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朽凡仙〕〔明日传奇〕〔都市之最强狂兵〕〔一念原罪〕〔透视小神棍〕〔重生神豪奶爸〕〔修真狂医在都市〕〔超人末日未来〕〔我的老公是条蛇〕〔霸道老公宠妻上天〕〔异界升级成神〕〔阴间商人〕〔乡野小神医〕〔夜游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级神医在都市〕〔神医小萌妃:帝尊〕〔嫁给暗恋我的路人〕〔我在聊斋做鬼王〕〔纨绔子科举生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六十二章 快乐变成了刀子
    ,精彩小说免费!

    顾非墨想着木九久只身在外的境遇,就心如刀绞,紧紧的揪住胸口的衣服,痛不欲生。 木慧翎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此时是想通了,柔声道:“现在的情况,睿亲王不会对木家如何,毕竟二人签了个什么婚前协议,九久还把它钉在城门上公诸与众,于情于理他都不会在这个时候为难木家。可

    是皇上想打压你舅父多时了,他不会放过这个名正言顺的机会,你得振作起来,不光要高高兴兴的娶八公主,还要和景王时常走动。”

    顾非墨仰脸看着屋顶,两行男儿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木慧翎心疼的道:“景王也需要你舅父军中的势力支持,景王一党会尽量保你舅舅的!当然,如果睿亲王对九久还没忘情,还想寻回她,他和宁王也不会坐视木家遇难的。”

    顾非墨吸了吸鼻子,深深呼出一口气坚定道:“母亲放心,孩儿不是不顾大局的人,孩儿想通了,孩儿会尽力的!”

    木慧翎取出帕子捂住嘴哭道:“好!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此时顾凌晗也急急的走过来,还没到近前就大声怒道:“你这个逆子,吵着出来做什么?现在还执迷不悟,这样离经叛道的女子幸亏没进我顾家的大门,不然……啊!”

    在走到木慧翎近前的时候,木慧翎伸出脚,他走的急,被绊了个大马趴。

    木慧翎流着眼泪,捂着嘴笑。

    护卫和下人们都憋着笑假装看不见,顾非墨在里面听到动静,忙从门缝里往外看,正看到顾凌晗狼狈的趴在地上,也露出一个复杂而无奈的苦笑。

    ……

    此时安王雪白修长的手指缓缓转动着佛珠,嘴角带着浅浅的苦笑:这个九久怎么对感情也如此的固执?不知道这样会很受伤吗?不知道这样会过的很苦吗?

    望着窗外刚刚点起的宫灯,安王轻轻叹了一口气:那个可怜的孩子,现在在哪里?不过她那样一个古灵精怪、一身本事的人应该不会受苦,只是那心里的苦才是最煎熬人的啊。

    云承睿轻轻走进来,后面跟着端着参汤的秦芸娘。

    安王抬眼,淡笑道:“不是说过不让你们晨昏定省了么?芸娘怀着身子,要好好养着才是。”

    云承睿笑道:“她现在还能动,再说儿子又没怀孕。”

    安王宠溺的笑道:“你啊!没个正经,父王是让你好好陪着芸娘。”

    秦芸娘将参汤交给小豆子,恭敬的给安王行了礼,柔柔的道:“臣媳孝敬王爷是应该的,怎么能苟且马虎呢?”

    安王淡笑点头,“好孩子!”

    小豆子伺候着安王喝了参汤,秦芸娘亲手从丫鬟手里端过漱口水伺候着安王漱了口。

    安王满意的点头,对云承睿道:“芸娘是个好媳妇,若睿亲王妃有她半点贤惠,也不会做出这等任性妄为的事。”

    云承睿暗中翻了个白眼儿,这是任性妄为吗?这是离经叛道、有违妇道好么?

    还敢休夫,睿亲王没休了她就算好的了!

    不过他这话是不敢说出口的,只呵呵笑着安慰道:“她那样彪悍的女子在外面也不会受什么苦的,练兵的时候好几个士兵都不是她的对手。”

    安王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担忧,淡淡道:“那些士兵都没内力,就怕那起子动歪心思的趁机做手脚,她再强悍也不过是个深闺女子,哪里知道朝堂和江湖的险恶?” 云承睿神色也凝重起来,“儿子会派得力的人去找的,不知道睿亲王妃是怎么毫无痕迹的准备这么多东西,短短时间内换了装,还有马匹。她那侍女采诗腿脚不好,竟然也在睿亲王府凭空不见了,肯定有人

    接应?”

    就怕那接应的人是苏文清,那可是个狡猾难对付的家伙,云沐风派千机阁的人四处围捕寻找都毫无线索。

    秦芸娘低着头,绞着帕子不说话。

    云成睿看她的样子有些紧张,蹙眉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很担心睿亲王妃?”

    秦芸娘愧疚的抬眼道:“当然是担心她的,妾身只是觉得自责愧疚,没真正说通九久。”

    她最愧疚的是还被她策反了,现在采诗还被她藏到一个隐蔽的院子里养腿伤,就在这安王府里。

    相信云沐风的人怎么查也不会想到采诗就藏在安王府,木九久说这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

    ……

    木九久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去了揽翠山的玉竹寺。借着淡淡的月色,她悄悄来到后山的竹屋。

    看看天色,她当初穿来时差不多就是这个时间,神女幽瞳戒指就在她的手上戴着,她缓缓闭上眼睛,默念: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可是等她把十个手指头都试了一遍,还是在竹屋里没有任何变化。

    瞄了咪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九久翻出窗外,靠着模糊的记忆寻到印象中和云沐风初遇的地方,同样试完十个手指头,发现自己依然坐在竹林里。

    木九久面无表情的靠着竹子坐着,透过茂密的竹叶,望着天上一轮弯月在云层里穿梭。她难道要留在这里吗?不,她不要,她要逃的远远的,远到穿越时空,再也听不到云沐风的消息。

    现在他在准备迎娶他的新娘吧?仔细的沐浴更衣,换上大红的喜服,在喜乐的吹吹打打中,把他的第二个新娘迎进睿亲王府。然后拜天地,入洞房,生儿育女。

    木九久觉得痛的不能呼吸了,这样极美的月色在泪影中婆娑。

    她泣不成声,自古无情是男儿,痴情女子负心汉。原来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都是假的。

    以前无疑云沐风是宠爱木九久的,可是现在,以前的宠爱就成了锐利的刀子,剜心的刀子。快乐成了疼痛,再也无法抹平。

    木九久仰天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声,让竹林中栖息的鸟儿都惊起,“扑棱棱”的穿破夜空而去。

    在这一刻,木九久只想忘记一切。因为真的好疼,好疼…… “现在你后悔了么?”一个带着心疼的清越男声突兀而来,让木九久一个激灵,止住了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