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100分:老公大〕〔官妖〕〔夺宝寻龙〕〔孤怎么又绿了〕〔华夏第一猎人〕〔盛宠毒妃:少主,〕〔豪门婚宠:兽性老〕〔诡异禁咒〕〔大时代1994〕〔阴亲冥婚:腹黑鬼〕〔学霸聊天群〕〔末日聚集地〕〔重生之我是巨无霸〕〔重生军婚:神医娇〕〔剑极虚空〕〔美漫之英雄殖装〕〔萌妻上线:总裁宠〕〔替嫁毒妃:妖孽王〕〔残王霸宠:重生逆〕〔无限之精神力控制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 011 勇者?
    胖秋田表情十分尴尬,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有傻笑了。

    泰因终于忍不住了:“你他娘的有病啊?”

    “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蹦啊……”胖秋田还是克制不住在原地蛙跳,“我能蹦着和你讲话么长官?”

    “妈的……”

    另一侧,另一位士兵,感觉小腿奇痒无比,脑子渐渐放空,什么都不想做,只有一个单纯的念想,他满脸憋红,终于放弃了:“不行了长官,我也忍不住了……”

    “什么?”

    第二只,第三只……

    几秒钟的时间,十几人组成的护卫队,除了泰因以外,所有犬族都进入了蛙跳状态。

    “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长官我看起来是不是很蠢?”

    “怎么办啊长官,我们暴露了。”

    场面再度陷入尴尬。

    士兵们急得满头大汗,但还是克制不住进行蛙跳,他们看着眼前的两具骷髅,深深的恐惧感喷涌而出,大量的负能量为骨傲天所用。

    骨傲天不觉暗暗握拳,这次变强了很多。

    泰因自己其实也很想蹦的,不过他的意志力远远超过其他人,因此“群体跳跃术”对于他来说仅仅是有些腿痒罢了。

    事到如今,已经完全暴露,避无可避,他只好怀着沉重的心情站起身,恶狠狠地凝视着两个骷髅,虽然敌方强的可怕,但对獒种来说,他们经常可以单凭眼神就逼退强敌。

    骨傲天刚刚收获了些暗能量,稍稍自信了一些,而且即便泰因再如何伪装,也难以掩饰眼神里深层的恐惧。

    骨傲天环视周围,对方已经通通被迫蛙跳了,战力完全暴露,而自己的实力还在隐藏状态,即便发生什么意外,也可以依赖妹妹的飞行术逃走。

    主动权完全在自己手里,这已经是一场不可能输的对峙了。

    更何况,泰因看起来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物

    短暂的深思熟虑过后,骨傲天缓缓抬手,用他的骷髅指尖对准泰因的眉间,声音中充满着冷冽与轻蔑:“你,是勇者么?”

    这样的语言与语气,当然是刻意而为之的,为了重塑肉身,他必须成为一个让勇者绝望的存在,要言简意赅,冷峻残忍,万不得说半个字的废话。

    泰因不负众望,在这恐怖的气焰下犬躯一震。

    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真正的恐惧,獒种的嗜血意志,如同风中的残烛般摇曳不定。

    泰因咬了口唇间,微微的刺痛感让他冷静下来,低吠着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你不配知道。”骨傲天再次发问,这次的语气更加阴森,“回答我——你,是勇者么?”

    就是这种高高在上藐视众生的感觉,在这气氛中陷入绝望吧,勇者。

    然而,泰因身后蹦得最欢的胖秋田一边跳一边抢着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指着自己道:“我是,我是勇者。”

    沉重的话题被突然打断,

    即便骨傲天自恃拥有不错的情商,善于周旋于社交场,面对这样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了。

    还好泰因颤声道:“勇者,从不自称勇者。”

    骨傲天心下微微松了口气,恐怖的气场差点被这只秋田玩崩,还好有泰因。

    “很好。”骨傲天心中暗暗感谢过泰因后,放下手,说出了泰因毕生难忘的一个要求,“现在哭出来,饶你不死。”

    “啊?”泰因完全懵了,“什么意思?”

    “跪在我面前。”骨傲天依旧冷峻,“然后哭。”

    泰因沉沉低头,瞳孔也随之渐渐泛红:“你很强,但即便是神,也不能侮辱獒种。”

    他说着双拳猛然对撞,血液随之在他拳头飞溅而出,剧烈的疼痛重又令他振奋,他操起腰间两柄鲜红的战斧,仰面朝天,吼出了他祖辈们的临终遗言:“要么输给獒种,要么杀死獒种!”

    他身后的士兵一边蛙跳一边惊呼:“獒种的嗜血术!”

    “短暂的成为越级强者,战斗之后会虚弱三天。”

    “长官拼了,我们也上啊!”

    “上啊!”

    “……”

    “……”

    “不行还是上不去,无法停止原地跳跃。”

    “好……好气啊……”

    于是,一群士兵只好一边蛙跳一边给泰因加油助威。

    另一边,骨傲天看着满眼血红的泰因,其实已经怂了。

    这位勇者弱智过头了,完全无视自己的威慑智谋,莫名其妙就燃起来了。

    没办法了。

    就在这短暂的对话中,泰因已经挥着斧子凌空跃起,看上去笨重的獒种真打起来极其迅猛。

    面对泰因的飞身一劈,骨傲天根本来不及闪躲,只本能地抬臂硬抗。

    一声像是击鼓一样的闷响过后,传来了消息。

    泰因感觉,自己砍到了一座城墙上,对方纹丝不动,而自己在这巨大的反冲击下,虎口一阵剧痛酸麻,右手的战斧随之掉落在地上。

    这是第一次,他连握着武器的力量都失去了。

    不及震惊,泰因凭着战斗本能左臂横劈,鲜红的战斧完完全全砍在了骨傲天腰间,那恐怖的疼痛也再次袭来,左手瞬间失去知觉,战斧也随之弹飞。

    而面前的骨傲天,依旧岿然不动。

    他高贵冷峻,他逼格满满。

    泰因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开裂的虎口,不住向后倒退:“巫……巫妖……真的是巫妖……”

    他身后的蛙跳众犬也随之完全呆滞,迸发无数的恐惧负能量,这让他们跳的格外沉重。

    骨傲天见状,再次稳住了心神。

    对面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虽然失去了近20点骨质,但对方已经失去战斗能力了。

    很好。

    骨傲天他再次缓缓抬手,声音沉稳有力。

    “可以开始哭了么,勇者。”

    在泰因的视角里,他看到了一个完美、无敌的巫妖,自己的亡命一击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骨头上连一个小小的痕迹都未能留下。

    而泰因的双手已经失去知觉,别说拿起斧子,连握拳都很难了。

    明明志在四方总想挑战更强的他,竟然如此轻易,如此彻底的,输给了眼前天降的骷髅。

    他绝望地低着头,距离崩溃只有一线之隔。

    突然,一个贱贱的女声袭来:“赶紧哭,不然吃了你,乌拉!”

    “嗯?!”泰因愤慨抬头,本来绝望的他被彻底激怒,“不胜利,毋宁死!”

    话罢,他抬起手,将虎口的鲜血通通涂抹在脸上,同时闭上双眼,口中吟念着犬族古老的歌谣:“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骨傲天忍无可忍,一掌拍在妹妹天灵盖上:“皮!就知道皮!不说这句会死啊,就差一点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