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又在沐浴
    ,!

    夕阳的余光染红了西边的天际,云沐风和韩潇跟着赶着驴车的采诗慢悠悠的赶路,心里急的猫爪狗咬的还不能现身逼问木九久的下落。

    他们忘了采诗可不是一般的丫鬟,她是在暗卫训练营受过训的,出发不久就察觉到有高手跟踪,然后故意放慢脚程,并且漫无目的的到处晃悠。

    来到一个小镇,采诗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就找了间客栈住下,云沐风等人自然也跟着住了下来。

    云沐风蹙着眉头道:“总这么被动也不是办法!”

    韩潇苦着脸道:“要不属下去质问她?!”

    他这心里憋着一口气,非要和采诗讨个说法,为什么利用他?为什么睡了他就走?!

    云沐风靠在床上,微微摇头,“采诗那个性子,怕是会适得其反。”

    韩潇无力的坐到椅子上,苦哈哈的道:“主上见到王妃时,为何不说吧麝月赶出府去,那样王妃不就回来了吗?那咱们就不用费这心力了!”

    云沐风微微闭上眼睛,叹息道:“麝月不能赶出去,孤王要知道她费尽心机嫁给孤王的目的,西邵人手段诡异莫测,若是斩草不除根会后患无穷的。”

    韩潇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就不会先哄哄王妃啊?先把她哄回来再说嘛!”那表情、那语气就差说云沐风傻了。

    云沐风现在后悔把韩潇带在身边了,应该让他去冰雪极寒之地去反省!

    此时有属下急促而有规律的敲门声,云沐风忽地坐起来,急急应声道:“进来!”

    韩潇也凛了神色,刚才的信号是有十万火急的情报。

    有属下急急进来,跪地道:“禀主上,公孙总舵主送来急报,说王妃在芦花湖边被苏文清的人掳走了!”

    “什么?!”云沐风忽地站起来,“韩潇你带着采诗随后赶来!”语音未落,人已经从窗子里闪了出去,没了踪影。

    都这个时候了,主子还想着他的终身大事,不忘让他带着采诗+潇被主子的贴心感动的要哭了。

    殊不知云沐风是因为知道采诗和木九久有特殊的联系方式,肯定能利用采诗联系上木九久,才让韩潇一定要带上采诗的。

    韩潇也不敢耽误,飞奔到采诗的客房前,推开门就闯了进去。

    竟然发现房间里没人!

    忽然!“哗啦啦……”一阵水声 ,他眼神一眯,目光一下子向屏风的方向看去,随后快步来到屏风后。

    一个女子坐在浴桶中洗澡,乌黑发亮的秀发披在湿哒哒的后背上,晶莹剔透的水滴附在洁白无瑕的玉肌上,显得格外动人。

    胸前半隐没在水中的柔软,让人一眼看了,便会热血沸腾。 还有那精致、没有一丝赘肉的大长腿,架在浴桶边缘,一只脚搭着另一只脚,模样悠闲自在,这样做只是为了让那条伤腿不要到水。

    采诗警觉的发现了韩潇,吃惊的抱住双肩,怒道:“你这么喜欢看女人洗澡吗?”

    好不容易舒舒服服、痛痛快快的洗个澡,却被这个家伙打扰了!不爽!

    韩潇早已忍不住了,快步走上前,俯过身来,一下子就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有些急切,有些愤怒,亦有些失而复得的激动。

    “唔……”采诗瞪大眼睛,手轻轻的挪到了浴桶外的案几上,那上面有她的软剑,却不料十指被韩潇有力的手指紧扣。

    利用他的时候那么热情温柔,现在却像个木头!他不甘心她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甘心在这种时候,她居然要去拿软剑!

    于是,强行撬开她的唇齿,逼着她回应!可是,她却像条美人鱼一样在浴桶里不停的挣扎反抗,浴桶里的水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须臾!采诗感觉到嘴唇都被他啃咬肿了,她依旧不曾回应他。

    忽然,他放开了她,喘着粗气,一抹羞恼和受伤划过眼底,“你的心为何这样狠?现在拒绝我你不觉得晚了么?”

    看到他黯淡的目光,伤痛的神情,采诗内心里不由得一震,但她此生是不会嫁人的,她不要下半生困在后院里和许多女人为一个男人而勾心斗角!

    她淡淡一笑道:“不是拒绝,是你技术太差,本姑娘提不起任何兴致。”

    “你、你……你说什么?”这回韩潇从受伤变成了羞愤,这个女人怎么如此不知羞耻?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他很勇猛的好么?即使上次表现可能有点小欠缺,但那是太紧张了啊。

    采诗在暗卫营长大,可没人教她《女戒》,面无表情的嘟嘟嘴,“你看,你这是亲吗?这分明就是咬,吻技太差,给零分。”

    “……” 这个蠢女人,把他的兴致一下子给说没了。

    不过…… 他眼神一闪,目光晶亮的落在她光洁的肩膀上,想起那日的疯狂,眼神幽暗起来。

    采诗被他眼中的绿光吓了一跳,身子不由得往水里缩了缩,怒目道:“不许看!”

    “又不是没见过!不过那天没看仔细,不如……”韩潇邪魅一笑,将手伸水里,随后触摸到了她纤纤一握的腰肢,欲有向上游走的迹象。

    “住手!不然我杀了你!”采诗的武力值在韩潇面前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

    “你没有那个机会!你也舍不得!” 直接将她横抱起来,采诗立马将自己的手护在自己身上,任由被抱着向着床榻走去。

    一来到床边,韩潇一把将她丢在床榻上,却巧妙的让她受伤的腿不受到碰撞。

    “你敢胡来,我就一死!”采诗立刻钻进被窝里,紧紧裹着身子,只把一个脑袋露了出来!

    韩潇挑眉,揶揄道:“谁要胡来?你在想什么?”

    采诗冷漠木然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抿了抿唇,把脸别了过去。

    “你是不是很想啊?”韩潇忍不住隔着被子在她身上摸了一把,“不过现在不行,王妃被西邵人劫走了,我们必须马上去营救!”

    “什么?!”采诗大惊,猛地坐了起来,被子从肩头滑落,傲人的柔软忽地跳了出来,让韩潇的眼珠子也差点蹦出眼眶。 他听到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