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王妃还俗:王爷请〕〔重生绝宠男神:慕〕〔不灭剑主〕〔溺宠99分,男神宠〕〔最强军师之鬼才郭〕〔田园医女:病夫宠〕〔至高奇迹〕〔重生吃货小萌妻〕〔亿万宠妻:入骨相〕〔我的师兄是孙悟空〕〔千亿宠婚:总裁大〕〔重生之无敌尸尊〕〔蜜宠田园:农门娇〕〔神级渡鬼系统〕〔穿越八零俏宝妈〕〔免死玉牌〕〔仙君,你家桃花好〕〔天眼高手〕〔极品妖孽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五十章 说客来了
    ,!

    木九久脸上的笑容敛去,看云沐风的表情是预料到婚事退不了,还是他本来就不想退?

    黄氏在一边劝道:“王妃,不要总是相信那些话本子里的东西,这男人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了,等王妃过了心里这道坎,就好受了。”

    木九久歪头看她,笑问道:“怎么,你不信世上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黄氏摇头:“也说不上不信,只是看多了高门大院里的妻妾成群有些疑惑罢了。要是真有这种感情,又如何能够分到那么多人的身上去呢?而那些太太姨娘们看见自己的夫君同别的女人亲热、生儿育女,就

    不会伤心难过吗?为什么婢子看到的,全都是不择手段地巩固地位,甚至连陪嫁丫鬟做姨娘都约定成俗呢?”

    木九久微微点头:就好像皇后,她可以忍受皇上博爱,却不希望他专宠,是因为不希望手中的权利分散。你若问她有多喜欢皇上,保不齐她也回答不上来。

    这种靠其他东西为纽带、凑合着过的日子,绝不会是她想要的。她追求的这种感情,在这个时代,真的有吗?

    答案,她现在自己也不知道了。

    “好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木九久陡然回过神来,“明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今天就把嫁妆运过去吧,因为祖母的丧事,你的婚事不能大办,委屈你了。”

    黄氏作为木九久的奶娘、赵宇桓作为木哲武的副将,在这个当头,婚事是不能大办的,不过赵宇桓一个见惯生死的将军,黄氏还是二婚,都不在意这些。

    一箱箱的嫁妆运出去,揽月阁一片喜气洋洋,羡慕的下人们都合不拢嘴,暗暗下定决心好好服侍王妃,将来也能有个好归宿,也能得这样的体面。

    采诗拄着拐杖,看着大家一脸喜气的忙来忙去,一向清冷寡淡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韩潇绞着手指,一脸的欲语还休,一步步的蹭到她身边,用肩膀撞了一下她,“采诗~”

    采诗被这突兀的一撞,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韩潇忙伸手拉住她,“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采诗甩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道:“你不撞我,我会站不稳么?”

    呃+潇窘迫的搓搓手,眨了眨无辜而幽怨的大眼睛,“对不起、对不起,我用的劲儿大了些。”

    采诗远离他两步,不再理他。

    韩潇凑近走了一步,“看黄姑姑嫁人是不是很羡慕啊?不如你嫁给我,自己做新娘?”

    采诗要抓狂的看了看天空,拄着拐杖回了自己房间。

    云沐风来到外书房,见云承睿面色憔悴、一身风尘,就知道他是来回连日赶路。

    “怎么样?”云沐风面带希翼之色,目光晶亮的看着他。云承睿无奈耸肩,“你觉得他们怎么可能答应?西邵皇帝一听就急了,麝月公主更是痛不欲生,说要见你一面,听你亲口解释。她不求你对她多恩爱,只求给个名分,能待在你身边,能时时远远的看到你就

    足够了。”

    云沐风颓然的坐到椅子里,“孤王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但是……”

    云承睿拿出扇子扇了扇,“是不是九久,啊不,睿亲王妃不痛快?”

    云沐风垂头丧气的道:“是孤王一早答应九久,此生只要他一人!”

    “天哪!”云承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副见鬼了的表情,“你怎么会答应这样离经叛道的要求?你、你真是当和尚当傻了!”感觉到冷飕飕的眼刀子戳过来,云承睿忙呵呵笑道:“你可以只给麝月公主个名分嘛,人家又没要求你什么?若是为此引起两国争端,那就不好了!睿亲王妃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相信为了大局,她会理解

    的。”

    云沐风以手抵着额头,痛苦道:“就是她没反对,我这心里才不踏实,总觉得哪里不对。”

    云承睿“哗啦”一下子把扇子收起来,用扇子一拍手心道:“原来是你做贼心虚啊!人家睿亲王妃其实没意见!白白害我跑这一趟,再有两天西邵使团就到了,你就准备迎接新王妃吧!我告辞了!”

    云沐风冷冷的瞪着他,恨不得一掌把他拍飞,怎么一个两个的嘴都这么讨厌!

    云承睿看他目露凶光,忙闪身退到门边,道:“我让芸娘来劝劝她,我家世子妃最是温柔贤惠。”

    云沐风摆摆手,像轰苍蝇似的把他轰走了,自己揉着眉头,静静的坐在书房内发呆。

    下午的时候,木九久正在和一群丫鬟、婆子看着黄氏试嫁衣,就听有人禀报:安王世子妃秦芸娘来访。

    木九久微微一笑,云承睿一回来,这做思想政治工作的就派上门了。

    木九久没把她让到会客的正厅,而是让人把她带到揽月阁前湖水中央的亭子里。

    木九久抬手阻止她行礼,拉着她坐到放着锦垫的石凳上,笑道:“今天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秦芸娘悲悯的看她一眼,柔声道:“世子早就让我来,多和你说说话,这不是王老夫人去世了,我也就没来打扰。”

    木九久挑眉,“云承睿是派你来当说客的?”

    秦芸娘又红了脸,羞愧的道:“九久真是聪慧过人,我知道你心里都清楚,但接受不了和别人共享一个夫君的事实,但凡有大才的人,都有自己特立独行的想法。可是你看看,哪个女子不是这样过来的?”

    木九久笑道:“那在你心里我是个有大才的人喽?”秦芸娘肯定的点点头,接着道:“九久不必跟我打岔,我知道说服不了你,但睿亲王娶麝月公主的事是板上定钉了,你反对不了就得学会接受,第一有圣旨赐婚,第二牵扯到两国帮交,第三他们还有旧情…

    …”

    “行了……”木九久打断她的话,笑吟吟的道:“你们一个两个的搞的这么紧张,我什么时候说过反对的话了?只要云沐风愿意,我不会反对。”秦芸娘一脸的不可置信,眨巴了一下眼睛,担虑的望着她,道:“这话以我对你的了解,一听就是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不灭剑主〕〔最强透视〕〔极品全能小仙农〕〔从姑获鸟开始〕〔从励志到丽质[重生〕〔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机械全宇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