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升级系统〕〔天界娱乐传媒公司〕〔天行〕〔剑修男神打脸之路〕〔我的总裁老婆是女〕〔贵女当家〕〔重生八零幸福路〕〔都市修仙之最强学〕〔重生之军门狂妻〕〔刀镇星河〕〔重生学霸:校草,〕〔麻衣神探〕〔叔,你命中缺我〕〔神魔之上〕〔诸天我为帝〕〔报告首长,我重生〕〔总裁凶猛:甜心要〕〔逆天九小姐:帝尊〕〔盖世仙尊〕〔烽火佳人:少帅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第二百九十六章 竟然是活物
    ,!

    灵川有些不可置信,拥有这么好匕首的人竟然是个衣衫狼狈的矮个儿男子,个子只到他胸口,身材瘦小、衣衫不整,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

    火光下,可以看出这小男子的样貌倒是不俗,看那握匕首的架势,虽然很奇怪但倒像是个练家子。

    握紧长鞭,灵川不敢轻敌,劲力齐发地挥鞭击向木九久的前胸,木九久身形极快地侧身闪过,长鞭狠狠地鞭打在地上,瞬间留下一道三寸多深的沟痕。

    卧槽!牛叉啊!

    木九久手腕逆转,手握冰心魄刺向灵川,寒光一闪,灵川纵身一跃,从木九久头顶上跃了过去,他手中的长鞭似有生命般迅速收回,从身后就要缠上木九久没有握剑的手。

    “不要被他的鞭子沾上!”肖云卿一直关注着木九久,见状大声提醒,分神间肩部受了一剑。他不退反进,反手夺下了对方的宝剑,握住剑柄咬牙把剑从肩头抽了出来。

    木九久听到肖云卿的提醒一个侧身,躲过了他的鞭子,但腰间的雪球却紧张起来,身体瞬间变的僵硬,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嘴里发出“吱吱”的尖叫声。

    这鞭子邪门的很!

    木九久回身,也趁机看清了眼前的男子,他身着一件天蓝色长衫,黑发也不像南月男子带冠或结髻,而是编成数条长辫垂于身后,他的眼神儿诡秘莫测,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她好想说:酗子,你的小辫子好好漂亮哦!

    灵川被她戏谑的眼神激怒,挥起长鞭甩过来,木九久反握匕首,弯腰挥手,一道寒光闪过,朝鞭子袭去。

    木九久瞬间感受到手中的冰冷蕴涵着一股极大的力量,一股凌厉的剑气带着刺骨的寒气直逼那长鞭。灵川惊得想收回长鞭,但此时已经晚了。

    长鞭与冰心魄相交,长鞭居然要蜷缩起来,想要躲开的样子,但随着冰心魄的寒光闪过,长鞭被一分为二!

    落在地上的那截长鞭竟然抽搐了一下,然后才没了动静,在断面处有血迹渗出来,但由于冰心魄太冷,并没流出多少血。

    这尼玛还是个活物!

    腰间的雪球仰望着看向木九久的目光里透着崇拜和敬畏。

    灵川心中大骇,想不到这个看起来个子小小、弱不禁风的少年竟是如此厉害,她手中的匕首不知是何兵刃,锋利之极,寒气逼人。

    他手中的另半截长鞭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打的他的手臂“噼啪”作响。

    灵川心疼的捡起地上的一截长鞭,想要接上去,但因为冰心魄的寒气让断面都凝固坏死,根本就长不到一起了。

    灵川心疼的哀号:“你竟然弄死了我的灵蛇长鞭!”

    木九久翻了个白眼儿,谁知道你的鞭子是活物啊?反转匕首刺向他的咽喉,临川立刻感到一阵寒气袭向他的面门。

    灵川没有了灵蛇长鞭,自认为不是木九久的对手,或者说不是那把冰心魄的对手,收起半截长鞭,朝着更深的密林疾奔而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木九久作势紧追其后,可惜灵川轻功极佳,木九久虽然体力很好,动作也灵敏迅速,但是毕竟不会什么轻功,也没真想去追他。

    忽然传来一声压抑而痛苦的低呼,肖云卿为了保护木九久一对五,此时已经伤痕累累!

    “该死!”木九久低咒一声,转身回来帮肖云卿。

    直到木九久的脚步声消失了,躲在远处山石后的灵川才敢大声喘气,看了一眼手中跟随自己多年,现在却断作两截的灵蛇长鞭,灵川悲从心来,竟然抱着那一截蛇的尸体痛哭起来!

    木九久跑回山洞便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肖云卿,灵极几人正举剑刺向他。

    木九久边跑边举起右臂连续射出数支袖箭,几人只能挥剑阻挡,只听“叮当”数声,袖箭被挡开,“噗噗”几声嵌入山洞的洞壁上。

    在这空档,木九久从腰间药袋里摸出一把药粉就朝几人撒过去。趁几人屏息躲闪间,分身到一人面前,冰心魄闪过,割断了一人的咽喉。

    肖云卿也从地上一跃而起,手持长剑刺向灵极几人。

    几人感到一阵头晕眼花,自觉不妙,相互使了个眼色,立刻撤退。

    他们已经中了药,木九久哪里还让他们逃走,和肖云卿对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紧追不舍,几招就消灭了三个敌人。

    灵极似乎耐力和武功都不错,摇椅晃的像密林深处逃窜。

    木九久冷笑一声,“现在还想逃,可没那么容易!”语毕右手抬起,一支袖剑射出,从灵极的后脖颈射入,从喉咙穿出,他椅了一下,颓然倒地。

    山洞里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肖云卿靠在山洞壁上喘息,“睿亲王妃,你快走吧,别管我!他们几个只是留在这里看守我的,还有数十人已经去搜寻劫杀你了!说不定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木九久将他扶起,急道:“你怎么样?我给你处理伤口。”

    他胸前的潮湿让木九久的心咯噔一下,伤口在前胸吗?

    几声粗喘之后,肖云卿有些艰难地回道:“我……我没事!王妃快走!”听声音,他的神志还算清楚,只是手中不断涌出的温热的液体,还是让木九久担心不已。

    木九久道:“我走了才危险,灵川肯定去报信了,他们不会想到我们还敢呆在这里,肯定以为我们会连夜逃走的。所以这里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肖云卿望了望深不可测的密林,赞赏的看了一眼木九久,“睿亲王妃言之有理。”

    “别叫我睿亲王妃了,我已经把他休了!”木九久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利落地撕下本来就不长的衣服下摆。

    布料撕拉的声音在夜间听起来可以说是刺耳的,肖云卿的心却是一暖。

    木九久暗暗舒了一口气,还好是肩部的伤最重,其他的都是皮外伤。从药包里拿出金创药和针线 ,利落的为他处理了伤口。 刚帮他包扎好,木九久便感觉到一抹气息在向他们靠近,握紧冰心魄,严阵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