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凡保镖叶凌天〕〔无敌养鲲系统〕〔大唐咸鱼〕〔不倒的军旗〕〔重生空间之少将仙〕〔九星毒奶〕〔和仙女小姐姐的网〕〔我要大宝箱〕〔菜鸟主神的二次元〕〔重生军嫂逆袭记〕〔大时代之巅峰人生〕〔冥河钧天〕〔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第一婚宠:总裁,〕〔阴谋与爱情之阴谋〕〔次元远征〕〔封少,有点甜!〕〔军少溺宠之王牌影〕〔掌贵〕〔电锯使用手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套路快穿 第44章 飚戏【第二更】
    主角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总是气运最鼎盛的。

    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生意外,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其实二般情况一直存在。

    举个例子,很多电视电影,大家都在争主角,主角的戏份也确实最多。

    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大家各自演戏的功底的。

    扶不上墙的阿斗,到处都是,例如大甜甜。

    一直演主角又能如何?就是没有观众缘,资源再好也没什么用。

    还有一些情况,属于主角及格,但配角满分甚至超越满分。

    比如倒霉孩子陆毅,明明是主角,却被达康书记360°无死角碾压。

    比如火华社长,一部《北平无战事》,绝对男一的戏份,却被各种实力派秒杀。

    戏份是天定的,出彩度却还是要靠自己。

    毫无疑问,江旭就是那个绝对的主角。

    但他到底能玩的多出彩,才能决定他的命运。

    如果他玩不出花来,那他就要倒霉了。

    好在江旭认为自己演的很好。

    一个人无敌久了,总是会十分自信,认为飞龙骑脸,不可能出现问题。

    当年时空之主女娲娘娘她们都是这么想的。

    夜深了。

    江夏平躺在自己床~上睡觉,齐林将她深度催眠,即便是江旭也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所以他推门离开了家。

    夜晚,是他的狩猎领域。

    他喜欢黑暗。

    而为了避免麻烦,斧头帮是他必须要解决的。

    这点对于江旭来说,十分简单。

    他忽略的,只是他离开后,房间内又多出了一个不速之客。

    尽管他知道有一个天外来客,但在他漫长的生命中,死在他手上的天外来客也有不少了。

    他并没有把齐林想的太厉害。

    而齐林却对他的战力有一个全面的评估。

    “前辈,你来了。”

    齐林把江夏叫醒之后,江夏左右看了看,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他去哪了?”

    “斧头帮。”

    “啊?他这是要去斩草除根?”江夏的反应很快。

    齐林点头。

    “他想扮演好你弟弟这个身份,不允许有任何人拆穿他的伪装,所以,但凡有可能拆穿的人,都要死。”

    斧头帮如果一直找麻烦的话,在江旭眼中,江夏还是个废柴,他无疑就要暴露实力了。

    而江旭还没玩够。

    江夏皱了皱眉,“前辈,我要阻止他吗?”

    “我会救下该救的人,你负责帮忙善后,毕竟你现在属于官府。”

    “该救的人?”江夏一愣。

    齐林看了江夏一眼,淡淡道:“你不会以为斧头帮全都是该死之人吧?江旭可是准备把斧头帮屠杀殆尽的。”

    斩草除根,对于江旭来说,就和喝水吃饭一样轻松。

    江夏打了一个激灵。

    她前世虽然也为魔,但到底是时势使然,其实本心里并非恶贯满盈的魔头。

    她和江旭还是不一样的,说起杀人,也完全没有江旭的淡定。

    “好,我这就去安排。”

    “不用着急,总是要让江旭发泄一下,一个人不死,江旭不会善罢甘休的。况且,斧头帮有些人,也的确该死。”

    不说江夏是不是好人,单说斧头帮帮主的强盗行径,在这种修炼世界,被人杀了就是理所应当的。

    齐林没有圣母到为这种人出头。

    而上行下效,有这样的帮主,斧头帮是什么成色,自然也可想而知。

    有些人,活着的确浪费粮食,那就让江旭送他们一程就是了。

    只不过,滥杀无辜,终究是齐林接受不了的事情。

    他的《道理经》,也一直嗷嗷待哺呢,齐林行~事,也不全是为了气运。

    他还讲道理。

    所以,江旭的毒,并没有毒死斧头帮所有人。

    这一夜格外漫长,江旭将毒下在酒菜里,本等着正常收割斧头帮的人头,却没想到中途官差就赶来了。

    而且,自己姐姐也来了。

    “你有没有见过我弟弟?”

    “你们有没有见过我弟弟?”

    江夏逢人就问这句话,脸上的焦急神情,就算是江旭也看不出一丝异样。

    毕竟是经过齐林大力培训过的演技,忽悠江旭这种野生怪,还是手到擒来的。

    江旭用的是白天自己剥下的人皮面具做的伪装,所以没有被江夏发觉。

    他自觉斧头帮一众人等必死无疑,所以根本没当回事,一直装晕到了官差离开,然后一晃就回到了自己家中。

    天色放亮的时候,江夏才回来,看到在床~上睡觉的江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死孩子,昨夜去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江旭从睡梦中醒来,看着江夏,然后老脸一红。

    “姐姐,我听人说怡红院晚上特别好玩,所以我就去看了看。”

    江夏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指着江旭的鼻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个人都在飙演技,不过一个人以为对方不知道,另外一个人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要让对方以为自己不知道,毫无疑问,江夏表演的难度和层次还是要超过江旭的。

    好在江夏没打算当小花旦,目标是大青衣,演技还是很hold住的,楞是没让江旭察觉到异样。

    “小旭,姐姐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可不是让你去做这种事情的。”

    “姐姐,我知道错了。”江旭乖巧的认错。

    在记忆里,江旭是很听江夏话的。

    他享受这种新鲜的感觉,因为从前一直都是别人听他的话。

    久而久之,他都烦透了。

    “哎,也是我疏忽了,不知不觉,小旭也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了。”江夏长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里,江旭心中一动。

    他其实从前尝试过很多次,但无数次的试验证明,他根本不可能生育后代,注定独自承受这永恒的孤独。

    所以,江夏对他来说才更加重要。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不出千年,江夏很可能就会给他缔造一个兴旺的家族。

    是不是得给自己找一个便宜姐夫了?

    或者,找几个?

    江旭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听到江夏喃喃自语:“那个斧头帮帮主的女儿倒是不错。”

    “姐,你说谁?”

    “斧头帮帮主的女儿啊。”江夏道:“若是从前,我们倒是还真怕了她。不过斧头帮昨夜遭遇大乱,帮主和一半帮众都被毒死了,现在斧头帮已经解散,帮主女儿现在倒是无家可归呢。还别说,她长的挺漂亮的,配得上我弟弟。”

    江旭如同被雷劈了一样,不能接受。

    昨天酒宴上,斧头帮帮主女儿明明也在啊,还对易容后的他暗送秋波来着。

    他要杀的人,还有杀不死的?

    居然有人能解他的毒?

    江旭的自信心遭受了极大的打击。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天骄战纪〕〔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