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帝少老〕〔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御房有术〕〔极品女上司〕〔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之极品军〕〔次元法典〕〔女总裁的贴身特种〕〔源起幻想乡〕〔万灵大天敌〕〔导演有点皮〕〔上帝时刻〕〔我的青春不在线〕〔唐时烟雨〕〔无限婚契,枕上总〕〔傲骨狂兵〕〔谋取君心〕〔绝色狂医:魔神大〕〔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五十九章 睿亲王被休
    ,!

    木九久戴上神女幽瞳戒指,闭上眼睛,但并没等到穿来时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片刻后,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

    卧槽!竟然还在揽月阁的卧室里!

    怎么回事啊这是?莫不是她记错手指了?

    忙把戒指取下来,伸出五指,套在大拇指上,没反应,套在中指上依然如故!

    直到把十个手指挨个儿都试了一遍,木九久坐在原地仍然纹丝不动,无力的垂下肩头:喵了个咪的!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啊?

    难不成是时间、地点不对?

    实行下一套方案!木九久一跃而起,跑到妆台前麻利的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沓子银票,塞进怀里。

    幸亏她准备充分,早就把陪嫁铺子的现银都取出来,利用黄氏出嫁,把贵重的嫁妆都换成了银票。

    取出了银票发现盒子底下有一块墨玉玉佩,是苏文请的那所谓的传家宝。

    木九久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玉佩拿起收入怀中。然后利落的跳出窗外。

    按照这几天观察王府内的地形和护卫、暗卫的布置,没有韩潇这个高手尾随,木九久顺利的翻出了睿亲王府的院墙。

    她没着急出城,而是迅速的沿着既定道路,拐进了一条小巷,悄无声息的潜进了一个不起眼儿的小院。那里有她要换的衣服和一匹马。

    这都是秦芸娘让人安排的,大特务头子的人办事自然稳妥。不光有男装,还有干粮、银票、水、各种救急药品。

    木九久换上男装,把换下的衣服首饰都一起带走,清理了院子内的痕迹,然后策马飞奔出城。

    到了城门口,天色已近黄昏,正是出城的回城,进城的出城回家的时候,城门口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木九久顺利出了城,勒住马僵绳,回头望着锦城高高的城门,心中叹息一声:“永别了!锦城!”

    仰起手臂冲着城门“嗖!嗖!”射出两支袖箭,然后一夹马肚飞奔而去。

    喧闹的人群听到利箭破空的声音,瞬间安静下来,只听“砰砰”两声利器钉在木头上的巨响。

    众人寻声望去,看到两支箭羽在城门上嗡鸣,每支箭下各钉着一张纸。

    有识字的踮起脚,摇头晃脑的读道:“婚、前、协、议?这是何物?”

    另外有人喊道:“休书!”

    “天哪!是睿亲王妃的休夫书!”

    “天哪!真是大逆不道啊!”

    “离经叛道啊,怎么会有这等事?!”

    “这是睿亲王要娶平妃,睿亲王妃就休夫了!”

    “听说睿亲王妃善妒,没想到竟然到这匪夷所思的程度!”

    ……

    尽管大家议论纷纷,但谁也不敢把那两张纸取下来,这可是皇室丑闻,谁想找死啊?

    看守城门的小兵,立刻连滚带爬的去报信。

    此时云沐风艰难的睁开眼睛,想起晕倒前的一幕幕,觉得心中一痛,猛然捂住心口,“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九久!”

    他扶着床沿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外间,没发现木九久的身影,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心口猛缩,他红着眼睛大叫道:“九久~”

    他突然想到让韩潇时刻跟着木九久的,于是叫道:“韩潇!”

    韩潇现在正享受着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不知道进行了第几个来回了,听到云沐风带着凄绝的叫声,马上停住了动作,慌忙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胡乱往身上套。

    “韩潇!”云沐风不见韩潇出现,开始爆喝。

    “来了!”韩潇从地上捡起一只靴子穿上,另一只靴子拎在手里就跑出了门。

    “主、主子!”韩潇见云沐风的脸色就预感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因为他从未见过云沐风如此惊慌失措、几近疯狂的样子。

    殊不知云沐风之所以抓狂都是因为他,大家都是过来人,他一看韩潇这衣衫不整、面色泛红的德行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在忙这种人生大事,就是说明他失职,没跟着木九久!

    云沐风气的又要吐血,挥掌向韩潇拍去,但因为药性还没过,只让韩潇感到一阵凉风。

    “王妃呢?!”云沐风像只受伤的狮子般怒吼着,双目要喷出火来。

    韩潇表示很委屈,幽怨的道:“王妃不是和王爷在内室亲热吗?”您自己把夫人弄丢了,管我何事啊?

    云沐风找了一颗解药吃了,历声道:“还不快去找!”

    就在此时,一个小厮连滚带爬的跑过来,跪在地上道:“启禀王爷,城门守军校尉送来消息,说有人在城门上用袖箭留下了王爷的……”

    小厮抖着身子,恐慌的看了一眼面色阴云密布的云沐风,不敢说下去。

    云沐风眸光中似酝酿着狂风暴雨,冷声道:“说!”

    小厮吓的一哆嗦,小声道:“王爷的婚前协议和王妃的休夫书。”

    云沐风神情稍松:只要没回到她说的那个世界就好,只要还能找到她就好!

    韩潇问那小厮道:“可看清是何人留下的么?”

    小厮忙道:“是个骑着马的小公子,他射出袖箭就朝城南方向策马飞奔而去了。”

    云沐风的内力已经恢复了一些,没等小厮说完,就飞身而起,用轻功朝南城门飞奔而去。

    陆乘风拍了拍韩潇的肩膀,用向遗体告别的眼神看他一眼,尾随云沐风而去。

    韩潇知道自己的失职酿成了大祸,王妃竟然休了王爷,自己出走了9把休书钉在了城门上!

    这太诡异了!

    韩潇看向采诗房间的方向,眸光微闪,怪不得今天采诗这么反常,原来如此!采诗肯定知道王妃的去向!

    韩潇娃娃脸上露出受伤和愤怒的神情,气呼呼的朝采诗的房间飞扑过去,一脚踹开房门,“采诗!你怎么可以如此利用我?!”

    回答他的是一室的静谧和欢好后的气息,房间里已经没了采诗的影子。

    韩潇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把房间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连净房都找了,都没有采诗的影子,她腿不好,刚才又是那个状况,这么短的时间能去哪儿呢?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此时他知道云沐风为何那么愤怒了,杀气腾腾的出去找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