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祈福魔药〕〔长相逢〕〔我的爱深不见底陆〕〔孤独是你撒的谎〕〔掌门要逆天〕〔陌上玉人心〕〔春风十里,不如你〕〔唯有清风寄相思〕〔重生之异能军嫂〕〔叶哥的传奇人生〕〔惹火狂妻:邪帝,〕〔权力代言人〕〔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妖孽狂医〕〔小村那些事〕〔永不从良[快穿]〕〔重生奋斗俏甜妻〕〔假婚真爱,总裁的〕〔予你半生〕〔魔君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末法来 第39章 幽闭
    第39章

    这地方确实不合适冲击境界,而且,楚荆歌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强行冲击玄关一窍境界的话,也不是很好。除非是自己能够保持在最巅峰的时候,他才会选择冲击玄关一窍境界。

    他想等一等。

    外面,这件事情依旧还在继续发酵。慕容成带着三十名侍卫亲自来到了此地,就是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整个六月,都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了。

    现在的局面不同于别的时候,这件事情还在发酵,其中背后牵出来的人太多,关系网也很乱,一旦真的全部揪出来,不仅是慕容成和郑春秋倒霉,连带着其他人也跟着倒霉。但是首当其冲,罪魁祸首就是慕容成了,毕竟明面上的全权调查权还是在慕容成的手中。

    楚荆歌是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别人还是知道的。尤其是在其中的人,已经被人软禁在杂务弟子所在的区域,不能随便的走动。

    这一手釜底抽薪,真的是让人觉得头疼,更多的还是在骂楚荆歌和慕容成的无耻。明明是他们两人最先开始合作进行沟通,到头来反而是他们被黑锅,甚至是要被人处决。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这段时间里获取的资源很多,如果直接杀了,肯定是不值得的,而且培养出一个杂务弟子在杀掉,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感觉栖梧宫之主那边绝对是要杀他们的。

    在栖梧宫之中,最不应该触碰的有几样东西,其中一样就是不要喝面首产生过多的牵连。因为栖梧宫之主修行的法门就是采阳补阴,需要大量的面首来提供阳气,这些人算是活的修行资源,随便被人触碰,肯定是被栖梧宫之主厌恶的。????一般来说,也没有人这么傻,会选择和栖梧宫之主对着干。但是不排除那些真的傻的人啊。

    所以到现在为止,郑春秋才是如此的头疼,迟迟没有下定论。

    六月底。

    “慕容成,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要把所有的名单上禀不成?如果真的上禀,那么咱们两个人就真的惨了,这些人加在一起,所得到的修行资源相当于占据了整个杂务弟子之中一半还要多。如果被宫主看到了,你让她怎么看?难道真的全部杀了?还是杀了咱们两个人泄愤?”郑春秋看着喝茶中的慕容成,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这件事已经在六月份掀起了狂澜,在栖梧宫中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而且,这也造成了很大的问题,杂务弟子已经被软禁,巡视宵禁的工作没有人在做,侍卫之中没有办法抽调这么多的人手一点点的进行宵禁的巡视。

    “也没有什么,杀鸡儆猴吧。但是我需要约谈一下这些人才行。而且,楚荆歌必须给我放出来。这人和我没有关系,但是屡屡遭到牵连,上一次是因为我担保才摆脱生死危机。这一次被人针对,更是再度进入到了地牢之中,我可不想楚荆歌进入到阴间之后还在背后因为我的原因不断诅咒我。”慕容成放下手中的青瓷茶碗,微笑着说道。

    “这个没问题,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面首。而且这一次要死的人不少,也不缺他一个。到时候找个人顶替上就行了。但是这个人我估计要受到一点皮肉之苦,甚至是幽闭一段时间。”郑春秋思索了一下才说道。

    “什么意思?”

    “他之前大闹凤鸣馆,这件事已经捅上去了,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捅上去的,但是宫主那边的人已经跟我说过,楚荆歌算是真的进入到了宫主的眼中,即便你想担保下来,也至少幽闭半个月的时间。”

    幽闭半个月的时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幽闭半个月,就是关在小黑屋中十五天的时间。这十五天,除了每天必须的水和食物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得接近楚荆歌。

    人是一种群居动物,连续十五天的时间没有人的陪伴,不单单是寂寞,心境也会失守,甚至是精神崩溃。

    一般来说,没有达到真正的修行者境界之前,所谓的修行者还都是普通人,这种人就算是说闭关,也会有人在身边伺候着,只不过是不见客人而已。但是幽闭十五天,那就是真的没有人在身边看着,就算是死在小黑屋中,也许要等十五天之后才能将尸体带出来的。

    “这会不会有点狠了?他还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元阳未满,肯定是要死在幽闭的黑屋当中。”慕容成脸色有点难看。

    幽闭十五天,相当于是判了死刑。

    “没办法,谁让他被人举报了。而且这一次的举报还不是通过一层层的来,而是有人专门上禀到宫主那地方,以宫主的性子,就算是让他死,也没有人问。这一次你如果愿意担保的话,可能还会从轻处罚,但是这幽闭十五天的时间肯定是跑不掉的了。”郑春秋耸肩。

    慕容成还在思考,到底这样做值不值得。担保一个面首,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上一次的担保,还好一点,因为可以说是楚荆歌被他牵连过来。但是这一次呢?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说服宫主?还用之前的那个理由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一次楚荆歌可不是被牵连的那个人,而是直接在挑事了。

    慕容成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参加过好好的谈谈,对于这一次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了。

    “我觉得这件事需要好好的商量一下才行了。如果真的这样上报过去的话,不单单是你我都要完蛋,而且还要牵连到三大院的三位主管身上。”慕容成点点头,如此说道。

    “……”郑春秋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想要放走楚荆歌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而且,他从一开始楚荆歌递上来那份名单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根本就是楚荆歌联合慕容成下的一个局,就是想要一网打尽,现在好了,还真的有鱼上钩,不止一条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