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红包群〕〔名门暖婚:陆少,〕〔美漫从超人开始〕〔子昭传之体坛大佬〕〔回流40年〕〔贼行诸天〕〔腹黑娘亲爆萌宝:〕〔暖婚似火:顾少,〕〔漫威里的农药系统〕〔道门入侵〕〔海贼之十日横空〕〔金牌特工:腹黑王〕〔超维之道〕〔都市之活了几十亿〕〔谍影〕〔农家绝世俏医妃〕〔我在香港修文物〕〔时尚大佬〕〔高冷教官:媳妇,〕〔快穿之妇仇攻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木九久的身世是个谜
    ,!

    采诗一听木九久被掳走,也顾不得其他了,对着两眼冒蓝光的韩潇,喝道:“还傻愣着做什么?把我的衣服拿过来!”韩潇猛地缓过神来,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忙把桌子上的包裹扔给采诗,然后自己跑到屏风后面,提起一桶凉水就兜头浇了下去。低头看看自己还在斗志昂扬,显然还没冷静下来,赶紧盘腿坐在地上调息

    。

    半晌后听到开门的声音,韩潇立刻跃起来,见采诗正提着拐杖和包袱蹑手蹑脚的往门外走。

    “又要逃?”韩潇两步飞跑过去,拦腰把她抱起来,“你永远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采诗不以为然,抿唇垂眸不语。

    有属下已经备好了马车,韩潇抱着采诗上了马车,让她坐在他腿上,问道:“王妃肯定不会轻易就犯的,一定会在沿途留下记号,你们是怎么联系的?”

    采诗闭上眼睛假寐,现在她还不知道王妃被劫的消息是真是假,不能把老底都透露给韩潇,不然坏了王妃的事就不好了。

    ……

    明月悄无声息的进了安王府,刚一接近云承睿的书房就被暗卫拦住:“何人?”

    明月抱拳道:“在下明月,是公孙漠的贴身小厮,有要事与世子禀报,请速速通报!”

    暗卫不敢耽误,飞身进了书房,片刻出来道:“请!”

    明月匆匆进了书房,见云承睿正在和安王下棋,跪地给二人请安:“明月拜见安王殿下、安王世子!”

    云承睿凝眉思索着缓缓落了一子,云淡风轻的问道:“你们主子好大的胆子!竟然不辞而别,大长公主都病了!”

    安王看着明月一路风尘的样子,也不悦的道:“他怎么不回来?你跑我安王府上来做什么?”

    明月磕头道:“小的是来报信的,睿亲王妃被西邵太子苏文清的人掳走了!”

    只听一声脆响,安王手中的白玉棋子掉落在棋盘上。

    “你说什么?”云承睿不可置信的张大眼睛,“你再说一遍,可确定?”

    外面传木九久落崖殁了,现在又说被西邵人掳走了,到底哪个传言是真的啊!

    明月只好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话音刚落,就听“哗啦”一声,安王手边的棋盅被打翻在地,棋子“噼里啪啦”的撒了一地。

    “咳咳咳!……”他捂住嘴巴剧烈的咳嗽起来,憋得满脸通红,那样子仿佛要把整个内脏要呕出来一般。

    “父王!”云承睿忙上前给他顺气,“父王不必忧心,九久聪明机灵,又有防身的本事,定能逢凶化吉。”

    明月也劝道:“根据当时的情况看来,睿亲王妃没有生命危险。”

    安王边抽筋儿似的咳嗽,边点头,云承睿给他缓缓输送内力,片刻后他止住了咳嗽,手中雪白的手帕上有点点血迹。

    “父王!”云承睿大惊失色。

    小豆子忙取出药盒,拿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给安王服下。

    云承睿端过水喂给安王,“父王,喝水,您千万要保重身子,不能忧心多虑,你这病就是思虑过重所致,凡事放宽心,儿子会好好处理的。”

    安王缓缓抬起头,神色复杂的问道:“你知道了?”

    云承睿点点头,“只是怀疑,父王也不确定不是吗?”

    见安王目光现出羞愤,云承睿忙跪地磕头道:“请父王责罚,儿子不该私下探查父王的隐私,可……”

    安王虚弱的摆摆手,道:“冰心魄是当年我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她把冰心魄送给了九久,说明九久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妹妹。”云承睿了然道:“怪不得儿子在大长公主的寿宴上第一次见她就有一种亲切熟悉的感觉,看她受委屈儿子这心里也不舒服;在归去来酒楼第二次见面,儿子更加确定了心里的感受,甚至想娶她为正妃。现在

    想来真是后怕,还好没酿成大错。”

    安王的老脸微微泛起红晕,岔开话题道:“西邵人诡计多端,善于用歪门邪术,九久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云承睿神色也凝重起来,道:“儿子立刻给封地传信,让他们派人守住边境各个入口,一定把九久尽快解救下来!”

    安王的西南封地有大部分和西邵接壤,最是了解西邵人的习惯和作风,对西邵的地理环境和风土人情也了如指掌。

    “你……”安王脸上青红交加,欲言又止,摆摆手道:“你去安排吧,苦了你了。 ”

    云承睿恭敬的道:“父王不要跟儿子说这样客气的话,儿子在这世上多了个血亲,心里很高兴,照顾她保护她是应该的。”

    “去吧!为父乏了。”安王的眸光中露出愧疚之色。

    云承睿对小豆子道:“好好照顾父王。”然后带着明月退出了书房。

    安王看着他小心的把书房的门关上,缓缓闭上眼睛,木九久这个对感情倔强专一的性子许是随了他吧。当年他奉旨回京,然后负了沈辛婷奉旨成婚,一次娶了一个正妃、两个侧妃,可是他的心里只有沈辛婷,一直没有和几个妃子同房。一年后,沈辛婷也嫁作他人妇。嫁给了当时年轻有为、相貌出众的年轻

    将军木哲武。四年后,在那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木哲武带着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的沈辛婷从边境回京。在宫宴上只远远的一眼就让他百感交集,内心像被油煎火烤一样的难受。他喝了很多酒,醉了,醉的不知天地是

    何物。就在那晚,正妃赵氏趁他醉酒,扮作沈辛婷的模样,模仿着沈辛婷的举止言行和他行了夫妻之礼。那一晚有了云承睿,那一晚他成了真正的男人,他觉得对不起沈辛婷,他答应此生只和她一人相守到白头的

    。心里铺天盖地的愧疚和自责让他不能自拔,本来就郁郁寡欢的他,从此抑郁成疾。

    赵氏对沈辛婷也是恨之入骨,想尽办法让她身败名裂,出了临川公主的事情后,更是和临川公主联合起来对付沈辛婷。那是十六年前的一个秋天,皇上带着京城的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去京郊秋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凌天至尊〕〔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