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尼罗河的礼物〕〔总裁的第一宠妻〕〔盛世为凰:暴君的〕〔全能废柴:邪妃七〕〔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恋爱手册,萌妻掌〕〔皮墨儿梦游仙境〕〔修真奶爸海岛主〕〔极品修仙神豪〕〔我的平砍连劈带暴〕〔青梅仙道〕〔木叶之隐藏BOSS〕〔海贼之无限觉醒〕〔全球宊变〕〔荣誉之路〕〔疯狂魔君〕〔修道红尘间〕〔我的放牛班〕〔余生,交给路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陌心轩 题外篇--雪舞盈飞 武侠小说 陌心轩 局部摘选—撩妹篇3,以轩归来
    “敢问师傅,这些年究竟让多少邻家少女翘首期盼垂泪以待啊?你这样整天嘴上抹蜜怎么不见姑娘家家的为你寻死觅活争风吃醋,这没天理啊?”林以轩潜移默化中发现自己和如心已经开始慢慢中了楚云陌的毒,嘴上都油滑起来,再也没有小家碧玉的感觉。

    “伤心人别有怀抱,才郎心自有佳音。一直都有姑娘默默垂怜,只是我平时过于低调不屑于展示而已。”

    局部摘选:

    两人一同笑语嫣嫣的去往天冥楼。一路上众人看到二小姐回来都很吃惊,再看到二小姐和楚云陌在一起眉飞色舞的,都躬身对两人问好。

    “怎么突然觉得藏剑山庄竟是如此美丽?以往竟未曾发觉。”楚云陌边走边伸了伸懒腰。

    “还不是和以往一样的湖光天色山水人间,为何觉得突然不同了呢?”林以轩好奇道。

    “看着一路上对我大献殷勤的山庄好汉们,想想其貌不扬的我怎的就被倾国倾城眼高于顶的二小姐看上了呢?也不是谁都可以担当你师傅的,是吧?这等人间美差,我要好好把握才行。唉,原来没有好徒儿,整个山庄都黯然失色,趁着我年轻,还好醒悟的早。”对着以轩和如心,楚云陌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性使然,骨子里面不和这两位绝世美女开开玩笑打打嘴仗便天地不容似的。

    “敢问师傅,这些年究竟让多少邻家少女翘首期盼垂泪以待啊?你这样整天嘴上抹蜜怎么不见姑娘家家的为你寻死觅活争风吃醋,这没天理啊?”林以轩潜移默化中发现自己和如心已经开始慢慢中了楚云陌的毒,嘴上都油滑起来,再也没有小家碧玉的感觉。????“伤心人别有怀抱,才郎心自有佳音。一直都有姑娘默默垂怜,只是我平时过于低调不屑于展示而已。”

    “那以后见着我爹爹你也甜言蜜语吧,看看他还能给你什么特权,让你在山庄无法无天。”

    “什么不要都可以,只要徒儿以轩相陪就行。”

    “那我见了如心姐可要如实汇报,云陌哥哥数月不见,已然把你忘怀,便死心塌地的陪着南宫公子,莫要惦记这个坏哥哥就好。”

    “回禀娘娘,对于两位娘娘的知遇之恩小人没齿难忘。请娘娘务必宽心,便是刀山火海小人也会静听娘娘吩咐万死莫从的。”

    “这位奴才如此乖巧伶俐,偏又生的这般忠心耿耿,甚为难得,便赐个忠贞不渝的山庄宫刑吧,让你生生世世一辈子都伺候哀家好了。”

    “谢娘娘恩德,奴才这便领旨,受那宫刑去也。”

    “坏蛋师傅,我原来不是这样说话的,你看看我现在说的还是人话么?”一顿粉拳暴打,两人一路打闹。

    “有师傅真好,以后师傅便不要离开以轩。徒儿喜欢师傅这般逗弄,整日里开开心心的。”林以轩觉得这数月来就数今天笑的最多,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慕容笑便不会每日逗弄自己,突然好像觉得有些对不起慕容笑。

    “那要是师傅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能原谅师傅么?”楚云陌每每想到盗剑的事情,总觉得特别对不起林以轩。自己能放弃盗剑么?没有当面对着林以轩时,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和林以轩在一起的时候,他便很少想盗剑的事情,只想做个她可以依靠每天逗笑她的快乐师傅。她是这样楚楚动人天真无暇,真的不忍心一直欺骗她。

    “师傅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凡事又处处低调忍让,你能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啊?”林以轩似乎永远看不到楚云陌内心深处的暗流,在她眼中世界就是这样的天明水净,什么时候天真纯良的少女心才会被世俗尘染呢?

    “有些事情你明知不对,也要去做;有些事情你明知是对的,也不想去做。人活一世,便总是这般左右为难。以轩,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总是那么善良淳朴快乐无忧呢?就没有什么能让你烦恼的么?”楚云陌很好奇,一直想找到林以轩每日快乐的源泉。

    “我并非总是这么开心啊?其实大部分是因为师傅你啊。师傅总是逗弄徒儿,所以徒儿和如心姐才喜欢和师傅呆在一起。”林以轩认真的回答,眼里满是朦胧,楚云陌一看又晕了。

    “你别总这样眼带秋波梦幻朦胧的,害的我什么也做不了,总想这么狠狠盯着看。这是人世间最美妙无双的深潭,是天底下最动人魂魄的暖泉。”

    “师傅,你对每个姑娘都这样神神叨叨么?她们会不会因为你整夜都孤枕难眠,开心的无法酣然入睡啊?”

    “苍天可鉴,日月可表,我字字珠玑句句镂心刻骨,绝非妄言。以轩你若是总这么雾里看花的神情,我真的是大晕其浪,四肢乏力,全身瘫软。”

    “哪有那么夸张,师傅你别逗我了。”明知楚云陌胡诌海侃,林以轩还是芳心窃喜不已。这整日里撩拨自己的冤家啊,为何相识甚晚?若是慕容笑也能这样,该有多好?林以轩觉得自己今天有些奇怪,怎么动不动就把慕容笑和楚云陌相比?

    “打住,咱们师徒间做个约定,以后不许用这种懵懂无比梦幻天真的眼神看师傅。师傅也是血气方刚正值壮年,师傅更是凡夫俗子啊,真真受不了。”

    “师傅无赖,我哪有你说的那样?”

    “这样,咱们师徒之间还得有些礼仪约束,我要是实在有些扛不住的地方,你就得遵守规则。不要忘了你可是逆天的容颜,为师从来都无法抵挡。”

    “那师傅赶紧交代吧,免得徒弟原本无心偏被你说成罪过。”林以轩被楚云陌弄的有些哭笑不得。

    “守则一,面对为师时要矜持有道不苟言笑。”

    “反对,师傅为老不尊言语癫狂,常常逗弄徒儿。难道徒儿顺由本心,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都不可以了吗?恕徒儿难以从命。”

    “守则二,面对为师时不得双眼迷离面带梦幻。此乃天地利器,所向披靡,率土之滨,莫非裙臣。”

    “双眼迷离乃父母所生,面带梦幻则本性如此。天下美女如云,徒儿还不至于狂妄到自认为所遇男子皆是裙下之臣。师傅要求太高,徒儿实在有心无力。”

    “那就尽量尽量。”

    一路斗嘴,不觉间两人已到天冥楼。林天翔听的下人传报,早已等候多时,在天冥楼门口便迎上林以轩,喜不自胜道:“乖女儿,可把爹爹担心坏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了呢?你哥和慕容笑他们怎么不同来?”

    林以轩少不得和林天翔大致解释一遍。待两人说了好一会话后,林以轩道:“爹爹,既然庐山三魅可能来山庄,那女儿想用心练剑好好出力一番。”

    “那是应当的,这么多年爹爹苦口婆心还不如三魅打上家门。早知道这样你才能用心练剑,那爹爹应该早点三顾茅庐跪请三魅上门才对。”似乎只要林以轩好好练剑,林天翔便别无所求。

    “那爹爹还是别让云陌整天送茶酒了,多耽误时间。不如让云陌正式担任女儿的师傅,用心教女儿好了,反正云陌的武功之高大家都有目共睹。”林以轩趁机让楚云陌专心成为她的师傅。

    “二小姐多虑了,我不觉得路草堂有何不妥?任师傅韩管事待我都极好,我也挺喜欢在路草堂做事的。”楚云陌巴不得整天和林以轩腻在一起,但是骨子里还是稍稍有些迟疑,怕这样在山庄什么都做不了,便本能的告诉林天翔。

    “云陌哥哥你就安心指导我吧,你送茶酒无外乎就是想和山庄的各个前辈切磋,你成了我的师傅后,一样可以和他们交手啊?省的你东跑西颠的耽误工夫。”

    “云陌,以轩说的对。其实早就应该让你离开路草堂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你是以轩的师傅,就不要再送茶酒了。任雨飘那边好说,你安心教导以轩便是。难得她回趟家,我就把她交给你,横竖我也想看到以轩剑术长进。”林天翔为了女儿武功倒是用心良苦。

    “既然庄主吩咐,那云陌便用心教导二小姐,护她安全。”楚云陌躬身谢过林天翔。

    “有你在以轩身边,我很放心。山庄很多人都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让大家失望。”林天翔也知道楚云陌在山庄红透半边天。

    “师傅,你以后要花多些心思怎么提高徒儿剑术了?不能再这么东来东往满世界乱窜,你可要守护徒儿安全哦?”林以轩欢呼雀跃道。

    “护的了一时,护不了一世。左右还得你自己静心苦练,方能平安一生。”楚云陌语重心长道。

    “知道了,现在师傅也开始变得没趣了,越来越像小老头。”

    “难怪你剑法一直不长进,总这么任性,到底要打跑多少师傅啊?”楚云陌撇嘴道。

    “爹爹你得给我一把尚方宝剑,免得师傅到时候欺负我。”

    “给你尚方宝剑那就还得让山庄的剑法传承统统压在你哥哥身上,你好歹也是名门之后,就不能肩扛重任么?”林天翔无奈道。

    “奈何小女子正当年少勃发时,实不愿这般循规蹈矩死气沉沉。于剑术一道终究是天分有限,便雨打风吹去,一切顺其自然好了。”林以轩文绉绉的诡辩道。

    “若生的平常人家,便遂了你这番恬淡雍容宁静无双。上天有好生之德,既让你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便不做那暴殄天物的世家小姐,自当奋发蹈厉强健不息。”楚云陌又和林以轩斗上嘴了。

    “赐我皮囊,顺我心房;万事莫求,且顺安然。”林以轩接着道:“魅了心,伤了义,徒奈何,不自量。”

    “打住打住,以轩我看你剑术不长进,嘴皮越发利落,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林天翔见两人一唱一和搭台唱戏似的,不由打断他们提醒一下。

    “爹爹这就是你给女儿找的好师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女儿不知道跟着这样天赋迥异的师傅剑法能否突破?”

    “以二小姐的悟性,只要方法得当,不必悬梁刺股凿壁偷光,就会高出常人许多。”楚云陌为林以轩稍稍辩解道,他知道林以轩的天赋,只是不用心不愿吃苦罢了。

    “但求如你所愿,如此便托付于你了。”

    “庄主请放心。”

    楚云陌和林天翔父女二人呆了一会,见林天翔爱女心切,怕是数月未见,有许多话要说,便出言告退。林以轩想挽留,楚云陌答应明天一早就来找她,这便离去。

    回到陌心轩,楚云陌仍是心潮澎湃。林以轩回来了,自己狂喜不已,现在还嘭嘭直跳。以后也不必再送茶酒,只要安心教她练剑就好。这样也行,算是有了大把时间,可以边精研武功边提高林以轩。想着林以轩的音容笑貌,似乎陌心轩还残存着她的迷人体香,绕梁不息。

    这晚,楚云陌辗转反侧竟是一宿未眠,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抵不过林以轩的魅力,慢慢坠落了。

    武侠小说陌心轩雪舞盈飞著

    http://book..com/info/1009455195#catalog

    一个机智绝伦的盗剑故事,一首悲欢离合的爱情谱曲,一段笑傲江湖的励志传说。

    楚云陌,隐姓埋名十多年的江湖大盗,盗窃的收山之作是偷取武林泰斗藏剑山庄的天下名剑天冥剑。心细如发的前期准备,步步为营的周密部署,天马行空的大胆创意,楚云陌把盗剑作为一门艺术发挥的酣畅淋漓,令人叹为观止。

    萧如心,名闻天下的绝世美人,肝胆仗义侠骨柔情的女捕快,和楚云陌亦断亦续的微妙情缘。在知心好友和倾世爱人间,究竟如何取舍?

    林以轩,艳冠群芳的天下第一美人,兰心蕙质天性纯良,面对偷盗自家神剑的楚云陌,爱恨纠缠?亦或情殇难断?

    任岁月倾城如你,任时光倾世如歌。在两位红颜的扶助下,从天下第一盗成为天下第一神捕的可歌可泣的不朽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武道大宗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逆天炼丹师: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