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五十六章 欠下的风流债
    翌日一早,云沐风陪木九久用了早膳,然后就匆匆进了宫。

    宣德帝今天气色不错,斜斜的靠在龙椅上看着奏折。听到太监通传睿亲王求见,略微坐直了身子,定定的看着云沐风玉树临风、龙行虎步的进来。

    他眼睛眯了眯,觉得有些恍惚,心中升起一种羡慕嫉妒的感觉,自己已经老了,看着自己逐渐衰老、离死亡越来越近,那种无助和恐惧的感觉,让他感到无所适从。

    “你和麝月公主大婚的事,礼部都已经安排好了!”不等云沐风开口,宣德帝就直接发话了,“此事不容再有异议。”

    云沐风面色冷峻而凝重,冷冷道:“让宁王娶麝月吧,孤王与他商量好了。”

    宣德帝见鬼似的看着他,“麝月要嫁的是你,你自己的风流债别人还的了吗?”

    云沐风冷笑道:“如果不是皇兄从中作梗,麝月公主怎么会来和亲?要不你把她收入后宫吧,你后宫佳丽三千,多她一个也不多。”

    皇上气的胡子乱颤,“你以为没有朕,麝月就不会知道你还俗娶妃的事吗?她早晚是要知道的!如今圣旨已下,不容置疑,你这是要抗旨吗?!”

    云沐风也怒了,“臣弟抗旨又如何?”

    皇上端起手边的茶碗就要往云沐风身上砸,就听外面太监通传:“西邵皇帝携麝月公主求见!”

    皇上挥挥手,“宣!”然后对云沐风道:“你自己与他们说吧!你不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也要有个解释吧?”

    云沐风薄唇紧抿,眸子中透着纠结和犹豫。

    西邵皇帝是个不到四十岁的男子,长相还算英俊,威严英武,浑身自内而外散发着王者之气,这让重伤在身强撑着的宣德帝瞳孔缩了缩。

    麝月公主一进来,目光就惊喜而狂热的锁定在云沐风的脸上。

    云沐风神情微动,他和她已经六、七年没见了,她已经从当初那个十五岁的小姑娘,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大姑娘。

    算起来她也得有二十一、二了,虽然她是公主,但这个年龄也是大难题了。为了他蹉跎了这些年的岁月,他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沐风!”麝月顾不得给宣德帝行礼,飞身就要往云沐风身上扑,云沐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西邵皇帝忙拉住麝月公主道:“回来!还没给南月皇上行礼呢!”

    麝月公主勉强被拉回去,敷衍的给宣德帝行了个礼。

    当宣德帝“免礼”话刚一出口,麝月公主就起身又超云沐风飞扑过去,云沐风略一犹豫,闪身避开。

    麝月公主扑了个空,哀怨的叫了声:“沐风?!”

    她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簌簌落下,咬着下唇,看着云沐风泣不成声。

    云沐风寒着脸,紧抿着薄唇,目光中露出无奈和纠结。

    宣德帝见状道:“皇弟,你刚才不是说要取消婚事,另选他人来取麝月公主吗?”

    麝月公主首先哀叫道:“沐风!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以前你说你是出家人,不能娶我,现在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云沐风蹙眉道:“孤王已经有了妻子了!”

    麝月公主哭喊道:“我没说要做你的妻子啊?我只要待在你身边,哪怕只是远远的望着也好!你若不喜欢我,我只要个空头名分也可!”

    云沐风垂下眼帘,抿唇不语。

    南邵皇上对宣德帝怒道:“南月就是这样的礼仪之邦吗?南月的皇室就这样为人的吗?”

    宣德帝轻咳一声,看着云沐风道:“皇弟,你自己解释!”

    云沐风想说什么,但又把话咽了下去。

    南邵皇上高声怒道:“就这么一个同胞妹妹!母后临终前将她托付给朕,让朕好好照顾她!朕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如此伤害侮辱她!我南邵虽然国小力薄,但也不是任人欺凌侮辱的!”

    麝月公主哭道:“我南邵拿五座要害城池和无价之宝还神草做嫁妆,难道还不够诚意?”

    “还神草?”宣德帝惊喜的坐直了身子。

    还神草据说是一种可以返老还童、去除百病的神药,正是宣德帝所需要的。

    宣德帝眼睛铮亮,望着云沐风道:“朕正需要此药,皇贵妃如今神情恍惚、卧病在床,也正需要此药!”

    麝月又继续哭道:“我一国公主,只要个平妃的名分还不行吗?你还要怎样?你怎么能如此残忍的对我?”

    云沐风缓缓的低下头,但还是不说话。

    麝月公主见状,悲痛欲绝,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超胸口插去。事情来的太突然,众人反应过来阻止时,匕首已经没入她的胸口大半。

    云沐风接住了她,并迅速封了她几处大穴。

    宣德帝大惊失色,叫道:“太医!太医!宣太医!”

    西邵皇帝红着眼睛,厉声怒道:“若是麝月有何事,朕绝对不会善罢干休!”

    ……

    木九久按照平时的习惯,修习了一个时辰内功,练了一会儿太极,想去看看黄氏,走到二门口,毫无悬念的被韩潇拦了下来。

    木九久也不跟他废话了,转身在府里散步,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暗卫的布置,走到一断看似没暗卫和护卫的围墙边,她作势要翻墙。

    刚摆出一个架势,周围立刻出现两个暗卫,“王妃,此处不通,请回!”

    木九久挑眉笑道:“本妃就是看看你们的警觉性,有没有偷懒!表现不错、表现不错!”

    韩潇暗中翻了个白眼儿,“再这么憋着王妃,府里的护卫、暗卫都要倒霉了!”

    木九久还想接着遛,采荷提醒道:“王妃,快到用午膳的时辰了。”

    木九久看看天色,确实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于是慢悠悠的回揽月阁。

    “王爷回来了吗?”木九久淡淡的问揽月阁门口伺候的小丫鬟。

    小丫鬟行礼恭敬回道:“启禀王妃,王爷还没回来。”

    木九久面色平静的点点头,施施然的进了揽月阁。下午又在院子里逛了逛,修习了一会儿内功。到了晚膳时间云沐风没等来,倒是等来一道圣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