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红包群〕〔名门暖婚:陆少,〕〔美漫从超人开始〕〔子昭传之体坛大佬〕〔回流40年〕〔贼行诸天〕〔腹黑娘亲爆萌宝:〕〔暖婚似火:顾少,〕〔漫威里的农药系统〕〔道门入侵〕〔海贼之十日横空〕〔金牌特工:腹黑王〕〔超维之道〕〔都市之活了几十亿〕〔谍影〕〔农家绝世俏医妃〕〔我在香港修文物〕〔时尚大佬〕〔高冷教官:媳妇,〕〔快穿之妇仇攻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八十章 出家多年也没安分
    ,!

    云沐风还没到锦城,木九久死也不愿与人共侍一夫,跳崖身亡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世人感叹:红颜薄命啊!

    有人说木九久是女中丈夫,不畏强权,坚守自己的气节;有人说木九久情深义重、豪气干云,是好女儿!

    有的时候人活着的时候得不到注意,但死了以后优点就会被无限的扩大很多倍。

    木九久的故事被编成戏文广为传颂;在百花宴和瑞王宫变时的所作所为都被说书人编成书文;她在赏荷会上的诗句更是炙手可热,千金难求。当然,木九久不愿与人共侍一夫、一怒之下休夫出走的壮举也争相被人模仿。一时间,京城里的那些手里有些嫁妆底子,对夫君又极其不满的妇人们,接二连三的有人把夫君休了另立门户。让男人们又恨

    又怕,虽然他们不一定在乎夫人,但这个人他们丢不起啊!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直说云沐风风尘仆仆的赶回锦城,连件衣服也没换直接去了皇宫见皇上。只见皇上精神矍铄的坐在御书案前批奏章,没有一点生病的样子。

    云沐风冷声道:“皇兄不是生病了吗?”

    皇上目光如炬的看着他,眸底闪过愤怒和气恼,“怎么?朕不生病,难道就诏不回皇弟?皇弟就不解释一下千机阁和北月余孽的事吗?”

    云沐风懒懒的坐到椅子上,毫不畏惧的回视着皇上道:“臣弟有自己的势力这很奇怪吗?当年母妃将北月的势力交给臣弟这也很正常啊。臣弟觉得没必要解释。”

    “你!”宣德帝气的哑口无言,“没想到你出家多年,也没安分!”

    云沐风冷冷道:“如果臣弟不安分,现在坐在这里的就不是你了!如果臣弟想取而代之随时都可以!只是臣弟不想而已,如果皇上不信大可以试试!”

    皇上端坐着身子,目光深邃而幽暗的审视着云沐风,冷声道:“那你返朝是为了宁王?”云沐风不屑的冷哼一声,“不光是为了他,也是为了臣弟自己,这么多年来皇后和太子对臣弟的所作所为,尤其是知道宁王的毒有解之后,他们对臣弟的追杀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皇兄不要说你不知道,不要

    说你没暗中纵容甚至相助!”

    皇上眼中闪过一丝被揭穿短处的恼羞成怒,“既然你始终无意这个位置,那就把千机阁和北月余孽交出来!”

    千机阁掌握着神州大陆各国朝堂和江湖上的各种秘密,其势力和影响力可想而知。而北月余孽是北月当初最精锐、隐藏最深的集武装、情报、暗杀等为一体的综合势力,绝对是个定时炸弹。

    云沐风被皇上的天真气笑了,“皇兄是在说笑,还是在说梦话?臣弟经营这两方势力十数年,怎么会轻易交于他人?”

    “你是要造反?”宣德帝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震得桌上的茶杯叮当作响,暗中甩了甩又麻又疼的手,

    得福忙俯身小声劝道:“皇上息怒,小心身子!”说着给了云沐风一个讳莫如深的眼神。

    云沐风会意,低垂了眼睑,淡淡道:“臣弟不想造反,但如果皇兄一再逼迫,那臣弟不敢保证。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臣弟看起来像兔子吗?”

    宣德帝气急败坏的指着云沐风怒道:“好啊!你真是无法无天!来人!给我把这乱臣贼子抓起来!”

    “父皇,这是要抓谁啊?”一声慵懒邪肆的声音,从殿外飘进来。

    宁王云承离,一身火红的绸缎衣袍,施施然而来,那绝美的容颜让在场的男人和太监们都不由得一愣。

    皇上见到宁王,怒气稍稍平息了些,放柔了声音道:“你来做什么?怎么不去后宫探望你的母妃?”

    宁王给皇上见礼:“儿臣见过父皇!”

    宣德帝摆了摆手,“免礼吧,朕这里无事,你去看望一下你母妃吧,她总是念叨你。”

    宁王似笑非笑的,托着懒洋洋的语调道:“父皇刚才发怒要拿人,这是要拿王叔么?”

    宣德帝寒下脸,冷冷道:“你在置疑朕的决定?”宁王也敛起了笑容,收起了邪肆慵懒的做派,脸上露出让宣德帝陌生的严肃和冷凝,“儿臣在朝中一点势力也没有,遇到事情只有睿亲王可以求助,难道父皇这是怀疑儿臣也有夺位之心,要斩除儿臣这唯一

    的臂膀么?”

    皇上从来不知道这个邪肆慵懒、不务正业的儿子也有如此肃然威严的时候,他恍然觉得自己从来没真正认识过自己的这些儿子们。

    他冷冷道:“你没听到他刚才的话吗?不是你,是他有谋反之心!”宁王严肃郑重的道:“父皇想想王叔救过你多少次,如果他有谋逆之心,您还能好好待在这里么?还是父皇觉得儿臣只配在您的羽翼下苟延残喘,等父皇龙御归天后,等着那些兄弟们将儿臣要么逐出京城,

    要么诛杀!”

    宣德帝在登基之后,将他的兄弟、姐妹围在一处,乱箭射杀。想想自己最宠爱的皇子,也要成为被射杀中的一员,不由的心头一凛。

    看着面前这个和以前判若两人的宁王,宣德帝心中微动,他正在考虑太子之位,但从来没把宁王考虑在内,如今看宁王的样子是一直在韬光养晦,现在露出实力也是要争一争的意思。

    作为皇子不争就是死,如果宁王争气,把大位传给他倒也无不可。

    ……

    安王府内,采诗从打扫的促使丫鬟口中知道木九久跳崖而亡的消息,简直如同晴天霹雳,立刻让人去告诉秦芸娘她要离开,要去找王妃。

    秦芸娘知道下人安抚不住采诗,只好偷偷的来到秦芸娘藏身的院子。

    “世子妃!婢子要去找王妃,婢子不信王妃殁了!”见到秦芸娘,采诗就跪在地上磕头,“王妃绝对不是会轻生的人!”秦芸娘闻言劝道:“既然你知道如此,为何还着急去寻她?现在你的腿伤还没好,不宜远行啊!王妃把你托付给我,如果落下病根儿,那我怎么向你主子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