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四十九章 孤王洗的又香又滑
    ,!

    云沐风先去了净房洗漱,然后轻手轻脚的进了卧房。见木九久面朝里背对着他躺在床上,呼吸清浅绵长,似是睡的很香。

    但他知道她的警觉性很高,虽然他放轻了脚步,但值夜丫鬟的请安声、净房的洗漱声,都会引起她的注意。

    他轻轻叹了口气,掀开被子躺到她身边,从后面抱住她,将她拥在他的怀里,手轻轻附在她的小腹上。

    木九久哼哼一声,有些烦躁的蹙起了眉头,握住他的手想把它拿开。

    他却不依,固执的拥住她,轻声道:“孤王就要抱着你娘儿俩!”

    木九久没再坚持,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秀气的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云沐风感受着怀里人儿的呼吸和温度,那娇娇软软的触感让他呼吸急簇起来,二人成婚后几乎夜夜笙歌,这一闲下来,真的很难受!

    他在她身上蹭着,哼哼唧唧的道:“九久~,孤王睡不着,你来帮孤王入眠可好?”

    木九久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但还是装傻的道:“你自己不是大夫吗?开副安神汤喝了。”

    云沐风咬牙把她的身子翻过来,“爱妃来伺候孤王吧,等小东西坐稳了胎,孤王会成倍还你。”

    “……”

    “孤王洗的又香又滑。”

    “……”

    “不信你闻闻、你摸摸……”

    “讨厌!是你招惹老娘的,一会儿别求饶!”

    “呵呵,孤王只记得你求过饶,嗯~,哦~,……”

    ……

    翌日清晨,云沐风带着餍足的微笑醒来。想起昨夜的荒唐,满心欢畅。只是一睁眼,却发现身边没有了木九久的影子,以往都是他早起去练功,今天是怎么回事?

    云沐风忽的坐起来,从床上一跃而下,掠出了房门,见到丫鬟就问:“王妃呢?”

    丫鬟均摇头,表示不知。

    云沐风把露台、书房、花厅,所有木九久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没有木九久的身影。

    他心里感到一阵恐慌,手下意识的抚摸着食指上的神女幽瞳戒指蹙起了眉头,超空中打了个呼哨。

    韩潇飞身而至,没等他站稳,云沐风急急的问道:“王妃呢?”

    韩潇诧异道:“在后面花园啊,怎么了?”

    怎么忘了后花园了?云沐风闪身而去。

    韩潇疑惑的挠了挠头,主子这是发癔症么?

    到了后花园,就见月季花从中,木九久一身白衣正在练太极拳,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优美。

    柔和的阳光洒到她的脸上、身上,将她照得仙气十足,衣袍在微风中飘动,真的是如同仙女下凡啊!

    云沐风喉咙一紧,已经咽下了口水。 一股暖流悄悄地流进了他的心脏深处,心里莫名有什么东西把它填满了,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木九久缓缓收了招式,对云沐风莞尔一笑:“还没看够?”还是第一次看到云沐风这么痴痴地看着她,很受用。

    云沐风一下子回神过来,花痴被当事人逮到,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反而笑道:“孤王以为是哪里的仙子误入了凡尘,却不想是孤王的爱妃”。

    他的脸对着初升的霞光,笼罩上一层淡淡的橘黄色的光晕,那完美的下颌、上扬的唇角、精美的薄唇、黝黑璀璨的星眸、长而密的睫毛.,一切都俊美到恰到好处。

    无疑他是俊美的,木九久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道:“怎么穿成这样到处跑?也不怕在下人们面前失了威仪?”

    云沐风这才发现自己穿着中衣就来了,尴尬一笑道:“一睁眼见不得你,有些着急,故而顾不得其他。怎么起这么早?不是说好不练功了么?”

    “还怕我消失了不成?”木九久挽起他的手往回走,手指摩挲了一下神女幽瞳,“许是昨日白天觉睡多了,韩潇说你不让我出门,我在府里没事做,只好睡觉喽。”

    云沐风不自在的轻咳一下道:“最近外面不太平,昨日皇后要毒杀皇上被当场抓到,怕是京城要出大事,你有身孕,身份又贵重,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皇后这么沉不住气?竟然傻缺到被当场捉住了?该!

    木九久幸灾乐祸,嘟嘴道:“那祖母的丧礼怎么办?我不去,人家会编排我不孝的。”

    云沐风柔声哄道:“出殡那天孤王陪你去。还有黄氏的婚礼,你在府里摆桌酒席送一下就是了,没必要亲自去赵府。”

    人家一片好心,木九久乖巧答应。

    回到揽月阁,早膳已经摆好了,二人洗漱一番,一起用早膳。

    木九久坐到餐桌前,问道:“你今天没去早朝,太子也受牵连了是么?”

    云沐风面色微沉,坐到她身边,酸溜溜的问道:“你还在关心他?”

    木九久白了他一眼,端起燕窝粥,“木婉颖是他的侧妃,我怕牵连到父亲。”

    老娘是关心他,关心他有没有死。

    云沐风神色稍霁,“皇后把事情都自己揽了下来,不过太子和贺王也暂时被幽禁了。”

    说着接过她手里的燕窝粥,开始喂她,最近喂她吃饭好像成了他的习惯。木九久也习惯了被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享受这种难得的待遇。

    饭用道一半,就见外院传话的小厮探头探脑的往饭厅里张望。

    木九久问道:“何事?”

    小厮忙进来跪地行礼道:“启禀王爷、王妃,安王世子求见王爷,似乎很急的样子。”

    云沐风的手一抖,一勺燕窝粥洒在木九久的衣服上。

    他忙放下粥碗,让人取了帕子来清理。

    木九久忙道:“没事的,一会儿去换一件就是了,你去前院看看吧。”

    云沐风佯装淡定道:“无妨,孤王陪你用完早膳。”又端起粥碗要接着喂。

    木九久心里一阵火大,夺过粥碗,仰脸一饮而尽,用手背擦了一下嘴,笑道:“这样才痛快。”拿起一个包子开始吃起来。

    云沐风蹙了蹙眉,还是慢条斯理的陪她用完早膳。让丫鬟伺候着漱了口,喝了一盏消食茶,道:“孤王去前院看看,你好好养着。” 木九久淡笑点头,他心虚担忧的看了木九久一眼,这才起身去了前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