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木婉颖成受气桶
    ,!

    太子被幽闭东宫,一腔愤恨没地方发,都发泄到东宫的女人身上。当然这次赵玲珑因为赵丞相表现的比较积极,侥幸逃过一劫。

    木婉颖可就惨了,因为木哲武没有出面维护太子和皇后,受到太子的特别“照顾”。

    她被打的奄奄一息,嗓子都哭喊哑了,垂着头毫无生气。

    太子歇了一会儿,端起手边的茶碗,一碗凉茶泼到她的脸上。

    木婉颖一个激灵抬起头来,恐惧的望着太子,求道:“太子,饶了妾身吧,妾身会去求父亲,去求木九久,让他们周旋一二,帮太子脱离困境的!”

    太子双目赤红的怒道:“木哲武这个老匹夫,以为装缩头乌龟,就能和孤脱离关系吗?他休想!”

    越说越气,站起来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木婉颖的身上。

    木婉颖痛的抽搐了一下,咬着下唇强忍住不出声,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哭啊你!”又是一鞭子,“喊冤啊你!”第三鞭子落在木婉颖的身上。

    她现在几乎皮开肉绽,除了穿衣服能露到的地方,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

    “太子,妾身实在受不了了,如果您把妾身打死了,那妾身也无法辅助太子了。”她气若游丝的说完这几句话,就晕厥了过去。

    太子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仰起,用手指试了试呼吸,发现还没死,冷哼一声,松开手,冲门外道:“来人!”

    一个宫女战战兢兢的贴着门进来,低着头不敢看太子,“奴、婢,奴婢在!”

    太子阴测测的问道:“你很怕孤吗?”

    宫女立刻跪下哆哆嗦嗦的摇头,摇的她自己都头晕,“不、不、不怕。”

    太子只松垮垮的披了件外袍,里面是真空,走路晃晃荡荡的,丝滑的绸缎衣袍马上就要溜下来似的。

    他一步步走到那宫女跟前,用鞭子柄挑起她的下巴,“不怕为何发抖?”

    宫女对上他猩红诡异的眼眸,吓得说不话来。

    太子抬脚把她踹倒,“不说话就是怕!”像只厉鬼一样把宫女的裙子掀起盖住她的头,自己则撩起外袍欺身而上。

    只听一声惨叫,东宫里又多了一个供他凌虐的侍妾。

    他目光狰狞而疯狂,灵魂里的野兽此刻已经释放出来,魔鬼上身般嘶吼咆哮。

    良久,他仰天发出一声释放的长叹,浑身战栗了一下,目光渐渐清明,从哪宫女身上起来,温和道:“去给木侧妃清理一下伤口,明日王老夫人发丧,她还要回去尽孝心呢。”

    那宫女慌忙整理着衣裙,连连称是。

    王老夫人出殡,木九久自然也要去。到了镇国大将军府木九久和云沐风就被人请到一个小厅。

    小厅内木哲武、沈夫人一身孝服端坐在主位,下方跪着痛哭流涕的木婉颖和她的生母林姨娘。

    见到云沐风和木九久进来,几人都给二人见礼,把云沐风和木九久让到主位上坐下。

    木九久蹙眉道:“不去灵堂哭,在这里哭哭啼啼的,这是要闹哪样啊?”

    木婉颖脸色苍白的像白纸一样,躺在灵床上,盖上张纸就能哭了。她虚弱的嘤嘤哭泣道:“请父亲和睿亲王为太子求情周旋,太子对皇后的事真的是一无所知啊!”

    木哲武道:“你祖母过世,为父按例是要丁忧在家的,面见圣上实为不妥,也只能上个折子求圣上开恩。”

    云沐风冷着脸道:“皇上既没废了皇后,也没废了太子,这说明皇上在查清事情真相前是不会处置皇后和太子的。”

    木九久很好心的安慰道:“太子既然是无辜的,那怕什么啊?皇上圣明,定会公平处理的,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木婉颖闻言喘气都喘不匀了,这话说的,让她怎么往下接啊?

    林姨娘哭道:“如果睿亲王和大将军能从中周旋一二,皇上定能早日查清事实还太子以清白,解了太子的幽禁。不然太子在朝堂的声誉定会受到影响啊!”

    木婉颖哭着点头连连称是。

    “别哭了,为父明日会上折子,”木哲武有些心疼,毕竟木婉颖是他的女儿,虽然是庶女,但自小也是当嫡女一样教养的。

    木婉颖也不好要求木哲武丁忧期间上朝去面鉴皇上,求救的目光看向云沐风。

    云沐风对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视而不见,垂眸拨弄着碗里的茶叶。

    木婉颖见状膝行几步到木九久脚边,扯着她的裙子哭道:“王妃,王妃您帮姐姐求求王爷吧?”

    木九久把裙子从她手中抽出来,淡淡道:“朝政之事后宅妇人不得置喙参与,木侧妃这些年的规矩礼仪白学了吗?”

    因为离的近,木九久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和外伤药的味道,看样子被太子那变态打的不轻。

    木婉颖眸中闪过怨毒,悲戚道:“王妃,我知道你还因为当初太子负了你而恨太子,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现在是睿亲王妃,王爷又那么宠你,你就不要记恨太子了!”

    你不帮忙也别想清静,给睿亲王心里埋下种子,等对睿亲王情根深种的麝月公主入了府,你这个心里装着太子的女人还不失宠?!

    木九久心中暗骂:小碧池!你自作自受,活该!

    只听云沐风冷冷道:“太子是自作自受!如何处置他都有皇上做主,岂是别人能左右的?今日看在大将军的面子上孤王饶了你妄议朝政、诽谤亲王妃之罪,若有下次,杀无赦!”

    云沐风骨子里的尊贵威压散发出来,凌厉肃杀的气势吓得木婉颖和林姨娘哭都不敢哭了,只低着头暗暗咬牙。

    喧闹了半日,经过一道道繁琐的仪程,送葬的队伍终于出发了。

    木家也算大家族,沈夫人、木慧翎、木九久都联系着另一个庞大的家族。所以送葬的队伍非常宏大,浩浩荡荡的一眼看不到边。 在行至城门口的时候,送葬队伍突然停住了,木九久抻着脖子向前看去,远远看到城门外有一支庞大的队伍要进城,队伍前面的旗帜上有个大大的“邵”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