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兵王之金屋藏〕〔清穿娇妃:四爷,〕〔天龙神主〕〔重生最狂女学生〕〔一抱成孕:总裁甜〕〔一拳打倒嘤嘤怪〕〔重生最强女神:帝〕〔枭宠狂后〕〔军妻难训:重生天〕〔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庭树〕〔纯情小技师〕〔驭兽狂妃:帝尊,〕〔穿越之傻王哑妃〕〔都市强者之混沌至〕〔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独步逍遥〕〔逆天毒妃:傲娇邪〕〔女总裁的全能保镖〕〔兽医白无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 007 反正不重要
    “明白了,我们现在开始寻找能量液,和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骨傲天意志坚定,声音沉稳,不可置疑地望向老头儿,“一旦找到这些了,你要负责送我们回去。”

    “那得你们自己找啊……跟我没关系。”老头儿的眼神依旧游离不定,“说清楚……我愿意帮忙是因为我心肠好,可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事……出于愧疚感什么的。”

    骨傲天忍着吃他的冲动道:“真是太谢谢了!”

    “嗨,都是给孩子做榜样。”老头儿拥着沫沫假笑过后,转身从工作台底下抽出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酒,用牙咬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后,舒坦地打了个响嗝,“别叫我老大爷了,我没那么老,叫老滚就好了。”

    “好吧……老滚,我是骨傲天。”

    妹妹也上前道:“骨凌月。”

    老滚听到这个名字连连摇头:“骨凌月?这名字可不好,骨锄地才对的上。”

    “我就说吧。”骨傲天也开始喜欢老滚了。

    “闭嘴。”

    “真是太好了。”沫沫长舒了一口气,双爪也揉在了一起“问题总算解决了。”

    骨傲天挠了挠头:“我记得还有点什么事儿……挺急的。”

    “有么?”沫沫双眉紧蹙,异常认真,突然双掌一击,“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饿了吧?凌月一路上都在喊要吃什么东西。”

    “好像不是这事儿……”

    “没关系,边吃边想。”

    骨傲天摇了摇头:“成吧,估计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沫沫领走兄妹,老滚回到工作台,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夏莉道:“今天你好安静啊,真难得。”

    夏莉:“……”

    “在睡觉么?”

    “……”

    “那我不打扰了。”

    老滚咕咚咕咚喝了半瓶,趴在桌子上准备继续睡觉,然而愧疚感并没有放过他,无论怎么趴着都不太踏实。

    他起身使劲抓了抓炫酷的发型,纠结片刻后拿起了锤子和扳手:“嗨……谁让我这么热心肠呢。”

    ……

    朝歌城西城墙,实习防务指挥官泰因正在日常巡视,他的脑袋特别大,特别方,毛发特别多,特别密,虽然个子不矮,但因为实在是太壮实了,整个人就像是一根粗壮的大桥墩子。

    即便泰因还未从学校毕业,来这里只是假期实习,即便他外形略显滑稽,但却没有任何的护卫队成员敢对其有丝毫不敬。

    犬族在多数情况下气势有余,魄力不足,他们更善于用叫骂威慑敌人,真打起来跑的比谁都快。因此在战时,大多的犬族都受命从事防卫工作,一线的拼杀轮不到他们,偶尔一些格外能叫唤的,才有机会亲临一线去对骂,打击敌人的士气。

    但并不是所有犬族都这样,獒种是个极端的例外。

    最硬的仗,冲在最前面的,永远是獒种,据说獒种打急了,会用脑袋撞城墙,泰因的二大爷就是这么牺牲的。

    也因此,獒种战绩辉煌,在军队中无不担任最光荣的武职,这种传统与军功世世代代传承至今,所有人都默认了“獒父无秋田子”的事实,獒种的年轻人一旦毕业成年,将即刻担当秋田种毕生都无法企及的要职。

    在毕业前的假期,青年獒种多像泰因这样,在一些相对安全的军官岗位上实习。

    泰因虽然看上去五大三粗,像个长满了毛的大桥墩子,却对未来有着异常清醒的认识,他的眼神中,有种不符合这个年龄的气魄。

    他坚信,战争不可避免,一个世界只容得下一种文明。

    持续的和平让人们懈怠,忘记仇恨,忽视生存法则,渐渐变得儒弱柔软,这很不好。

    政治管理与演讲口才并非獒族的强项,他们能做的,只有让自己保持愤怒与强大,但现在已经很少有实战的历练了,对泰因来说,只有不断挑战更为强大的对手,树立更为高远的目标,才能保持强大。

    学校早已容不下他了,城墙也只是儒弱犬种的归宿。

    泰因站在城头,负爪而立,情到浓时,不禁指向遥远的西方。

    泰因咬着牙低吟着古老的犬族歌谣:“狗急跳墙,保持愤怒。”

    “长官,长官,有敌情。”

    泰因转身望去,一位沙皮种士官抖着浑身的赘肉跑来,身后还跟着秋田种巡逻警卫,即便他们在很努力的奔跑,但在泰因眼里却如同蠕动的蜗牛。

    “太慢了,比龟族还慢。”泰因难以容忍地训斥道,“我的腿也不长,但我奔跑的速度是你们的三倍。”

    “训的对长官……”沙皮种喘着粗气拉来了胖秋田,“你说吧。”

    “是长官……”胖秋田尽量连贯地说道,“两只……骷髅……挟持了一位猫族少女,正在追一位折耳少女,就在城外……”

    泰因闻言大怒:“你们干什么吃的?有功夫跑回来,不该先救她们吗?”

    不过泰因很快摇了摇头,毕竟是秋田种,这太强人所难了。

    连秋田种都能做武职了,人类文明太柔弱了,危在旦夕。

    泰因摆手道:“无主的骷髅,魔力还未耗尽而已,很弱小,随便带几个脚力快的去吧,我对弱者没兴趣。”

    “长官……”瘦秋田上前一步,“那两只骷髅的速度并不在猫族之下,而且……他们会说人话。”

    “哦?”泰因不禁眯起了那本就不大的眼睛,“高阶的?”

    “至少是中阶的。”

    泰因眉色一抖。

    无聊而又慵懒的假期生活,终于有佐料了。

    他晃了晃脑袋,面露凶光:“在哪里?”

    瘦秋田答道:“通往‘圣·魔装师·朝歌守望者·60岁以上老年组歌神·蛙族长者之友……火山飞跃者·滚斯拉·圣·魔装师’私宅的路上。”

    泰因气得直接拎起了瘦秋田:“你直接说‘老滚家’会死么!”

    瘦秋田满脸无辜:“城主不是说,要对老滚绝对尊重么……直接说名字不合适吧?”

    “那为什么说两次‘圣魔装师’?当我听不清么。”

    “第一次是称号,第二次是身份。”

    “搞笑,只能负责搞笑的犬种。”泰因扔下了瘦秋田,冲沙皮种道,“叫上所有能叫上的人,立刻出发。”

    沙皮种满脸褶皱的沙皮都晃荡起来:“长官……要这么兴师动众么?”

    “虽然我不喜欢老滚,但我清楚,他个人的智慧,远比我的拳头要重要。”泰因正色道,“所料不错的话,一些搞分裂的亡灵,企图挟持或是谋杀老滚。”

    胖秋田问道:“那要不要通知城主?叫上更厉害的高手?”

    “不要以秋田之心度獒犬之腹。”泰因笑了,笑得很隐忍,“叫上你们这些废物,不是去战斗的,仅仅是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叫,战斗。”

    泰因说着双拳相击,略微的痛感点燃了獒种永不枯竭的愤怒,他现在只想把什么撕烂,管他是骷髅还是巫妖。

    众犬不寒而栗,这就是獒种绝对的自信,绝对的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