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宠婚:蜜吻小〕〔撩一送二:总裁大〕〔修仙之重生仙帝〕〔魔法日记:魔伊传〕〔傲天弃少〕〔早安,龙先生!〕〔快穿:炮灰女配要〕〔剑鸣九天〕〔来自男主后宫的宠〕〔恋爱手册,萌妻掌〕〔喜劫良缘,纨绔俏〕〔韩先生,情谋已久〕〔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医杀手妃〕〔神医凰后〕〔慕川向晚〕〔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狂医废材妃〕〔国民男神是女生:〕〔创神纪:女王有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是谁,你在哪儿
    ,!

    云沐风一脸杀气的进了宫,大殿门口伺候的太监远远见到他就快跑进去禀报。

    宣德帝和西邵帝正在议事,一听云沐风来了,双双都是一愣。

    云沐风也没让太监通传,自己就闯进了殿内,冷眼看着两位皇帝,冷冷道:“你们拿孤王当木偶吗?谁让你们擅自决定孤王的后院之事的?!”

    两位皇帝都没想到云沐风会公然置疑、斥责他们,眉头都皱了起来。尤其是宣德帝,目光阴冷的泛着杀意,在别国皇上面前被顶撞,他简直杀了云沐风的心都有。

    冷声道:“睿亲王不回府成亲拜堂,来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皇上要趁机降罪镇国大将军?要将木九久的位份?”云沐风怒气横生,眸色微红,声音里贯穿了内力,震得在场的人心脏怦怦直跳。

    西邵帝怒道:“现在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现在你已经应该在王府和麝月成亲!”

    这时刚才那个报信的西邵属下进来准备向西邵帝禀报,从云沐风身边经过时,单手成爪抓住他的脖子,轻轻一拧,就听“咔吧”一声来人的脖子被拧断。

    挥手把尸体抛到大殿的柱子上,怒声道:“若再张狂,你就别想回西邵了!”

    西邵帝一拍桌子,怒吼道:“你以为我们国家小就怕你们吗?”

    云沐风狰狞一笑:“不怕?那就打!”

    宣德帝靠在椅子上,静观其变,这西邵皇上在他的地盘上还牛哄哄的,也该灭一下他的威风,让他知道谁是这里的主人!

    云沐风转头对宣德帝道:“孤王已经给足你体面了,不要再逼孤王,不然你会后悔的!”

    宣德帝瞳孔一缩,目光中露出杀意。

    云沐风转身要走,西邵帝高声道:“拦住他!今天朕必须给麝月和这个死了的西邵子民讨个说法!”

    殿门口的西邵侍卫都围上来,把云沐风团团围住。

    云沐风厉眸中寒意凌冽,眼珠渐渐猩红起来,他爆喝一声,变身成杀神,伸手掏出了一个人的心脏,然后就是杀、杀、杀!

    顷刻间大殿内血肉横飞,像是人间地狱。

    宣德帝都吓坏了,大惊道:“来人¥驾!”

    西邵帝也被自己的护卫护在中间,脸色吓得发白,这睿亲王难道是走火入魔了?

    陆乘风观察着形势,准备随时出手保护云沐风。

    直到云沐风杀光了围上来的西邵侍卫,才“@#¥%*……”的念出一段经文。

    云沐风渐渐冷静下来,蹙眉看着一地的血腥和尸体,望着战战兢兢的西邵帝,冷声道:“如何?还让麝月嫁给孤王吗?”

    西邵帝眸色微沉,目光中闪过犹豫,最后蹙眉道:“麝月已经嫁出,已经是你的妃子了,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她可是对你痴恋多年啊!”

    云沐风冷笑:“好\好!”

    陆乘风给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道:“王爷,回府吧,平妃娘娘还在等您呢!”

    云沐风看着周围包围他的禁卫军,冷冷的斜睨着宣德帝。

    宣德帝龙目微眯,眸低风云变幻,挥挥手,禁卫军齐齐退下。

    云沐风带着陆乘风出了皇宫,发现无人跟踪,才道:“孤王都这样了,西邵帝还坚持把麝月嫁过来,这其中定有什么蹊跷。”

    陆乘风默默点头,然后担忧的道:“王爷,您今天当着西邵帝的面这样忤逆皇上,皇上狭隘多疑,会不会对王爷您不利啊?”

    云沐风冷笑道:“他已经活不久了,很快就没那时间和精力了!”

    “啊?”陆乘风大吃一惊,忙朝四周观望了一眼,低声道:“怎么会这样?”

    云沐风诡异笑道:“你以为回神草真的能让人返老还童吗?这世上哪有那样逆天改命的事,除非……”

    除非借尸还魂,除非去另外一个世界!

    他脚步一顿,脑海里出现了木九久临走前的一句话,她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怪不得她这么反常,行事作风、所知所行完全不同于现在的深闺女子

    那么她是来自哪里?她是谁?她是何时来这里的?她是如何来这里的?

    云沐风忽然想起了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想起她见到神女幽瞳时的失态,想起她摘下戒指时目光中的伤痛和决绝……

    转身又朝城外飞掠而去!

    “主子!?”陆乘风见状也连忙追了上去,“主子你这是去哪里啊?天色晚了……”您洞房也不入了?

    不过他不想步韩潇的后尘,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云沐风来到揽翠山的玉竹寺后山,见一伙儿僧人正在做道场。

    慧远大师见到云沐风,迎过来双手合十行礼道:“慧明师弟,哦!应该是云施主才对。”

    云沐风双手合十还礼:“慧远师兄有礼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慧远道:“昨夜众僧闻得后山有女子哀号啼哭之声,这里都是僧人何来女子?料想是不得转世的孤魂野鬼,心有不甘,所以在此啼哭。是以我们来此超度亡灵,让她早日脱离苦海,得以转世。”

    是九久吗?云沐风心中一痛,哑然道:“你们继续,孤王四处看看。”

    他按照记忆,来到了竹林和木九久大致相遇的地方,转了一会儿,发现了一处地上有被人坐过的痕迹,看样子已经多时了,但草被压的还有那个痕迹,可见那人定是在这里坐了很久。

    九久,是你来过吗?云沐风心中酸涩,正要转身离开,发现一根竹枝上挂着一些天蓝色的丝线,应该是从衣服上刮下来的。

    而据调查,木九久出城时,穿的就是天蓝色的男式袍子。

    云沐风扯下那丝线,缓缓放在鼻端,似乎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鼻子酸酸的,眼眶热热的。

    九久,真的是你,你肯定很伤心吧?你在哪里?孤王知道错了!

    云沐风也坐在木九久昨夜坐过的地方,背后靠着两支竹子,透过竹叶看着初升的月亮在云层里穿梭,感受着木九久撕心裂肺的痛,两行悔恨的泪水从眼中滑落下来。

    九久!你去哪里了?有没有回到你的世界?如果一生一世甚至永生永世都不再相见,他要怎么活下去?他要怎么办?

    他仰脸对着月亮大喊道:“九久!九久!”贯了内力的喊声响彻云霄,惊的飞鸟往了飞行,扑棱棱的落下,让做法事的和尚都停止了念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