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先婚后爱:老公轻〕〔报告军少:你家妖〕〔穿越八零:军少狂〕〔阴间驸马爷〕〔大明闲人〕〔国民初恋:追男神〕〔虫师〕〔正版修仙〕〔万古之王〕〔撞邪〕〔超级兵王混都市〕〔同桌凶猛〕〔大师救命〕〔八零天后小军嫂〕〔神厨狂后〕〔万法仙杖〕〔绝色鬼后:夫君,〕〔不完美艺人〕〔乡野小村医〕〔连上星际互联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末法来 第23章幕后
    第23章

    外面的丫鬟等了很久,才看到凤鸣馆的门口被人送出来一个人。

    章准亲自出门相送,楚荆歌的脸色很黑,幸好现在是晚上,没人看到。要不然的话,报上栖梧宫之主耳边,肯定又是一个头生反骨的罪名落在自己的身上了。身为一个小小的面首,切莫不要有这么多的小动作。

    “今天就送你到这儿了。自己多保重。”章准拍了拍楚荆歌的肩膀,就像是送荆轲刺杀秦始皇一样的悲壮。

    看到章准这样子,楚荆歌的脸就更黑了。说的就像是他没办法回来一样。

    “他就是楚荆歌吧?”丫鬟中,一个看起来年纪约莫有三十多岁,容颜姣好,像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出来,环绕着楚荆歌走过一圈,才是点点头,“倒是一个俊俏的好后生。”

    “……”

    “好了,我们走吧。章主管,明个儿来执事房领人就行了,路子你也应该都熟悉吧?”她说着,暗中给章准抛了个媚眼。????章准会以心领神会。心中更多的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变故。

    等到那些丫鬟们都走了,那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丫鬟还没有,站在烛火照不见的地方,和章准搂在一起。

    “这几天,想不想奴家了?”女子的声音妩媚,一双眼睛在章准的身上打转,手上也没闲着,已经慢慢地往下游走了。

    章准今天没兴趣,闷闷地应了一句,才是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宫主大人亲自召见楚荆歌这个人?”

    “我们也不清楚,反正就是宫主忽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儿面首了,就召见了。怎么?你还不乐意了?”丫鬟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声调。

    “没不乐意。不召见我正好。我这怀里不还是有个美人儿么……”他说着,已经是低头香了一下。

    这小子,还真的是没得罪什么人,单纯的是活儿好让宫主大人给惦记上了啊……虽然章准有点感慨,但也仅仅是感慨了。被召见的面首,就没能站着出寝宫的。每每从寝宫出来,都是被丫鬟们抬出来。

    章准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而且不止一次。

    后来他成为了凤鸣馆的主管之后,就不再接受来自宫主的召见,亲自前去侍寝,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修行上面,为栖梧宫之主管理凤鸣馆的大小事宜。

    虽然他身边现在多了这么一个缠人的小妖精。但也只是适当的做一下罢了。不可能说像那种年轻的小伙子一样,一日三次的来。

    他和这个执事房丫鬟的关系,更多是一种互帮互助,男女之间那种不纯洁的事情,反而在其次。

    丫鬟和章准耳鬓厮磨了半天时间,才离开凤鸣馆,跟上丫鬟的队伍,前去执事房给楚荆歌进行搜身。

    侍寝之前,面首们都要进行一次搜身,然后就是梳洗一遍,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才能够前去寝宫。

    栖梧宫之主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即便是再好的面首,如果没有梳洗,换衣来到寝宫,都会被轰出去。

    楚荆歌在一边静默的看着自己被搜身,然后换上一身新的衣服,才算是出了执事房,前往栖梧宫之主的寝宫。

    寝宫距离执事房不远,楚荆歌穿着一身单薄白衣,跟在那些个丫鬟们的身后,很快就到了寝宫门前。

    “还真的是麻烦。”楚荆歌无所事事的看着前去汇报的丫鬟,继续在门口等着消息。

    大约过了一刻钟之后,那个丫鬟终于从寝宫门口出来了。

    “宫主说了,请你进去。”丫鬟的嗓音不高,楚荆歌听的清楚,就是感觉有点奇怪,自己最终还是要去侍寝的……这个侍寝还真的是让人觉得不舒服啊。毕竟他是一个男的,还真的没有这方面的经历。

    寝宫中的建设很特别,一盏盏的烛火映衬着此地如同白昼一般。

    红纱帐暖,寝宫中有的东西一应俱全,还真的是像那么一回事。就是人不是那么一个人……楚荆歌心中嘀咕了一句,随机上前走去。

    三转五绕,总算是看到了寝宫真正的幽深之处。

    这里没了烛火照亮眼前之路,但是楚荆歌敏锐的直觉已经告诉自己,这里就是寝宫真正的所在了。

    漆黑的环境之下,一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你修行了什么法门?”一句话轻飘飘地传过来。

    楚荆歌背后像是被一桶冷水浇下,立刻一个激灵:“宫主大人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何人教导你修行。”栖梧宫之主的声音依旧冷清,不知道究竟是愤怒,还是在思索这件事的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无人教导小人修行。”楚荆歌恭敬地回应,“小人在来栖梧宫之前,本是十里八乡的书生,跟着身边的邻居学了几手庄稼把式,权当是防身用的技击手段。本来以为没什么作用,没想到被宫主大人误认为这是修行的法门了。”

    楚荆歌的脑门上一头黄豆大小的汗珠冒出来了。

    “你能蒙骗的了别人,但是蒙骗不了我。凡俗之中的那些所谓武功,没有一种能够让你达到玄关一窍的境界。你究竟是受何人指示,胆敢混入我栖梧宫之中,妄图做什么事情。”栖梧宫之主冷笑一声,红色的帷帐之下,看不清她的面容。

    单纯是听声音,楚荆歌就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只猛兽盯上一般,也如同被人用剑抵着脖子。

    “宫主何出此言,小人不过是一介书生。那些修仙之人,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系纠缠?”楚荆歌恭敬的说道,“或者是我这庄稼把式,本来就算是挺好的武功,这也说不定。”

    “你是书生,嘴皮子利索,我不与你辩解什么。现在,说出你背后之人,或许可以饶你一条生路,让你安然离开栖梧宫。若是不说,那也好办,就死在栖梧宫之中,万事大吉,无人知晓。”栖梧宫之主更狠,直接下了最终通牒。

    “回宫主大人的话,小人背后,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十八岁未婚之妻,若是宫主大人愿意放小人一条生路,小人感激不尽。但是传授小人这庄稼把式的人,本来就是十里八乡的老实巴交的老实人。如何能够是修仙之人。还请宫主大人明鉴啊。”楚荆歌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重生之娇宠小军妻〕〔杀手兵王俏总裁〕〔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