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七十三章 此言太有理
    ,!

    看到苏文清挨打,云沐风威风八面,木九久陷入花痴状态,不知不觉就捧着脸作小女儿状,心里竟然开始给云沐风加油。

    不过她立刻发现自己的失态,举起拳头捶了一下自己的头:你丫记吃不记打啊你!

    就在此时苏文清也感觉到周围似乎有异常,目光四处逡巡。

    云沐风趁机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上,苏文清迅速后退闪躲,但肚子上还是一痛,苏文清觉得自己飞了起来。

    是的,他被踹飞了。

    摔进一堆烂柴禾里,不过幸好他躲得快,并没受多重的伤,立刻爬起来,衣服被刮撕了几处,头发上顶着几根柴禾。

    苏文清龇着牙站起来,愤愤的瞪了一眼云沐风,咬牙道:“你真吓死手啊?我看在你是九久孩子的爹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你还不知好歹了?”

    云沐风本来也不想伤苏文清,毕竟他是西邵太子,顾忌还是蛮多的,但此时听他这么一说,怒气就上来了,太阳穴凸起,双手翻飞,立刻院子里罡风阵阵。

    苏文清见云沐风动了真格的也不再大意,运足了内力也朝云沐风推出一掌。

    陆乘风从苏文清掌风中判断出他的内力绝不低于云沐风,但云沐风一连奔波焦虑了几日,又得了伤寒,此时最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冲着院外大叫道:“王妃!不要走啊!”

    二人立刻都住手,超陆乘风喊的方向看去,异口同声的问:“九久在哪里?!”

    陆乘风忙道:“属下刚看到一个影子闪过,好像是王妃,就算不是,你们这样在此耽误着,王妃也早走远了!”

    言之太有理!二人争相跃出院墙,顺着木九久留下的痕迹追过去。阳光已经普照大地,院子里眨眼睛间从暴风骤雨变成静悄悄的,但一院子原本精心培植的花圃,却是仿佛遭遇了一场疾风厉雨,被打的枝折花落,两米高的桂枝树,甚至连根拔起。青砖崩裂,一片愁云惨

    雾。

    客栈老板战战兢兢的探出头,发现没有危险了,才挥手招呼后面的几个小二出来收拾一片狼藉的院子。

    木九久又在树上眯眼休息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下来,朝他们离去相反的方向气定神闲的离去。

    一群老古董还跟老娘斗?!

    木九久买了辆简陋的马车,又返回到了荔镇,找到了一个卖笔墨书画的店铺,店铺很不起眼,上面挂着一个简单朴素的匾额,上写:“静书斋”三个大字。

    正要抬步进去,看到静书斋旁边的胡同口,步青云抱着双臂靠墙而立。两人视线撞了个正着。步青云的目光落在木九久脸上时,微微一愣。不过旁人很难从他的脸上看出异样来。

    木九久只看了他一眼便转回头进了静书斋,柜上的酗计立刻笑脸迎上来介绍他们的笔墨。

    木九久局促的摆弄着衣襟,苦笑道:“小妇人新寡来此投亲,想给家里人写封信报平安,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酗计貌似无意的撇着木九久的手势,点头道:“当然,咱们东家是个善人。”

    木九久提起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组阿拉伯数字,意味深长的看了伙计一眼,道:“多谢小哥!”

    “不谢!”小二点头,把纸收好。

    木九久随意挑了块砚台以及一块老墨,转身出了静心斋。

    在上马车的一刹那,木九久用余光看见步青云站在街对面的阴影里,抱着双肩,正看向这边。表情疏离而清冷。可是他的目光却出卖了他的心思,因为从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

    木九久抬头飞快瞟了一眼,然后上了马车坐到车辕上,扬鞭抽了一下马背,车轮吱吱呀呀的经过街头,从步青云的身边经过。

    马车经过时,她坐着一动不动,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一直等到马车驶过去,步青云才发觉自己从刚才开始竟然一直闭着呼吸。他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好像有什么涌了上来,让他极不舒适。

    步青云转身,头也不回离开,可是他的脑海里仍不断浮现出刚才马车上那抹纤弱的侧影。没有了练兵时的凌厉,没有了穿着王妃服饰时的雍容华贵,她妆容画的天衣无缝,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找到了就好,步青云回到城外宿营的地方,叶凌墨快步迎上来道:“怎么样?打听到消息了么?”

    步青云看了他一眼,“不该问的别问!”然后对着队伍高声道:“就地露营一晚,明日继续出发。”

    叶凌墨眸光一闪,有些幸灾乐祸的道:“就是没有王妃的消息了呗。”

    步青云冷冷斜睨了他一眼,“以后再多嘴我就执行军法,割了你的舌头。”

    叶凌墨忙道:“好好!我不多嘴,”从怀里掏出一只小酒壶递给他,“我偷买给你的,省着点喝。”

    步青云的脸瞬间黑绿交加,推开他的手冷声道:“够了!以后不要如此!成何体统!”

    叶凌墨并不灰心,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两眼冒着小星星的道:“我不会放弃的,你早晚会喜欢上我的!”

    ……

    京城内人心惶惶,因为皇上削去太子之位,降太子为恪王,取恪守本分之意,终生幽闭恪王府的圣旨已经到了太子府。太子本来就神经质,现在更加疯狂,披头撒发,衣衫不整,只穿了一只靴子,另一只脚光着。他在自己的寝殿内焦躁的来回踱着步子,一会儿喃喃自语,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欣喜若狂,一会儿悲愤欲

    绝……

    他的大哥大皇子在世时,皇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大皇子身上,对他不闻不问,他当时是多么的羡慕嫉妒大皇子啊。多么希望自己能引起母后的重视,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可是当大皇子不幸早逝后,他就后悔自己的想法了。因为贺王愚钝,皇后把所有的前程富贵都压到了他幼小的肩膀上。天天逼着背书、做功课、讨父皇欢心、拉拢大臣、争权夺势……

    一旦做的稍微有点不好,就会被责骂,甚至罚跪、挨打;做得好了却被要求更好!在皇后的眼里他永远是不合格的储君,永远都比不上那个已经成了白骨的大皇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