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六十五章 自找的,活该!
    ,精彩小说免费!

    睿亲王府大门口,红绸飘飘,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支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停了下来。

    有昨天木九久在城门口的大力宣传和造势,今天看热闹的老百姓人山人海,连锦城附近城镇和村庄的老百姓都来凑热闹了。

    大红的喜轿落下,喜娘笑嘻嘻的唱道:“请新娘下轿~”

    人群里一阵安静,继而是一阵骚动。

    只有纳妾才是女子自己下轿的,娶平妻即使新郎官不亲自去迎亲,也要在门口迎接啊?何况这睿亲王娶的可是西邵的公主,还是皇上赐婚,还迁扯到两国邦交。

    大门口竟然只有个太监管家迎接,还让西邵公主自己下轿进府!

    众人都齐齐看向那喜轿的轿帘,喜轿内静悄悄的,轿帘半天不见动静。

    百姓都窃窃私语起来:“睿亲王怎么不出来迎亲,怕是去追睿亲王妃了。”

    “睿亲王妃真是好样的!”

    “这西邵公主干嘛跑这么老远来南月跟人家抢丈夫?”

    “就是!西邵就没男人了吗?”

    “听说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在西邵没人要了吧?”

    “只有睿亲王妃那样美丽卓绝的女子才配得上睿亲王那样的天人之姿、风彩卓然!”

    “睿亲王妃真是太有本事了!竟然敢休夫,休的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

    ……

    送嫁的西邵官员听不下去了,怒声道:“怎么?睿亲王不去迎亲,我们公主大度不予计较,自己来了,难道睿亲王连迎接都想省了吗?”李福甩着帕子风摆荷叶般的迎了上来,拈着莲花指用那特殊的公鸭嗓子道:“哎呀~,西邵使官~,咱们王爷有急事,出城去了,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只好委屈麝月公主,自己进府了

    ,这误了吉时可是不吉利的~!”

    那西邵官员被他扭捏的样子搞的差不多要吐了,怒道:“不迎亲、不接亲就吉利吗?让我们公主自己拜堂就吉利吗?”

    李福依然笑呵呵的道:“那您的意思是在此等着王爷,不管吉时不吉时的了?”

    西邵官员犹豫了一下,看向那喜轿。

    喜轿内盖头下的麝月公主咬着下唇道:“等睿亲王回来!”

    西邵官员蹙眉道:“可公主你的身子……”

    “无妨!”麝月现在不管是自己走出去还是等云沐风回来给她掀轿帘,都面子、里子都没了,倒不如等云沐风回来,还有些许体面。反正寻他的人早已派出,应该很快就会把睿亲王带回来。

    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一等不来,二等不来,直到过了吉时最后连个报信的也没有。她的人应该会在找到云沐风时立刻把他请回来,难道没有找到?

    她无力的靠在喜轿里,手握成拳,紧紧咬着下唇,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而下。

    来参加喜宴的宗族里连个能主持大局的人也没有,大长公主因为公孙漠出走的事,已经晕倒回府静养,安王自然是旧病复发不能参加。

    南邵使官只得派人一边去给南邵帝送信,南邵帝大怒,立刻进宫面见南月皇帝,宣德帝服用了回神草,虽说没有返老还童,但伤口已经奇迹般的快速愈合,气色也已经好多了。

    他正搂着刚刚有所好转的皇贵妃,温声安慰,正要好好宠幸一翻,就听有人禀报西邵帝求见。

    宣德帝有些不耐烦,“这些人蛮夷之人还没完没了了?当朕是如此软弱可欺么?”

    回神草已经服下,他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至于那五座城池,想要的时候费点兵力就是了!

    在老子的地盘上,你一个小国皇帝就是真龙也得给他盘着!

    “南邵皇帝,今天是麝月公主大喜的日子,怎么进宫来了?”宣德帝掩饰下目光中的不耐烦和凉薄。

    西邵帝怒道:“贵国这是待客之道吗?这是礼仪之邦吗?睿亲王竟然把麝月晾在了府门口,不出来迎亲,这是要打我们西邵的脸吗?”

    宣德帝惊讶挑眉,“有这等事?此事事出突然,朕完全不知情啊!这就下旨斥责睿亲王!”

    “麝月公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和侮辱,下旨斥责能有何用?!”西邵帝现在恨不得把云沐风拽到麝月公主的轿子前下跪。

    宣德帝淡笑道:“难不成西邵帝是想让朕杀了睿亲王给麝月公主出气?”

    西邵帝语噎:不能让麝月还没嫁进去就成寡妇啊,这样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啊!

    宣德帝审视着西邵帝的神色,心中得意,谁让你们自己费尽心机贴上来呢,活该!

    面上却郑重道:“朕立刻派人去寻睿亲王,他是个有身份知进退的人,不会贸然做出这等事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肯定是为了木九久那个妒妇,他也听说木九久的壮举了。真想不通这样一个大逆不道到底哪里好,唯一的好处就是给了他收拾木家的机会。

    宣德帝和西邵帝都派出人去寻找云沐风,而云沐风却直接去了千机阁的总舵,京城最大的戏楼“妙音阁”的地下密室。密室内跪了一地的人,云沐风端坐于高座之上,身上都是血迹,仿佛浴血的杀神。他身姿欣长矫健,气质高贵冷凝。此时的他面容瑰丽而魔魅,优雅的薄唇,泛出的那一抹冷笑,更是如锋刃般让人无形中

    产生嗜血的压迫感。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上,他们的主上一向是锋利如刀、肃杀冷静的,面上总是毫无表情的,怎么今天的主上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云沐风薄唇微启:“说说,怎么回事?”

    下面的人一一禀报,各个方向都没找到木九久的踪迹。

    云沐风怒道:“本座是问你们公孙漠总舵主的事!?他最近有什么反常,让你们做过什么正常任务之外的事?”一个黑脸汉子道:“启禀主上,不久前清风给属下传令,注意锦城几个铺子的动向。这几个铺子这个月支出了所有的现银。而且这几个铺子都是王妃的陪嫁铺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