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朽凡仙〕〔明日传奇〕〔都市之最强狂兵〕〔一念原罪〕〔透视小神棍〕〔重生神豪奶爸〕〔修真狂医在都市〕〔超人末日未来〕〔我的老公是条蛇〕〔霸道老公宠妻上天〕〔异界升级成神〕〔阴间商人〕〔乡野小神医〕〔夜游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级神医在都市〕〔神医小萌妃:帝尊〕〔嫁给暗恋我的路人〕〔我在聊斋做鬼王〕〔纨绔子科举生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九十四章 改名雪球
    ,!

    木九久奔跑在密林中,脚下的土地松软湿滑,靴子很快就湿透了,里面粘粘的,非常难受。

    木九久找了几片大大的叶子,绑到脚上,这样就不容易滑倒,鞋子里也不容易进水。

    值得庆幸的是云落他们把她当成太子妃,没敢搜她的身,所以她身上的药品、装备都还在。

    取出解毒丸吃了两颗,然后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陡峭的斜坡前做出滚落下斜坡的假象。冲远处的大树射出飞虎抓,像只猴子一样,飞身上了树。

    怀里的小白貂,此时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仿佛随时都会醒来的样子。木九久眸光一闪,靠在树枝上,撕下一片袍角,撕成一条条的布条做成绳子。然后把小白貂从怀里掏出来,用绳子把它的四条小短腿儿都绑起来。把它的耳朵和尾巴紧紧栓在一起,让它没办法自己咬绳子

    。

    小白貂被她这么一折腾,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状况,立刻哀号起来,萌萌的大眼睛里竟慢慢泛起了泪光。

    不过木九久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怒瞪着它道:“闭嘴!不然我扒了你的皮,烤了吃!反正这里也没吃的,吃你正好!”

    “吱吱!”立刻惊恐的瞪圆了眼睛。

    木九久坐在树枝上,呵呵笑道:“小东西,听的懂人话啊?乖乖听话,我就对你好一点儿,不然,哼哼!”

    小白貂哀怨的看着她,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木九久捏了捏它的小鼻子,吓唬道:“你不听话,或者出卖我,我不光把你烤了吃,还把你的毛做成大氅领子!”

    小白貂转着眼珠,似乎在思考。

    木九久也转了转眼珠道:“也许走不出去了,没机会做貂皮大氅了,那一会儿便便后没有厕纸,就用你来擦屁屁!”爱不释手的摸了摸它的毛,“好软,肯定很好用!”

    “吱!”小白貂这次是真害怕了,那恐惧的表情比听到要烤了它时还要夸张。

    它也是被精心饲养大的,吃的住的不说,还有两个丫鬟伺候呢,天天都洗香香,怎么可以给这个凶女人当厕纸?还不如把它烤了吃呢!

    木九久对它的表现很满意,弹了一下它的小鼻子道:“乖哈!你的名字叫猎人吧?”

    小白貂被痛的要掉眼泪,含泪点点头。

    “这个名字不好听,你这么乖萌,怎么叫这么粗鲁的名字!那就叫……”木九久望着遮天蔽日的枝叶想了想,“就叫雪球吧?”

    小白貂不知道雪球是什么东西,因为它从来没见到过雪,但它认为有“球”这个字就不是很忙好名字,坚定的摇摇头,表示不同意。

    它还是喜欢“猎人”这个名字,多威武雄壮啊,还适合它的职业,专业追踪。

    “不喜欢?”木九久挑眉,“那就做我的御用厕纸吧,用了一次,在水里涮涮,干了可以再用,没有水的时候就麻烦你自己舔干净了!”

    “吱吱!”小白貂忙不迭的点头同意,一个名字,代号而已,绝对不做厕纸!

    “哈哈哈!”木九久开心的不得了,把捆的像个球似的雪球像个饰物似的系在腰上,“雪球,跟我去流浪吧!”

    说着射出飞虎抓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像个久居在森林里的猿猴一样飘来荡去的在深山老林里穿梭。

    她怕和云落碰上,是朝相反的方向走的,竟然越走越深,眼见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估计不到半个时辰,天就会完全黑下来。

    雪球听到她肚子“咕咕”的叫声,吓得在她腰间装死,半点也不敢发出声音,就怕被她想起来烤了它吃。

    不远处的丛林里已经渐渐升起了雾气,木九久知道那是瘴气,又取出一粒解毒丸吃了,冷冷的眸子朝四周观望了一下,然后朝最近的山坡走去。

    这种原始的丛林里多有猛兽、毒虫出没,晚上最好不要露天休息,如果能找到个山洞容身就好了。走着走着,天色就彻底暗下来,周围的景物开始朦胧模糊的隐退到神秘的黑暗里,树叶婆娑声、虫鸣声、鸟兽的叫声……,交织成了一曲奇异的夜曲。仿佛有无数双阴森的眼紧紧地盯着你,又好像有一条阴

    冷的蛇,悬在你的头顶随时要落下来一般,每一声细微的声响,对人的心理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突然!木九久顿住了脚步,耸耸鼻子,她闻到木材燃烧的味道和烤食物的味道。

    小心翼翼的拨开比她还要高的茂密杂草,木九久如寻找猎物的野兽般四处张望。发现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有火光闪动,应该是有个山洞,有人在那里露营。

    会是谁呢?是敌是友?

    尽管食物的香气让木九久条件反射的不断咽唾液,但她在未知情况下,还是决定不去冒险。

    正要转身往回走,就听见那里传来鞭打和哀号之声。就男子叫骂道:“你们这群无耻匪类,居然耍阴招,有本事现在就放开我,单打独斗较量一番!”

    木九久蹙眉,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而且还是锦城口音?

    木九久立刻改变了注意,弯着腰慢慢的朝火光的地方靠过去。

    腰间的装饰雪球的身体被杂草和树枝碰的来回晃荡着,它无力的闭上眼睛,云落一向是爱惜的把它放在怀里的,哪里受过这等罪?

    离火光越来越近,木九久发现前面果然有一个不小的山洞,几处熊熊燃烧的火堆点在四周,火光环绕。

    看这名目张胆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西邵人,这里是西邵的境地,南月人是不敢点这么多、这么大的火堆来暴露目标的。

    木九久藏在草丛里,拨开眼前的杂草看过去,接着如同白昼的火光,可以看到山洞的中央一个身材欣长的男人横在地上,身上被粗粗的麻绳绑缚了,一动不动,似乎被打晕了。

    有个西邵人打扮的高大男子,提了一大桶冷水过去,从头浇下去,那人打了一个寒战,倏地睁开了眼睛。一个一身蓝衣异族服饰的年轻男子问:“你是何人?为何跟踪我们到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