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 014 请注意态度
    “抱歉,不是‘很专业’,是世界顶级的专业。”骨傲天摊臂道,“如果我治不好,那就没人能治好了。虽然我是个谦逊低调的人,但在骨科方面,我有猖狂的资本。”

    骨凌月在旁点头道:“这个是真的,在我们之前的世界,有各种各样的人从世界各地来找我哥哥治疗,我哥哥被他们称为‘骨科の最终兵器’。”

    “这特么什么绰号,我怎么不知道?”

    “先吹一吹就对了。”骨凌月冲老滚点头道,“快点躺下,让我哥给你看看。”

    “躺下?任医生摆布?我可不信这个。”老滚眯眼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要对我使坏?想害我的人可不少。”

    “爷爷。”沫沫上前道,“傲天人很善良的。”

    “我不在乎,我只是不信医生,所以我才能活这么久。”

    “可你这么下去搞不好会大小便失禁的,我不想给你端屎盆啊,恶心死了。”

    “你可以让夏莉端。”老滚指向夏莉。

    “哦……”夏莉面皮颤抖。

    “不行,有病一定要治,而且你也很痛苦对不对?”沫沫拉着爷爷道,“爸爸妈妈已经失踪了,爷爷再大小便失禁的话,我会疯掉的。”

    “……嗯。”老滚眯眼看着骨傲天,“那这样,我请一位朋友来监视,如果小骷髅敢做任何对我不利的事……”

    “不必了。”却见骨傲天抬手道,“信任是医患关系建立的前提,如果病人不能把身体交给我,恕我无法进行骨科治疗。”

    老滚指着骨傲天道:“看见了么,骗子医生都这臭德行。”

    骨傲天冷笑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每年都有无数人因为忽视腰疼,导致病情恶化到不可逆的阶段。知道我行医多年听到最多的话是什么么——‘大夫,如果早两年来找你就好了。’”

    骨傲天说着指向老滚:“而你,最多只是坐上轮椅,成为一个屎尿不能自理,被孙女讨厌的臭老头儿罢了,这种情况太多了,我也不在乎。”

    沫沫急得直抓耳朵:“哎呀,那样的老头儿真的好讨厌啊。”

    “……”老滚面色有些狰狞,有点怀疑地问道,“真的那么讨厌么,沫沫?”

    “真的,没有更讨厌的东西了。”

    “比女性鬣种的下体还让人讨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如果那样的话……”老滚有点纠结地望向骨傲天,“咱们试试?”

    骨傲天冷艳摆手:“有求于人的话,最好注意下措辞。”

    “小骷髅!”

    “啊!”沫沫突然捂住嘴,“我想起来女性鬣种的下体啥样了,就像是一段长满了脓包的大肠形状的烂椰子。对的爷爷,屎尿不能自理的老头比这个还恶心。”

    “……妈的。”老滚满面通红地望向骨傲天,憋了足足几秒钟后才说道,“请你帮我治疗,骨医生。”

    “嗨,最受不了你们这些患者的祈求,没办法,给晚辈做个榜样吧。”骨傲天提起双手,瞬间进入工作状态,整只骷髅随之精神抖擞,“凌月,做我的助理。”

    “哇,哥哥突然变帅了呢。”

    “真的耶。”沫沫也捂嘴道,“骷髅竟然可以这么帅的。”

    “你们脑子都有问题么。”夏莉拖着疲惫的身体走来,也不禁望向骨傲天,只见他神气满满,英姿飒爽,高大巍峨,沉稳而又专业,脑门的顶端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别样的光彩,“真的……变帅了……”

    ……

    朝歌城外,淇水河边,护卫队在这里进行短暂的清洁,主要是不想回城的时候显得那么狼狈。

    泰因洗去了脸上的血迹,活动着阵痛的双手,看着河面上倒映出的自己,自嘲一笑:“落水狗。”

    一个憨厚的声音从他旁边传来:“是啊长官,真的很像落水狗啊,哈哈。”

    泰因颤颤回头,他无法理解秋田种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你怎么……还在?”

    “我一直都在啊长官。”

    “我是说,你今后不用在了。”泰因摇头道,“军队不需要你了。”

    “……”胖秋田陷入呆滞,“可是长官,我刚刚……”

    “救了我?”泰因哑然一笑,“你大可向人吹嘘,你是如何勇猛的哭泣,你是如何向你的亡灵大人求饶。”

    “不是啊长官,我没想吹嘘……”

    “这是你的事情。”泰因摆手道,“你被辞退了,仅此而已。”

    一位犬族士兵忍不住上前道:“长官……刚刚汉克的表现,我认为很英勇……”

    其余士兵也纷纷劝说:“是啊,作为秋田种,做成这样已经值得骄傲了。”

    “我们都有责任长官。”

    “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却见汉克起身把手上的水甩在地上:“不。”

    此时瘦秋田已经快急哭了:“长官,我哥哥他……”

    “嗯?”泰因眯眼望向他。

    他立刻又要被吓哭了。

    “好了……”胖秋田吞了口吐沫,冲着瘦秋田嘱咐;“你要保住这个工作啊……”

    “哥……”

    胖秋田攥着拳头起身,摘下肩标,使劲闭着眼睛,怕太难受哭出来,就这么双手捧着肩标,向泰因鞠躬:“抱歉长官,让护卫队丢人了。”

    泰因伸手去拿肩标,胖秋田却又不舍的攥着。

    “嗯?”泰因微微抬眉。

    胖秋田死咬着牙颤声道:“如果长官……长官心里哪怕有一点点感激我的地方……请不要辞退我弟弟……”

    “一点也没有,松手。”

    “……”胖秋田终于松手了。

    泰因拿过肩标,看也没看便塞到了军装的口袋里:“走吧,别和护卫队一起进城。”

    胖秋田依然待在原地,难受想哭。

    “那我们走。”泰因转身挥臂。

    同僚们皆是暗暗攥拳,但也只有跟上泰因的步伐,路过胖秋田的时候流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

    瘦秋田还不肯走,最终是被别人拉走的。

    待大家走远,胖秋田膝盖一软,趴在地上想大哭一场,但刚刚已经被骨凌月榨干了所有泪水。

    什么古老的犬族歌谣,都是骗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