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业圣殿〕〔伏天氏〕〔戏闹初唐〕〔冷酷男神的傲娇妻〕〔重生舞妃:锦绣嫡〕〔痴情摘心〕〔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重生之巅峰强少〕〔大争酣歌〕〔特种兵王〕〔重生之机甲大师〕〔僵尸玄学精通〕〔总裁,你家宝宝我〕〔奉孝夫人是花姐[综〕〔都市重生之修仙系〕〔一遇北辰,一世安〕〔我有祖宗十八代〕〔贴身军医〕〔踏天神王〕〔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五十一章 他还是他吗?
    ,!

    木九久没想到秦芸娘这么了解她,她也不再伪装,敛起了笑容,喃喃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所求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现在才发现原来都是一场笑话,在你们眼里我是多么的离经叛道、

    不可理喻!”

    她语气落寞、神色悲伤无奈,目光痴痴呆呆。

    秦芸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木九久,在她眼里木九久总是坚韧的、乐观的、慧黠的。

    忙道:“每个女子心里都有这美好的愿望,可是也只是梦想而已,能得到的实在是太少了,除非你是公主……”

    秦芸娘想到了顾非墨,那个她曾经爱慕过的谪仙般的人,就要和八公主一生一世一双人了,如果自己也是个公主该多好啊!

    木九久也想到了顾非墨,那个她曾经动过心思,曾经要带她私奔的纯情小鲜肉,但愿八公主是个可心的人吧,千万别像临川公主和十公主一样,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坐了良久。

    最后,秦芸娘叹了口气,望了望四周波光粼粼的湖面,道:“如果你想走,我也不会反对。因为你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山高水长,不管去哪儿就图个逍遥自在、心情舒畅,总比憋屈的积郁成疾强。”

    这次换木九久不可置信了,这秦芸娘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温柔、胆笑羞的古代土生土长的女子,竟然也有这等现在看来离经叛道、不守妇道的想法。

    秦芸娘红着脸笑道:“你不信我真的这么想?实话告诉你,我一想到要回西南封地去面对世子那些侧妃妾室和一大堆庶出子女,就有一种要逃离的冲动,但我还是没那种魄力和自信。”

    木九久道:“怕什么?有手有脚,总有养活自己的办法的,可能没有现在富贵,但肯定会舒心很多。没有男人女人照样会活的很精彩的,总有一天女子也顶半边天!”

    秦芸娘眼睛亮闪闪的冒着崇拜的小星星,“没想到九久不光诗词歌赋出类拔萃,连想法都如此惊世骇俗!”

    木九久挑眉,“这就惊世骇俗了?将来女子和男子一样做官、做生意,甚至当国王呢!”

    秦芸娘又惊讶又崇拜,“天哪!真的吗?太不可思议了!”

    木九久一副‘你真是孤陋寡闻’的表情,道:“当然是真的,大海东边的一个小国还有遥远西方的一个国家,都是女皇。”

    秦芸娘一脸的向往,“那样女子是不是有权利挑选自己的夫君,是不是可以不让自己的夫君纳妾?”

    木九久点头,“当然,只能是一夫一妻制,感情不和,过不下去了可以合离,但不能同时娶多个女子。”

    秦芸娘心驰神往,“那个国家在哪里啊?远么?”

    “远,要飘洋过海……”木九久选择打住了,别秦芸娘没把自己说服,她倒要把秦芸娘拐跑了。

    秦芸娘闻言一脸的失望,突然也意识到自己被木九久带偏了,红着脸道:“九久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木九久淡淡笑道:“这你也知道?”

    秦芸娘羞怯的抿唇笑道:“不然你怎么会选在这里和我说话?”

    这个亭子在湖中央,四面是一大片的水,暗卫根本接近不了,只要她们不大声说话,也听不清她们说话的内容。

    两个人低声又说了一会儿话,然后秦芸娘就起身告辞了。 木九久也没送她,神情呆滞的坐在那里,眸色微微迟滞。这里很安静,她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想起从相遇到成婚的点点滴滴,那些缠绵与温馨历历在目,不自觉的笑了笑。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却止不住落

    下。

    坚强如斯,从小到大,她都忘了自己还会哭。在特工训练基地浑身是伤她都没哭,执行任务九死一生她没哭;穿越到这里无助、恐惧她没哭。

    在出嫁离开镇国大将军府时,她鼻子酸的不要不要的,但眼泪最终还是没掉下来,她一度以为泪腺因为常年不用而退化了!

    可是现在,她落泪了,这才知道原来最痛的痛是心痛,最致命的伤是情伤!

    意识到脸上湿漉漉的,她快速把泪拭干。哭管用吗?不管用还哭个毛线啊?

    她的骄傲、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向任何人示弱。起身的时候,她看见了回廊尽处那个身穿紫色蟒袍的身影。

    是他!是他吗?那长身玉立的身形、惊为天人的容貌,她如此熟悉,可又陌生的都不敢再认。

    他绕过蜿蜒的水上回廊大踏步而来,距离越来越近,可横亘在她与他之间,有一道永远的跨不过去的沟壑。那道沟壑跨越千年,让他们前一秒还能互诉衷肠,后一秒已是陌路。

    “九久!”云沐风看到木九久红红的眼睛,眸低闪过心疼,快走几步扶住她,眼神探究的在她脸上逡巡,“九久!你……”

    木九久轻轻浅浅的笑了笑,“放心,我没事,让管家准备你们的婚礼吧。”

    云沐风又羞又愧,沉声道:“九久,让你受委屈了,等西邵使团进京,孤王还会去争取一下的。你别难过,事情还没到不可转圜的余地。”

    他的语气无力而心虚,木九久苦笑一下,手抚在小腹上,“我相信你会给我应有的体面的,毕竟这里还有你的骨肉。”

    云沐风闻言神色稍缓,暗暗庆幸有了孩子,抱起她往回走。

    这次是她一直希望的公主抱,但心情却是天差地别了。

    云沐风对她更加细心、呵护,但总是失去了原来的自然,显得刻意的陪着小心。

    秦芸娘回到安王府,安王和安王世子都在正厅。

    云承睿观察着她的神色,问道:“如何?”

    秦芸娘垂眸先恭敬的给安王请安行礼:“媳妇拜见王爷。”

    安王今天气色不错,淡笑着抬手道:“免礼吧,你带着身子,还操心这些事,辛苦你了。”

    秦芸娘微微蹙眉,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别扭?客气的她像外人,木九久反而更像一家人似的。

    垂着眼帘,恭顺的道:“媳妇不辛苦,睿亲王妃是个通透的明白人,和媳妇相谈甚欢,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和牵扯。” 安王淡笑听着,微微点头,眸低闪过一丝不确定的狐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