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妃倾城:王爷宠〕〔异界超级神医〕〔颜夕江墨琛〕〔极品神医〕〔假老公,你是鬼哟〕〔她比蜜糖甜〕〔生死帝尊〕〔军少住隔壁:丫头〕〔都市最强皇帝系统〕〔暴力甜妻:帝少不〕〔浴血武神〕〔退役特种兵之全能〕〔刁蛮战王妃〕〔断案奇妃:九王爷〕〔万古魔君〕〔诸天降临大逃杀〕〔极品神医奶爸〕〔田宠医娇:腹黑将〕〔无限英雄之无尽征〕〔霸道帝少惹不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不可貌相
    ,!

    采诗磕头有声的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计较什么病根儿,如果王妃真的有什么好歹,婢子只会以死相随!”

    秦芸娘凝眉道:“我也相信九久不会那么糊涂的,九久一定会没事的,你就安心养伤吧。”

    采诗哭道:“传言那样有鼻子有眼儿的,世子妃难道不是将信将疑吗?婢子不亲眼去确认,绝对不会放心的!”

    “可是你的腿伤……”秦芸娘也很纠结彷徨。

    秦芸娘坚定道:“婢子是有武功的人,知道怎么照顾这点伤,世子妃不必担心。无论如何婢子是要走的,婢子只是通知世子妃一声。”

    采诗是木九久的人,秦芸娘也不好命令什么,如果她没有充足的准备偷跑出去会更麻烦,只好命令暗卫找个时机送她出城。

    采诗乔装成农妇,赶着一辆破旧的拉着稻草的驴车出了城,快驴加鞭的超荔镇方向疾驰而去。

    采诗刚出了城,就有个在城门口卖柴火的男子从墙角处站起来,摘下头上的破草帽扇了扇,咬牙道:“采诗!你好狠的心!”

    韩潇现在胡子拉碴,头发凌乱,双目赤红,简直换了一个人,他让人跟着采诗,自己则返回城内禀报。

    在宫门口远远看到云沐风和宁王出来,飞身上前狗腿儿的道:“主上英明!果然采诗一听说王妃跳崖的消息就沉不住气了,现在她已经出城去了!”

    宁王看着韩潇这好几天没合眼的狼狈样子道:“你饿老眼昏花的,看清楚了吗?”

    韩潇不服气的道:“采诗哪里属下不清楚?她虽然易容成了农妇,但属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云沐风冷声道:“我们跟着采诗,一定能找到王妃!”

    韩潇一听“我们”二字,简直要跳起来,兴奋的两眼冒光,终于可以跟在主上身边了,那什么总舵真不是他干的活儿!

    宁王蹙眉道:“你们都走了,麝月公主和千机阁怎么办?”

    “都交给你了!”云沐风和韩潇异口同声。

    宁王俊美的脸扭成一团,“怎么麝月也交给本王?那是你的妃子啊!”

    云沐风冷冷斜睨了他一眼道:“孤王为你做的够多了!现在既然你走到前面,就要自己去闯。”

    宁王不服的道:“这和处理好你的妃子没联系的吧?”

    云沐风道:“当然!这点事若都处理不好,怎么处理纷繁复杂的国事?”

    宁王苦着脸道:“怎么你也该回去给人家一个交代啊!”云沐风冷哼道:“交代?孤王真怕会交代给她。那天她自杀受伤,我救治她的时候,发现她的体内有痴情母蛊。痴情蛊分雌雄两只,分别种在男女两人的身上。中蛊的人会对彼此忠贞不二,忘记一切与蛊虫

    宿主无关的人。”

    韩潇打了个激灵,“主上的意思是说,麝月公主给您准备了雄蛊,正等着你回去呢?”

    云沐风点头,“应该是的,不过雄蛊必须要用宿主的血喂养三日,才不会排斥宿主。西邵人善于用毒用蛊,孤王这个时候不想回去冒险。”

    宁王转了一下眼珠,问道:“那母蛊宿主会对雄蛊宿主产生感情吗?”

    云沐风点头:“当然,雄蛊寄居成功后,母蛊宿主即使没有感情也会对那人痴情不二。”

    宁王笑的邪肆狡诈,“你放心去吧,交给我好了。记得把王妃和孩子平安的带回来。”

    云沐风肃然点头,又道:“西邵花这么大的代价把麝月送来,肯定对孤王另有企图,一定想办法套出她的目的,不然孤王怕后患无穷。”

    宁王不耐烦的摆手道:“行了、行了!真是越老越啰嗦!”

    云沐风娶了木九久后,最介意被人说老了,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冷冷的瞪了宁王一眼,翻身上马而去。

    韩潇也像打了鸡血般的上了马,扬鞭奋蹄的跟了上去。

    ……

    秦芸娘打发走回来送信说采诗平安出城的人,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进肚子里,抚摸着小腹,在屋子里缓缓踱步。

    云承睿摇着折扇优哉游哉的进来,笑道:“怎么不歇着?里头的小子不老实了?”

    秦芸娘立刻绯红了脸颊道:“世子怎么知道是个小子?若是个女儿可怎么办?”说着脸上果真露出担心忧愁的神色。

    云承睿把折扇收起,把她揽进怀里哄道:“这个是女儿,那下一个是小子啊,下一个若还是女儿,那还有下一个、下下一个呢!”

    秦芸娘脸红成了猪肝,声如蚊蚋的道:“妾身哪里能生那么多!”

    云承睿就喜欢看她羞的无处躲藏的样子,他低头望进她的眼睛里去,“今天去哪里了?来看你,怎么不在院子里?”

    “啊?没、没去哪儿……,我就是闷了,在府里走了走。”会不会是被发现了?不过现在采诗已经走了,就给他来个死不承认。

    云承睿用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迫使她闪躲的目光正视着他,似笑非笑的道:“你本事可真不小啊,把采诗藏在安王府这许多天,都没人知道。”

    秦芸娘心里咯噔一下,低垂着眼睑,红着脸小声道:“世子说什么呢,妾身不懂。”

    云承睿看着她窘迫的样子,故意冷了声音道:“九久逃出睿亲王府后也是你派人接应的吧?你可知道此事若让睿亲王知道了的后果?”

    秦芸娘心中一颤,她还真没想到这点,不过听云承睿的语气,应该也只是猜测,她此时只有死撑着不承认。

    “世子在说什么?妾身真的不知你的意思。”声音有些颤抖,眸光中雾气朦胧,有些看不清近在咫尺的人,可那张俊朗的面容却用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眉眼弯弯,风流不羁,还带着些几分戏谑。

    “不知道?嗯?”他张开双臂将她整个抱起来,走到一旁的软榻上,“今天本世子要好好教训你!”今天才知道他的小世子妃,是个外表柔顺内心刚强、外表害羞胆小内心却胆大妄为的女子。他竟然被她的外表欺骗了,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和采诗见面,并派人把采诗送出城,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秦芸娘能

    做出这等事。秦芸娘又羞又怕,看着云承睿开始脱掉外面的藏蓝色的锦衣,解开里面素缎的中衣,露出蜜色的胸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