皇后被摔得七荤八素,爬起来骂道:“你们这些贱奴,敢对本宫无礼?现在本宫还是皇后,皇上还没撤了本宫的位份,快给本宫换个舒适干净的地方!”

    狱卒一脸的不屑,“皇后?你做出弑君这样大逆不道的事,还想做皇后?把事情交代清楚,求个痛快死法才是正经!”

    “你们敢对本宫不敬!啊!”皇后感到脚下有东西在怕,吓得尖叫一声跳起来,就见一条蛇蜿蜒钻入了砖缝中。

    在牢房一个隐蔽的角落,秦邵理嘴角挂着得逞的微笑,看着皇后像个小丑一样在牢房内,尖叫着跳来跳去。

    对身边的随从道:“好好给本官招待咱们的皇后娘娘。”

    “是!”随从答应,转而担忧的道:“咱们故意把刺客放进来,皇上对咱们起了疑心可怎么办?”

    秦邵理诧异道:“有吗?明明是刺客有内应、太狡猾,才躲过我们的暗哨潜进寝殿的!”

    那随从忙点头道:“是、是、是!确实如此!”

    “就是没有此事,皇上也经常起疑心,多一次少一次没什么区别。”秦邵理不以为然,但凡伤害到他家人的人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

    皇后又如何、太子又如何?敢伤害他的宝贝女儿,就得承受代价!

    ……

    云沐风和宁王处理善后事宜,一直忙到天黑,才急匆匆的回府。当看到揽月阁的楼顶时,他心里一阵温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走上通往揽月阁的水上回廊,他略微放缓了脚步,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难受,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凝眉努力思考,这才发现揽月阁里,卧房的灯是暗着的。以前无论他回来多晚,木九久都会留着一盏灯等他回来。

    每次看到她为他留的那盏灯,他的心总是悸动不已,那满满的要溢出来般的幸福和满足是无法用语言来比拟的。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他已经看不到那份守候和等待的光亮了,心里涌起莫名的酸涩和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