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灵狩猎计划〕〔军长的小萌妻〕〔两界无双〕〔恐怖考试〕〔重生之战神吕布〕〔咕咕的艾泽拉斯〕〔冥寓〕〔国子监绯闻录〕〔超维之道〕〔似锦〕〔给女装大佬递茶〕〔超级兵王混都市〕〔重来1976〕〔最坑召唤系统〕〔幕后〕〔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限制级穿越〕〔无敌咸鲲养成系统〕〔都市传说之武神〕〔明日传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 028 骨头硬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姆拉克的质问,泰因咬着牙没有回答。

    “真给獒种丢人了。”姆拉克戴好手套,走到泰因面前,“回去等处分。”

    泰因没有丝毫辩解,只转头看了看汉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危险赶紧逃跑后,快步回到自己的考官席。

    姆拉克就此回身冲几位考官道:“你们过于温柔了,战场上只讲究一击毙命,敌人不会给他们表演的空间,让我演示一下该怎么考核。”

    几位考官同时咽了口吐沫,不敢多说。

    此时大多数测试已然结束,同学们通通集中到了这里,都沉着嗓子不敢说话,眼睛里充满了敬畏与某种期待,马上就要见识到真正的高手了。

    对于豹族,多数人内心是崇拜他们的,无论是外形、实力还是地位,他们都堪称完美,虽然人类早已不分阶级,但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老牌贵族。

    只是,一个秋田种有必要让他出手么?

    “好像是要给儿子出头。”

    “他儿子还需要出头……我看只是单纯的想把底层种族撵走吧……”

    “不管了,碰到他算汉克倒霉。”

    姆拉克站在汉克面前,开始进行例行的“了解考生谈话”,他用很低的音量说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抱上的獒种的大腿,但在所有人眼里,你就是一只恶心的,卑劣的,浪费食物的生命体。”

    汉克颤声道:“院长我……”

    “别解释,没人在乎。”姆拉克接着说道,“本来我没心情管这种蠢事,但你犯了一个大错误,你挑衅豹族,这不能容忍,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而且你们这种东西会让学院变得恶心廉价,影响生源。让你们在这个城市生存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得寸进尺会遭受惩罚的。”

    “院长……”

    “好了,现在转头滚出去,继续过你的狗日子,我不想脏了手。”姆拉克轻舔上唇,“否则我会在5秒内打断你身体每一寸的骨头。我可以真诚的告诉你,这不是考核,只是单方面的施虐。”

    “……”

    “你是不怕疼,不惜命,还是听不懂人话?”

    “来吧。”汉克沉吸了一口气,紧握双拳瞪着姆拉克,“我骨头可硬着呢,院长。”

    姆拉克摇了摇头,回身冲考官席道:“泰因,你的朋友如果五秒后还站着,就给他满分。”

    泰因满脸惊恐:“院长……如果是您的话,连我都不一定扛得住5秒……”

    姆拉克已然转身,紧了紧手套,面无表情地冲汉克道:“开始。”

    几乎在“始”字传到汉克耳朵里的瞬间,他的腹部就已经受到了一记重击向上飞起,他只看到姆拉克像瞬移一样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刚刚飞起,疼痛还未袭来,汉克便又急速下坠,姆拉克早已消失在他眼前,送上了一记背后的肘击。

    汉克并没有机会落在地上,姆拉克已经来到第三个角度送上侧踢,像踢球一样,结结实实地将他再次踢飞。

    紧接着姆拉克又闪到了另一边随手一记勾拳砸在了他的脸上,汉克已经分不清方向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已经很难描述了,汉克不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少次攻击,也不知什么时候结束。

    他就像是一团肉一样,被姆拉克全角度光速蹂躏。

    他只知道,姆拉克不是在威胁,是真的在打断他身体的每一寸骨头。

    这短短的五秒,在外人看来十分奇幻,汉克整个人处于悬空状态,像是一个失控又失重的沙袋,被来路不明飘忽不定的攻击打的左冲右撞,但他的身体失重处于一个精致的范围内,没有落地,也没有飞远。

    姆拉克如同一个迅捷的幽灵,身法精确,出手阴冷,不断的穿梭在空间之中,天知道他攻击了多少次。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这才是真正的差距,汉克像戏耍虫子一样摧毁汉克。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人们只能听见一连串的“咚咚咚”的声音,像是快极而又整齐的鼓点,也可能是“骨点”。

    最后一击,姆拉克高高跃起,做了一个花哨的空中回旋踢收尾,随后潇洒落在了他最开始站的位置。

    汉克整个人被拍在了红土地上,像是被苍蝇拍拍中的虫子一样,甚至有点陷了进去,他也许已经死了,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痛苦,没来得及尖叫,也没来得及投降,如同一只可怜的虫子。

    姆拉克轻轻摘下手套,甩到了汉克的脑袋上。

    他连一丝多余的喘息都没有,转身冲着泰因走去:“同情心泛滥也要有个限度,他太弱了,而且臭。”

    泰因哪里还听得进去,只红着眼睛盯着趴在地上的汉克。

    对不起朋友……是我的错。

    所有人都下意识捂住了嘴,5秒钟前还鲜活的秋田,已是死气沉沉。

    很明显,这不是考核,这是单方面的施虐,或者说是屠杀……以考核的名义。

    姆拉克连一个求饶的机会都没给他留。

    一些脆弱的人,已经哭出了声,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同情。

    就连骨凌月的下颚都开始震颤:“这豹子……这豹子……太过分了……”

    “怪我……”骨傲天看着汉克,充满自责,“我不该给他自信的……”

    周围的人极其悲愤地望向姆拉克。

    “这……明摆着虐杀秋田种……”

    “他又没犯什么错。”

    “错在他生为秋田……却不甘如此……”

    “豹族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遗产比较多罢了……妈的妈的……”

    姆拉克击碎的不仅仅是汉克,而是所有凡夫俗子那仅存的希望。

    他们的悲愤夹杂着恐惧与自卑,通通洒在了姆拉克身上。

    姆拉克享受着这些目光。

    是的,就是这样,下等种就该这样恐惧,就该如此自卑,只有充分的认识到这些,才能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好奴隶。

    他淡然走到愤怒而又痛苦的泰因面前:“别再做这种蠢事了,他们的一生在出生的那一刻便已注定。”

    他说着又回头望向汉克的躯体,抿着嘴摇头道:“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泰因,你毁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