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宝可梦大师之从火〕〔我的成就有点多〕〔双枪皇帝〕〔誓约协奏曲〕〔逆流2004〕〔灼魂之血〕〔哈利波特之学霸无〕〔万界之我开挂了〕〔进化与传承〕〔恶魔宠入怀:甜心〕〔竹马宠上瘾:青梅〕〔重生支配者〕〔风水帝师〕〔霸爱欢情:总裁,〕〔万古第一帝〕〔此世破劫〕〔九星天辰诀〕〔女帝家的小白脸〕〔万界独尊〕〔黄泉山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陌心轩 第七十章 水落石出
    “楚兄真是懂得生活情趣,竟有一番田园天地,好生令人羡慕。”莫伟星看到楚云陌的陌心轩林木葱葱,花香四溢,四周遍布各类药材,最撩人的是满院的乌龟、小鸡、小兔、小狗、小猫,小蛇等等之类的动物,一不小心以为遁入山野中。

    “楚公子对药材和小动物很是热心呢?”蓝慧心觉得楚云陌很有意思。

    “最开始师傅不是这样的,数月不见,他一下就把陌心轩变了天地。”林以轩仍不忘取笑楚云陌。

    “一个人住寂寞了,便养些花花草草家禽动物,好打发闲时罢了。”楚云陌自嘲道。

    “楚兄惊才绝艳,理当有诸多红袖添香才对?怎可一人独乐却让众女神伤呢?”莫伟星觉得楚云陌人品武功皆为上上之选,有心结交,故意戏谑道。

    “莫少主说笑了,我出落的如此让人难以忘怀,岂有那般洪福?”楚云陌面对高他一个头的莫伟星苦笑着,顺便埋汰一下自我。

    “师傅无意,可是红颜有心啊?我想师傅曾经不知伤了几多少女芳心呢?”林以轩对楚云陌的过往至今耿耿于怀。

    “你看看这套剑法,是否能够想起些什么?若是头痛,便不要勉强。”楚云陌也不回应莫伟星和林以轩,对着木玲玉言罢便剑舞轻扬。剑法流光溢彩,蝶舞翩飞,不像男子舞剑,倒似少女怀春般随风舞动。

    “剑法是当年一位知心好友为你所创,名为雪舞盈飞,你对此剑法非常熟悉,也很喜欢。这是一套真正为女子量身打造的剑法,现在看来剑法颇多刻意雕琢,过于强求美感而忽略了凌厉,但我很喜欢剑法中的灵动飘逸。雪花漫舞,轻盈飞扬,这是你取名雪舞盈飞剑法的由来。不知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我好像有点点印象,但是我的头……”蓝慧心看着身形矮小的楚云陌舞剑似女子般袅绕,没有半点刚才比试的凛冽如风,似乎脑海中有点模糊的影像,隐隐约约,是雾非雾,像是有个声音在召唤。蓝慧心稍微努力想一想,立马头疼欲裂,不由痛出声来。

    “慧心别急,慢慢来,反正那么多年想不起来,不急于一时。”莫伟星心疼妻子,最不忍见蓝慧心头疼。显然蓝慧心感应到什么,莫伟星向楚云陌解释道:“数年来,我们走遍大江南北,遍访名医,皆对慧心的失忆和头疼束手无策。慢慢的,我们也就淡漠了慧心对往事的强求,毕竟疼痛难忍。我们也接受了这个事实,便一切顺其自然,让老天和时间来治愈慧心的这段创伤。我很感恩也很幸运,老天让我和慧心遇见彼此。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伟星,难为你这么多年为我劳苦奔波,实在想不起,我便不去想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只要有你相陪,我便心满意足。”蓝慧心紧握莫伟星的手,两人爱意满满情意绵绵,教人唏嘘不已。

    “对不起,是我心急了,倒叫你们平白受那苦楚。”楚云陌看着昔日恋人和莫伟星郎情意妾,相偎相依,觉得一切都过去了,再也回不来了。命运给了自己和木玲玉相处多年的快乐时光,也是命运让两人终究有缘无分,便雨打风吹天河永隔了。“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或许应景了楚云陌此时的心情吧。

    “楚兄千万别自责,你的好意我们都不知如何感激。慧心能恢复记忆最好,若不能我们也不强求。”莫伟星安慰楚云陌道。

    “是我自己病恙缠身,怨不得别人,楚公子切莫放在心上。”蓝慧心也不忍楚云陌责备自己。

    “师傅你别着急,我看莫哥哥和蓝姐姐都是钟灵毓秀福泽深厚之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载物之厚,不会总是让好人磨难的。”林以轩见楚云陌神色凄楚,颇为不忍。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最开始几年我和慧心为这事心急火燎的,这两年渐渐平常心,学会接受了。天地分乾坤,万物有阴阳。病痛折磨看似苦楚,想开来,或许是上天成全我们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理由。随缘些,人不可责尽,事不必求全;坦荡点,情有结难放下,心无私天地宽。我和慧心都想开了,所以楚兄不用太放在心上。”莫伟星真的是特别能为别人着想。

    “终于明白为什么莫少主年纪轻轻,却能在西域纵横风云了。”楚云陌感慨万分,觉得木玲玉跟莫伟星是对的,自己的确无法给她更多幸福。

    “能够为心爱的女子创造出如此妖娆多姿蝶舞轻飞的剑法,真是难得。看楚兄舞剑,飘逸无双曼妙翩翩。不及弱冠之年,楚兄就有如此神作,除了天纵奇才,我实在想不出别的溢美之词。”莫伟星柔声笑道。

    “莫少主说笑了,此剑法并非我创,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倾心佳作。”楚云陌怕莫伟星误会,急忙辩解。

    “楚兄便是没有把莫某当朋友,从你一见慧心,我就知道你俩的关系了,慧心以前能有楚兄相陪是她的福气。慧心的失忆折磨了我们好几年,相比她为此受到的头疼我宁愿她想不起以前的事情。慧心的过去我没有参与,她的现在和未来有我,这就足够了。如果有一天她想起所有的事情,我尊重她的选择。若是她愿意再和你一起,我可以放手,不过我有自信,慧心会选择我。”莫伟星紧紧握着蓝慧心的手,柔情似水的看着蓝慧心。

    “原来莫少主早就看出来了。”楚云陌不由尴尬万分。

    “连我都看出来了,何况是莫哥哥?”林以轩笑道:“不过师傅终究是师傅,也只有师傅这样的人才配得上蓝姐姐。我觉得蓝姐姐和莫哥哥现在很好啊,我都很羡慕你俩,宛若神仙眷侣画中壁人。”

    “我和楚公子以前真是那种关系吗?伟星你不介意么?”蓝慧心看到楚云陌最开始的神情,心里也早都猜到**分,她只是担心莫伟星的想法。

    “小傻瓜,我当然不介意。你的过去,我本来就没有机会认识。若非上天眷顾,我还没法和你在一起。我一点也不担心你和楚兄,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想起以前的事情,这样你就不那么痛苦。即使你想起来了,我也觉得你不会离开我。楚云陌是谁?这等不出世的人杰,一定会有很多女子为他倾心,一定会有更好的风云际会。我们干嘛为楚兄担心呢?”莫伟星终究是莫伟星,成熟稳重,大度识体。

    “莫少主的风采神韵,无不让我折服,请无论如何交下楚云陌这等癫狂无知的朋友。玲玉能够有你这样的夫君,是她毕生修来的福分,我衷心祝福你们。”楚云陌拱手向蓝慧心莫伟星深深一躬,接着道:“对不起二位,本来我有心隐瞒的,既然你们伉俪情深,两心无猜,我便把我所知情况如实相告。”

    “楚兄高义,能够结识楚兄这样的朋友,是我的福气,洗耳恭听楚兄的金玉之言。”寻寻觅觅多年,终于能够获知实情,莫伟星强忍着狂喜,依然掩饰不住牙关的微微颤抖。

    “莫夫人你左肩处是不是有一处梅花烙印?”楚云陌淡淡道。

    “是的,慧心左肩处确实有个梅花印。”莫伟星有些激动。

    “你叫木玲玉,是鬼影手秦御剑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即使失忆了,你的暗器功夫仍是江湖上罕见的高手。你和我一样都是孤儿。”往事不堪回首,楚云陌的脸上有些伤感。

    “我的暗器功夫确实不错,原来我叫木玲玉。”蓝慧心忍不住颤悸,这么多年了终于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了。

    “七年前,我和玲玉正在天山游玩,不知为何有天深夜,遭到一群歹人攻击,至今我仍未查明为何他们突然攻击我们?我们两个无财无势,在江湖上默默无闻,也没有结下什么仇家,却不知为何当年他们对我俩痛下杀手。后来想想,鬼影手秦御剑名气很大,但是他的弟子都是属于寂寂无名躲在背后的,所以我俩不会招惹武林是非。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玲玉出落的美若天仙,我们在天山游玩时,就被歹人盯上,当年应该主要是想杀我。事后想想,虽然贼人也有冲玲玉过去,好像当时并未真的伤及玲玉,每每玲玉危险时,他们也都有留手,只是故意分我心,让我方寸大乱。来的贼人巨多,我俩寡不敌众,半夜一路在天山逃窜,也没有人来帮忙。最后实在没有办法,逃到一断崖处,歹人中高手如云,玲玉为救我,不小心被他们打下山崖。我当时怒火万丈,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杀红了眼,以命搏命,拼着断胳膊断腿的把所有贼人统统杀光。等我想去找玲玉的时候,我已昏死过去。当时我全身是伤,左腿骨折,右腿连中数刀,右胳膊几乎被砍断。我痛醒过来时,早已虚脱殆尽,无论如何也爬不动了。想着你坠下山崖,我心急如焚,可我怎么也动不了,我静静躺了几天,才勉强能够爬行。等我慢慢爬到山崖下,已经过了2个星期了,我的伤势中间反复,腿伤胳膊都反复恶化,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想去山崖下看看,看看究竟你怎样了?等我爬到山崖下,我才发现山崖如此高峻,底下居然是伊犁河,我当时就绝望了,我上哪去找你啊?我嚎啕大哭了三天三夜,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你,我花了1个半月的时间把腿伤养好,终于可以行走。我开始四处找你,我从山上到上下,从崖底水流到四周,我来回寻找,1个月内我几无所获。当时崖底的水流并不是太急,我断定你应该不会被漂流太远,山崖下水流附近我早已来回搜寻无数遍。我怕你挂在山崖上某些树上,我用山藤做了两根巨大的绳缆,整个山崖上上下下的我查探了数遍,也一无所得。1个月后,我沿着伊犁河四周到处寻你。就这样我在天山周围整整找了你3年,没有任何线索,我才最终放弃。”

    想到当年的惨事,楚云陌忍不住热泪盈眶,他着急问道:“当年莫公子是怎样救下玲玉的?我怎么就一直打探不到消息?”

    听完楚云陌的讲述,蓝慧心早已泣不成声,她没有想到自己曾经有过那样悲惨的过往,而楚云陌为自己居然做了那么多,那些悲伤的画面她想想都觉得心痛不已。

    莫伟星也是眼含泪花,哽咽道:“楚兄当真情深一片,令人钦佩万分。能够想象当年你的痛楚,你是怎样一路艰难走过。当年碰巧,我们正好去天山进货,船队那天经过,也是老天有眼,让我们发现了慧心,她当时躺在岸边,全身湿透,不省人事。这么高的山崖铁定没命,可能是山崖璧上有些树枝减缓了她下坠的速度,慧心应该是掉入了河中,那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幸好伊犁河河水很深。我不知道慧心是怎样到的岸边?是被河水冲到了岸上?亦或是有人接住了她?又或许是裸腹鲟把她顶回了岸边?当时夜黑风高,周围也没有什么船只,发现一个人都极为不易,若非我那天心情不好,深夜站在船头吹风,都很难发现有人躺在岸边。我记得河水也不急,没有什么浪花,是以河水把慧心冲到岸边不太可能,大半夜有人能够接住高空坠崖的慧心更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裸腹鲟把她送回了岸边。”

    “裸腹鲟?”楚云陌好奇问道,虽然他在天山找了整整三年,但是他从未想过裸腹鲟会去救蓝慧心,他毕竟常年孤身一人,又不喜欢群居,打听木玲玉的消息时也是有短板。

    “裸腹鲟是伊犁河一种大型鱼类,体型巨大,比较温顺,天山的人们一般把它们当做神鱼供养。我怀疑就是裸腹鲟把慧心从河底托上来,也时常有裸腹鲟救人一说。铁剑盟和天山诸多门派来往较为频繁,毕竟同属西域门派,对于天山各地的风土人情人文地理相对了解多些。”

    “原来如此,看来还是我孤陋寡闻了,在天山游荡了三年,也不太清楚这方面的事情。当时月黑风高,有人碰巧在伊犁河救下玲玉的可能性想想确实太小,或许还真是神鱼裸腹鲟的功劳。想来也十分幸运,再让谁从山崖坠落,都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我当时仔细看过山崖崖壁,树枝繁茂,延壁都有生长,当时一路树枝都有新近断裂的痕迹,说明天佑玲玉,让你大难不死。没有崖壁上这些树枝一路减缓你的坠崖速度,到了河面上,简直不敢想象。苍天有眼,神灵护佑,一切皆是万幸。以后有机会我要去天山伊犁河,感谢一下裸腹鲟神鱼,真心感恩它们。”

    “我一直想不起当时昏迷的情形,对于坠崖也没有印象,后来听伟星反复说过,说我趴在河边好奇怪。当时我经脉俱断,骨头尽碎,全身几无完整。幸好伟星带有富足的铁剑盟独门神药万全散,本来是要和天山雪莲派做交换的,全都被用来敷在我身上。我整整在病床上躺了半年,一直危在旦夕命悬一线,天幸这半年,伟星始终不离不弃,悉心照顾,我才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到今天我的身子骨还很柔弱,都是当年落下的病根。这些年若没有伟星,我当真不知道怎么过来。”蓝慧心还没有从哭泣中完全回过神,缓缓诉说着不堪回首的往昔。

    “难怪我根本打听不到你的任何消息,原来你当时岌岌可危,卧榻半年,幸好有莫公子照顾。”楚云陌也是庆幸莫伟星如及时雨般的从天而降。

    “一切都是天意,如果不是当初去天山雪莲派交换物品,我们也没法把慧心抢救过来。我和雪莲派少掌门自幼熟识,托他的福,慧心一直在雪莲派养伤,并且万全散等名贵药材从未间断,是以保住了慧心的性命。当时情况万分危急,慧心命若游丝奄奄一息,我再也顾不上许多,就是和时间赛跑,拼命赶往雪莲派。正值午夜,河面上漆黑一片,不可能有别人发现慧心的踪迹。那晚我们不着急赶路,正好泊在岸边歇歇,我那夜心情不好,翻来覆去睡不着,是以出来在船头吹吹风,这才碰巧发现了慧心,否则真是人间悲剧。慧心的样子把我吓坏了,真的是一刻都不能耽误,全身抹上万全散,我们连夜就匆匆赶往雪莲派。那时手忙脚乱的顾不上在慧心坠崖处留人,黑漆漆的也没法留人,等我们在雪莲派安顿好了,我马上派人来坠崖处附近打探消息,应该是和楚公子错过了。慧心躺在病榻上差不多三个月以后才苏醒过来,是以我们很多事情都是相互擦肩而过。这一错过,一晃便是七年。终归是苦心人天不负,七年后总算一切水落石出。”莫伟星每当想起当年的惊险,也算是无比幸运。

    “很多时候,我总在想老天到底公不公平?现在仍未寻得答案。玲玉你能邂逅莫公子这样的命中贵人,一定是你福泽深厚。你自始至终从未做错什么,苍天再无眼,也不应把善良如你给带走。”

    “当初楚公子为我居然吃了这么多苦头,我还一直在抱怨老天对我不公,为何让我失忆?为何让我染上这熬人的头疼?现在想想我已经足够幸运,我本不应再活下来,那样的万劫不复九死一生我都能逃脱,我好像不应该再有什么抱怨了,上天终归是公平的。”

    “想不到师傅蓝姐姐莫哥哥还有这样曲折离奇的故事,真是让我眼泪都无以而飞了。好了,过去的悲戚就不要再提了,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们讲点高兴的事情吧。你们看,现在好像比较圆满,搞不好蓝姐姐的失忆和头疼都可以治愈了呢?”还是林以轩机灵,把悲戚戚的场面给鲜活起来,本就是高兴的事情啊,怎么搞的眼泪哗哗的。

    “讲点高兴的事情吧,当年玲玉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正是那个雪漫群山萤虫飞舞的夜晚,我灵思泉涌,创出了雪舞盈飞剑法,你很是喜欢。”楚云陌理了理情绪,似乎又回到了过往婉约凄美的时光。

    “难怪师傅暗器手法那么好,原来秦御剑是你师傅啊?”林以轩恍然大悟。

    “秦御剑从来都看不上我,便是他一直要拆散我和玲玉,觉得我会耽误她。我的暗器手法有偷学他,那也是仅有的一次观摩。别的就是我和玲玉互相切磋了,在认识玲玉之前我的暗器手法就很好了。”楚云陌倒是没有避讳往事,向林以轩一一说明。

    “这么多年终于知道了慧心的身份,实在不知怎样表达对楚兄的滔滔谢意。既然楚兄和慧心原来就很亲密,相信楚兄一定有办法唤回慧心的记忆。楚兄若是不嫌烦,我们夫妻俩便来多叨唠叨唠楚兄,看看是否有奇迹?楚兄顺便也指导指导我的剑法。”像莫伟星这样成熟稳重的,也开心的就差手舞足蹈了。

    “两位切莫再和我客气,让莫夫人恢复记忆,我义不容辞。西域剑法自有独到之处,我很感兴趣,莫少主咱俩有的是时间切磋。莫夫人这头疼像是中了一种奇怪的毒,我突然想起是不是有点像苗疆的蛊?”

    “楚兄果然高见,以前有几位名医也说过慧心像是中了苗疆的蛊,但他们也无可奈何,治愈不了慧心。看楚兄这全是药材,楚兄对医药也造诣匪浅么?”

    “我自幼体弱,生染恶疾,从小跟着江湖游医边吃药边瞎捣鼓,倒是会一点医理。医术和武功都颇有相通之处,闲时有空我喜欢琢磨琢磨,谈不上精通。”

    “过些时日,我们想去一趟苗疆,看看是否能够圆满?以前我们也去过好几次,都无功而返,希望这次有好运吧。”有了楚云陌的帮助,莫伟星满含期待。

    晨风暮鼓,星移斗转,接下来的时日分外温馨可爱。陌心轩被楚云陌打造的像个小杂院,林以轩不在的日子,闲来无事,他多建造了几栋小屋,眼下倒是派上了用场。莫伟星蓝慧心就住在陌心轩了,林以轩横竖也是养伤,不想离开楚云陌,干脆也住在陌心轩。四人都是人中龙凤,相处极为融洽,竟都成了知心好友。没事便相互切磋剑法,偶尔聊聊陈年旧事,刺激一下蓝慧心的记忆,但不敢放开聊,否则蓝慧心头疼发作的厉害。

    楚云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坏坏的预感,自己怕是要离开山庄了,便抓紧一切时间好好指导林以轩。林以轩的乌龟剑法近期大有长进,尤其莫伟星蓝慧心两人也在不停喂她招式,林以轩更是进步如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圣女之路〕〔惊世战帝〕〔春晓〕〔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武道大宗师〕〔电影世界的魔法学〕〔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