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永远的〕〔宠妻入怀:老公,〕〔落地一把m16〕〔超级制造商〕〔竹马谋妻:误惹醋〕〔美女总裁的神龙兵〕〔腹黑老公请节制〕〔魅色撩人〕〔腹黑神帝,傲娇妃〕〔乡野春情〕〔大魏王侯〕〔特种兵王〕〔次元间的旅者〕〔王牌大高手〕〔薄荷味热吻〕〔大秦之天帝嬴政〕〔99次逃婚:顾少,〕〔她的中尉先生〕〔千剑万域〕〔画风有点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末法来 第73章 思君不归(本卷终)
    第73章思君不归

    “没想到你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红衣女子看着走到凉亭前的楚荆歌,微微叹息。

    楚荆歌停下脚步,看着她。

    “之前我知道,你大概是要离开栖梧宫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时间过得如此之快。”红衣女子看楚荆歌没有出声,继续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栖梧宫之主亲自在凉亭前准备拦截我。”楚荆歌说道。

    红衣女子一开口,楚荆歌就已经她是谁了。

    季红鸾,栖梧宫之主,先天境界修行者。

    “你的天赋很好。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再来栖梧宫一次,虚妄在此,不斩破虚妄,终归是没有办法成就先天境界。”季红鸾说道。

    “你想说什么?”楚荆歌有点奇怪,这个季红鸾似乎和自己认识的那个季红鸾有所不同。第一次见到季红鸾的时候,楚荆歌只觉得此人心性狠毒,一派魔道风范,但是现在却如同隐士高人一般,竟然在此地专门指点自己。

    “这世上的一切,归根结底,不过是缘法而已。你能够成为栖梧宫三大院的面首,这就是缘法,你现在成为真正的修行者,离开栖梧宫,也是一种缘法。对于我这种修行者来说,缘法就像是丝线,最终还是会回到身边。”季红鸾忽然说了这么一段完全摸不清头脑的话。

    楚荆歌还想问她什么,却发现季红鸾已经消失在凉亭中,凉亭之中,只有一枚青色的灵魄珠静静的放在那儿。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缘法么?

    楚荆歌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向往的是自由,栖梧宫,终归不是自己的归宿。况且,面首这个恩怨,或许在季红鸾将灵魄珠放在凉亭的时候,就已经了结。他和季红鸾之间,再无任何的瓜葛。

    楚荆歌本想是放下灵魄珠,算是不欠一分一毫。但是季红鸾将灵魄珠交到了自己的手中,似乎也是想要斩断缘法。楚荆歌这个境界的人,尚不知道什么才是缘法,只是在后天境界而已。

    “师尊或许知道。可惜现在无法询问缘法究竟是什么意思。”楚荆歌拿走灵魄珠,放在怀中,直接离开了凉亭,恩怨既然已经了断,那么就没有什么需要问的了。他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栖梧宫。

    ……

    “宫主,难道真的让他离开?”山巅,红衣女子季红鸾的身边,一身黑衣的老人出现。

    “早晚的事情,只不过是凌霄云的到来,提前了这个事情的而已。”季红鸾的声音很低,凌霄云的那一剑,刺在她的心口,就算是再强的修行者,心口也是极为重要的存在,索性那一剑,来到心口的时候,已经没了后劲,才算是没有重伤。

    “怎么?你觉得可惜了吗?”

    “不是,只不过,这么一个苗子,如果真的修行本门之法,或许可以再出现一位先天,这样宫主的处境,就不会如此的艰难了。”

    “天下之间,想要杀我的人很多,但是并没有成功。并不是因为我强大,而是因为我遵循天地缘法而行,任何事情,到了最后,都躲不开那一道缘法的纠缠。楚荆歌现在就是这样,不过他未来,如果真的能够成先天,还是要回来斩断缘法。”

    两人的声音隐没在山巅的狂风之中,听不见分毫。

    楚荆歌的身影,在山林之中,越发的模糊,最终消失在视线之中。

    季红鸾转身离开山巅,再也没有回头。

    黑衣老人看着山脚下的那道身影,青色的衣衫在飞扬,就像是挣脱了束缚的雄鹰,终归是在这个时候展翅飞翔于天际。

    “但愿吧。到楚荆歌那个时候回来,栖梧宫还在。”黑衣老人低声自语。

    魔道和正道不同,魔道势弱,早已经没有曾经的风采。栖梧宫虽然是魔道宗门,但是一直隐没在山林之间,如果不是因为季红鸾修行的法门是采阳补阴,很可能一直隐世不出。即便如此,依旧有时候,回有人找上门,打着降魔卫道的口号,前来攻伐。

    楚荆歌离开的消息被压下来,没有人知道现在楚荆歌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是另外一件事则是让人皆大欢喜了。

    栖梧宫之主季红鸾,击败了那位剑道高手凌霄云。

    三十六剑之后,尚有第三十七剑,只可惜,凌霄云终究是未曾达到先天境界,否则的话。单纯的那三十六剑,估计季红鸾都需要很大的精力来应对。

    栖梧宫经此一役,大半的建筑化为废墟,只不过主要体现在栖梧宫之主的寝宫附近,并没有波及到三大院以及沧海庄等等地方。

    而季红鸾直到年底,才最终出关,疗伤结束。

    年底,大雪纷飞。

    比武大会的校核还在进行当中,只不过,最近慕容成有点魂不守舍,楚荆歌还是没有回来。这位曾经带给他很大帮助的面首,师弟,现在已经不在栖梧宫了。楚荆歌所在的园子依旧得到保留,并没有人能够进入其中。

    听说,年底比武大会校核的名额多出来一个,慕容成知道,那个名额本来就是属于杂务弟子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楚荆歌占据了这个名额。现在楚荆歌离开了,这个名额自然就会还给了杂务弟子。

    “不知道你的选择到底正不正确。我到现在,尚且不知道外面的消息,只不过,林先生告诉我,你并没有死在外界,可能已经出了栖梧宫的地界。”慕容成坐在自己的书房中,雪绒在为他研墨。

    “公子,你还在担心楚公子吗?”雪绒问道。

    “大概不是担心吧。只不过是一种怅惘的心情。毕竟曾经是师兄弟,他曾经帮过我,我也曾经帮过他。现在他不在了,总感觉有一点失落罢了。”慕容成笑了笑,将思绪压下,手执毛笔,落在了宣纸上。

    黑色的墨汁落在宣纸上,不一会儿就有四个飘逸的墨字出现在宣纸上。

    慕容成沉重的放下手中狼毫笔,转身离开了书房。

    雪绒好奇地看着宣纸上的四个字。

    思君不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