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炼器师〕〔最强狂兵〕〔天价宝贝:101次枕〕〔网游之绝学〕〔超级护花天王〕〔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天命凰谋〕〔重生八零甜蜜军婚〕〔校园女特工〕〔火凤凰之菜鸟兽医〕〔1号萌妻:傲娇总裁〕〔鬼仙狂妃:王爷求〕〔浪子神探〕〔总裁爹地宠上天〕〔死到大唐搞互联〕〔极天至尊〕〔锦绣田园:系统很〕〔医品至尊妖孽〕〔重生之仙医狂少〕〔拜见大魔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末法来 第119章 话痨陈宇天
    第46章话痨陈宇天

    醉阴山城的事情,很快就被人知道了。这件事本来也没有办法隐瞒下来。

    一群人被杀,而且都是修行者,最重要的是,那个杀人者,来自于幽州……

    这件事的震惊程度,不亚于来自幽州的某位修行者,居然能够达到先天境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一个来自幽州的修行者,杀死了数十位修行者,然后在朝阳初升的早上,扬长而去。

    最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只不过是在玄关一窍的境界。而被杀的人,至少有十位达到了腾空境界……这样的事情,如何能让人觉得真切?更加像是一种谣言了吧?

    等到楚荆歌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的时候,大概也就是楚荆歌扬名天下之时。

    官道上。

    “师父,你现在名声很好啊。”陈宇天穿着一身寻常的孩衣服,坐在马车里,外面是楚荆歌。

    楚荆歌“哦”了一声,继续驱赶着马匹赶路。

    “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啊?”

    “师父,你现在算是什么境界的修行者?”

    “师父,咱们的师门牛不牛逼?”

    “师父……”

    ……

    正常情况下,楚荆歌是一句话都不会的,反而是这个子,一句句的往外蹦,完全不像是一开始见到的那样,有点腼腆怯生。

    现在和楚荆歌混熟了之后,就成了一个话痨。

    楚荆歌赶路一天,陈宇天就在身边唠叨了一天。

    反正他还,楚荆歌也就没有多问,继续赶路。

    他在思考自己要不要把这孩子送走……

    太吵了……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楚荆歌估计自己真的没有办法走到东海,就要被这个孩子烦死了。

    一路上唠叨的太多了,不像是个孩子,反而是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

    这样的日子,对于楚荆歌来,简直是一种煎熬。

    “当初我拜师在师尊的门下,恐怕也是这样吧……”楚荆歌想到了自己,但是随即否定。

    当初的他可没有这么的闹腾。

    毕竟那个时候,楚荆歌家中发生剧变,怎么有这么多的话找人,完全是一个闷葫芦的性子。

    现在也差不多,他和别人的沟通很成问题。

    所以现在楚荆歌对于话痨,有一种深深的抗拒。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在酒楼吃饭,要一碗面,但是酒楼的厨师却因为某些原因,送给你一碗八宝饭一样。就算是再好的理由,楚荆歌也只是想要一碗面而已,而不是吃一碗八宝饭。

    “宇天,噤声。”快到傍晚的时候,楚荆歌将马车停在荒郊野岭。

    这条官道一路向东,没有看到更多的人,甚至是沿途上连个酒家都没有。

    “师父,咱们晚上就在这儿住下吗?”

    “这儿也没有住的地方。”

    “不如再往前走走,看看情况?”

    “……”

    楚荆歌沉默下来。

    这熊孩子,屁事真多!

    “在这儿住下吧。我等下找点柴火,就在这儿安顿下一晚上,马车上有干粮,等会儿你拿下来。赶路不比在蜀州,你自己心里要有这个数儿。”楚荆歌教育道。

    “但是我在外面住的时候,那些侍卫的身上也有各种山珍海味带着啊?”

    楚荆歌忍下喷薄欲发的怒火。

    “我不是你的侍卫,你是我的徒弟,以后都要听我的。”

    “私塾的老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话还没完,熊孩子陈宇天就已经看到了楚荆歌的眼中带着凶光。

    他觉得自己上了贼船。

    “熊孩子……”楚荆歌嘟囔了一句。

    他不想训斥什么,这孩子从就娇生惯养的。

    虽然蜀州陈家的人不安什么好心,但是有一点还是值得明的:蜀州陈家真的很有钱……

    楚荆歌的身上带着不到一万两白银的银票,就已经遭到了陈宇天这个屁孩的鄙视。

    按照他的理解,出门在外,没有一百两黄金的随身携带,没有十万两银票,那就是算作出了一次城而已,完全算不得出远门……

    十万两白银的银票,加上一百两黄金带在身上,这得是多土豪的家中才能教导出来的少爷……

    但是,陈宇天的身上真的没有一两的碎银子……他的银子大部分都在自己的侍卫身上……这让楚荆歌捶足顿胸了很长的时间。当初在遇见这个屁孩的时候,就应该在他的侍卫身上好好的搜刮一番才对,这样也能拿到一大笔的银子,至少不用路上光吃干粮了。

    楚荆歌在外面搜寻了很久,带来了一大捆的干柴。

    河北道中,这片地方算是比较荒凉的了,大部分算作是荒地,主要是无人开垦,要不然的话应该也会产生一大批的良田。

    楚荆歌不知道这儿的具体情况,这儿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晚饭就是干粮。

    熊孩子陈宇天表示今天一整天都是吃的干粮,没胃口。

    楚荆歌目露凶光,逼着他吃下一大块硬的咯牙的饼。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这个话糙理不糙。你还在长身体的时候,要不吃饭的话,那未来发育的不好,就算是修行也吃力。”

    楚荆歌耐心的教育。

    但是刚刚的表情,完全不像是教育……

    “师父,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修行?”陈宇天艰难的将那块饼吃下去,然后迫不及待地问。

    在陈家的时候,虽然有一些人也算是修行者,但是他们不愿意教导陈宇天修行,似乎是因为一些原因存在。

    陈家作为蜀州的第一大家族,怎么可能没有修行者,也不可能没有任何的修行法门。

    但是就有一点不好,他不然这孩子修行。

    楚荆歌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反正按照他的观点,想要修行其实也很简单,只不过现在的陈宇天太了,就算是修行,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

    如果能够长大一些,至少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再修行这才是最好的。

    “现在修行吗?”

    “是啊,我现在挺想修行的。”陈宇天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

    “不行。”楚荆歌悠悠然地。

    “你现在还,最多让你练一些内家拳,强身健体这种事情,在没有身体彻底发育之前,你还是别想了。”

    楚荆歌想好了,暂时只是教导这个屁孩学习内家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首席律师〕〔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