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养成手记〕〔圈套男女〕〔绝世盛宠:废材三〕〔宠你一世又何妨〕〔官涯无悔〕〔锦绣妃谋〕〔三嫁奇缘之丑女毒〕〔三界背锅侠〕〔麦拉蒙的记史〕〔重生校园:帝少,〕〔神级强者在都市〕〔聊斋好莱坞〕〔绝色至尊:邪王,〕〔丑妃虐渣不从良〕〔氪金魔主〕〔良缘喜嫁〕〔重生学霸小娇妻〕〔导演有点皮〕〔女总裁的超级高手〕〔超级制造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末法来 第110章 不是一回事的事
    第37章不是一回事的事

    青衫男子只觉得自己今天很倒霉,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这人不和自己比拼真气,不和自己比拼道法,反而一门心思想要贴身肉搏,这种事情,明显是只有那些在市井中人才会做的。但是偏偏在这方面,这人又很精通,完全是恐怖如斯。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楚荆歌了。

    这个人实在是有毒。

    “胡不归,你到底是修行者,还是那些武人!修行者就应该有修行者的样子!”那人冷声道,任谁被连续欺身打击,都会觉得很不爽,这个来自天凉山的修行者也不例外,虽然他是老一代的修行者,但是在年纪上,其实只差了十多岁而已,只不过是在正巧赶上了末班车,被人认为是到了年纪,称之为老一辈人而已。事实上,他的心性并不如他的修为一样的强大。

    “虽然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你。但是在生死搏杀之间,你问我这个问题,我恐怕是回答不了。生死之间的较量,谈什么修行者何武人的区别!本身就是胜了再!你杀不死我,但是我能杀死你,这就是胜了,胜的人才有资格活下来!”楚荆歌直接讽刺了一句,对于这种人,楚荆歌完全没有畏惧的心,这种人对于他来,已经没有多大的威胁,反而是那些达到了更高境界的人,才会对现在的楚荆歌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这就是道理。拳头大才有讲道理的权利,至于那些拳头不行的人,就算是讲道理,也只会被认为是一种摇尾乞怜而已。

    现在这个人,实际上就在扮演着一个弱者的角色,虽然他的修为在明面上比楚荆歌强大太多,但是谁规定了修为强大一定就比别人强?在争锋之中,从来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唯有自身的武力强大,拳头硬,才是最大的道理。任何所谓的修行唯一论,都是在实战中经不得检验的东西!

    他的血气在逐渐的复苏,复苏的越快,对于身体的负荷就越发大,这一点楚荆歌很清楚,所以他选择了速战速决,绝对不给这个人留下任何的机会,既然要打,就要打的漂漂亮亮,不给对手留下任何的喘息的机会。如果在这个时候心慈手软,才是最大的原罪!

    他的刀法犀利无比,刚猛霸道,不单单是在来自于栖梧宫的修行之法,武功技法,这本身就算在栖梧宫之中,也没有办法学来,这是在一种经历岁月的积淀之后,才产生的本身的武功技法,这是人体对与争锋的最为本质的反应。

    楚荆歌自己也不好给这种下一个定义,但是他只知道一件事,这种刀法并非是于生俱来的,而是他经过了无数次的大战之后,才算是领悟到一种极为贴合自己的刀法。现在使用在这个人的身上,并不算是大材用,那人也不算是死的憋屈。毕竟沈默连看到这种刀法的权利都没有。

    刀法一施展出来,雪亮的刀光就已经照亮了前方的路。

    那是一条无声的死人之路。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死在这条路上,现在轮到这位来自天凉山的修行者了。

    强大的威胁,极为强大的威胁!

    这种威胁,是这位来自天凉山的修行者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即便是面对那些超越自己境界的人,这种如此强烈的威胁,都未曾出现。

    一个刚刚达到了玄关一窍的修行者,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他觉得匪夷所思。

    但是下一刻,他连思考的权利都没有了。

    他的脖颈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道很深的血痕,这道血痕一出现,并没有立刻迸发出血液,而是稍等了一会,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也或许是因为这人自己在控制。达到了腾空境界的人,基本上对于身体的掌控能力也很强大。这一点楚荆歌现在还没有做到,相信等到自己的体魄更进一步的时候,便可以做到了。

    “你……”那人惊讶,眼中带着极为震惊的色彩。

    他死死地捂住脖子,血液在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强大的真气在不断阻止这种血液的流出,但是无济于事,这道血痕太深了,几乎要将他的脖子斩断的地步,就算是他达到了腾空境界,也觉得无力抵抗。

    “下辈子投胎的时候注意一点,千万不要再进入天凉山了。那地方算是你的灾厄之地。”楚荆歌收刀回鞘,见得死人多了,反而没有什么感觉。不像是从前,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他的心情几乎是十分恶劣的,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快感,只有恶心。

    看到一个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是什么滋味?是恶心,恐慌,加一种厌恶感。这一点楚荆歌知道。

    虽然已经极力控制,但是没有办法,这是来自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

    到底,这具身体并不是最完美的,他不是楚荆歌的身体,而是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他只不过是住在了这个身体之中。但是原主人和现在的这个主人之间,依旧存在一定的差异,楚荆歌已经尽力的在抹除这种差异。

    “换做是从前的我,巅峰时期,就算是再多杀一百人,也绝对不会有这种情绪出现。但是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读书人,出现这种情绪实在是太正常了。”楚荆歌没有办法,他的体魄强大,和他能够完美的控制整具身体并不是一个概念。

    那人死之后,楚荆歌看了一眼那柄长剑。

    在交锋之中,这柄长剑给他带来很大的威胁,这柄长剑并非是寻常的剑器,可能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工艺打造而成,这一点楚荆歌一无所知,他对于打造这种东西,完全没有任何的理解。

    “这个人的身上还有一定的钱财,这一点很重要。河北道现在估计处处皆敌,我一定要心谨慎的走下去。槐山的路估计是没有办法走了。这些人既然已经知道了我落户在了河北道,自然也知道我具体的落户地点,河北道槐山易县。这个地方应该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我的到来……”楚荆歌看着尸体,忍不住转身吐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