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蔺先生,一往情深〕〔创神纪:女王有毒〕〔女神的超凡高手〕〔飞剑问道〕〔全能废柴:邪妃七〕〔宠后多娇:昏君养〕〔吻安,绯闻老公!〕〔破产魔王战记〕〔吞天龙王〕〔捡到一个星球〕〔私人科技〕〔甜婚来袭:腹黑老〕〔绿皮救世主〕〔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鸿天神尊〕〔怎么又是天谴圈〕〔绝色小毒妃:邪皇〕〔劈天斩神〕〔极品废材:腹黑狂〕〔宠妾为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太子一党灭
    ,!

    太子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身份,却有一颗自卑不甘的心,这让他的性格也在两个极端不断的变换游走,以至于在温文尔雅的外表下藏着一个残忍暴戾的恶魔。

    太子,现在应该叫恪王了,接到圣旨后就成了彻头彻尾的痴傻之人,言辞含糊不清,咬字不明,时而呆滞而痴愣、时而疯狂而狂躁。

    赵玲珑也病倒了,卧床不起,以泪洗面。丞相府受到牵连,虽然没获罪入狱,但皇上已经让赵丞相告老还乡了。如今她从太子妃成了恪王妃,还被同样幽禁在恪王府,不见天日,这一辈子算是完了!

    有丫鬟小心翼翼的进来,低声禀报道:“启禀太……,啊不,王妃,恪王的情况不对,您看要不要去请太医?”

    赵玲珑侧身朝里躺着,淡淡道:“请什么太医?他那个样子还不如死了!”

    丫鬟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微微愣怔,然后又道:“木侧妃的情况也不太好,发高热,怕是……”

    赵玲珑躺平身子,咬牙道:“她木家简直就是个墙头草,太子出事一点力也没出,还全身而退,木九久闯了这么大的祸,木府竟然丝毫没受到责难。既然如此还留着那贱人做什么?”

    丫鬟垂眸,恭顺的问道:“王妃的意思是……?”

    赵玲珑闭上眼睛,“送她先上路吧,相信恪王如果清醒的话也是这么想的。”

    “是!”丫鬟轻声应着,退出了室内,然后叫了两个身强体壮的婆子去了木婉颖的院子。

    木婉颖因为被恪王不断的殴打,又得不到救治,全身的伤口已经溃烂化脓。一直发着高烧,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现在她身边连个丫鬟也没有,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恶臭。

    那丫鬟带着婆子推门进来,被房间的气味一冲,捂着嘴又跑了出去。

    木婉颖骨瘦如柴,苍白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嘴唇干裂长满水泡,迷迷糊糊中听到动静,小声道:“水~水~”

    那丫鬟扶着柱子吐了一会儿,对两个婆子摆摆手道:“你们去办吧!”

    两个婆子又推门进去,木婉颖极力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虚弱的道:“水~水~”

    胖一点的婆子道:“您很快就能喝到水了!”

    另一个婆子摁住她的手臂,道:“侧妃还是早早上路吧,也省的受这许多苦。”

    胖婆子取出一根三寸长的铁钉,“奴婢们也是奉命行事,侧妃娘娘可不要恨我们,要找你就去找王妃吧。”

    木婉颖意识到不对,用尽最后的力气瞪大浮肿的眼睛,“你们要做什么?”

    想动一下手脚,却被摁的死死的。

    胖婆子道:“我们是要帮你脱离苦海的!”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把锤子。

    “不要!”木婉颖拼命嘶吼挣扎,可惜她身体太虚弱了,丝毫作用也没有。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感到头顶天灵盖处一阵疼痛,紧接着“叮!叮”两声脆响,铁钉没入木婉颖的脑袋,她却彻底感觉不到了疼痛。

    她恐怖而绝望的圆瞪着眼睛,空洞无力的望着帐顶,瞳孔慢慢的扩散。

    胖婆子轻叹一口气,嘴里念叨着什么,想用手把她的眼睛抚上,但是抚上后她又睁开。

    胖婆子一愣,又念了一段往生经,然后试着让她闭眼,可是她依然固执的睁着,并且似乎还有越睁越大的趋势。

    胖婆子心中一惊,她替主子干过不少这种事,这样执意不肯闭眼的还是第一次见,心中不由得害怕,拉着另一个婆子惊慌的逃出去。

    ……

    宣德帝听说恪王疯了,胸中一痛,毕竟是他的骨肉,他虽然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但还是有骨肉亲情的,只是这点亲情敌不过权利的欲望罢了。

    不过从这点来看,恪王不是一个合格的储君,作为太子怎么能承受不住打击?怎么能一遇到挫折就疯了?

    恪王如今这个样子和皇后的教养、挑唆是分不开的。想到皇后,皇上的脸痛苦的扭曲了一下,冷声吩咐道:“去诏狱送皇后上路吧!”

    国丈一家已经诛了九族,丞相家已经轰出了朝堂,朝堂上的原太子一党已经被清除,恪王已疯、皇后一死,原太子一党就从这历史的舞台上彻底的消失了。

    最可恨的就是木哲武,自己手握兵权不说,还有睿亲王、宁王、景王的维护,背后还有木家、顾家、沈家、卫家的支持。

    木哲武已经成了宣德帝心头的一根刺,解决了皇后,一定要找机会除去这个祸害!

    皇后在阴暗潮湿的诏狱里已经适应了,面对在她面前经过的蟑螂她熟视无睹,面对在她面前成群结队遛弯儿的老鼠,她已经淡定自若。 她平静的坐在散发着霉味和腐臭的稻草上,神态悠闲的为自己逮着虱子。伸手在腋窝里挠了挠,出来时手里捏着一只又肥又大的虱子。她机械的笑了笑,把虱子放在嘴里,只听“咯嘣儿”一声,虱子被咬死

    了。她咂摸了一下嘴,一副“味道不错”的样子。

    突然,牢门打开,得福拖着一个托盘进来。

    得福是皇上贴身伺候的人,此时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不言而喻。

    皇后靠着墙,讽刺的问道:“你是来送本宫上路的吗?”

    得福恭敬的行礼道:“皇后娘娘的确聪慧非常!”

    皇后苦笑道:“皇上真是好恨的心啊!”

    得福笑道:“皇后的心不狠么?不然怎么会给皇上下毒?”

    皇后被噎的无语,恼羞成怒道:“你这个阉人!你是绝对忠心于皇上的吗?你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

    “皇后娘娘!”得福打断她的话,“事到如今你就不要胡乱攀咬了9是早些上路吧!耽误了时辰,可就追不上国丈一家喽!那样黄泉路上你会很孤单的!”

    “请皇后选吧!”得福说着把托盘上的布揭开,上面又毒酒一杯、白绫三尺、匕首一把。

    皇后目眦欲裂,扶着墙站起来,圆瞪着眼睛问道:“你说什么?你说国丈一家都被杀了?”

    得福翘着兰花指道:“是啊,诛九族!” “不!”皇后哀号一声,朝得福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