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接线员〕〔唐悠悠季枭寒〕〔手掌仙界〕〔我是FIFA球王〕〔行舟万界〕〔注视深渊〕〔史上第一无道昏君〕〔邪王宠妻:废柴小〕〔我的超级人格〕〔狼王的娇宠〕〔萌宝来袭:总裁爹〕〔明末江山如画〕〔爷的东宫我做主〕〔海贼之冰凤横空〕〔大唐女装大佬系统〕〔游戏王之削血之王〕〔不死剑修〕〔种田刷钱〕〔战国第一纨绔〕〔史上最牛道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末法来 第95章 生而知之
    第95章生而知之

    “你就别逗他了。这小子才刚刚到玄关一窍的境界。就算是老子想尔注也没有修行的圆满,你的眼神对他会产生很大的压迫了。”老道在一边适时的解围。

    白衫男子微微一笑,才是说道:“徐师叔,这还没有成你的弟子,就开始护犊子了。”

    “这不是怕他出什么幺蛾子。”老道无所谓的说道,“换做是别人,也没什么事。但是这个小子的天分还算是不错的,走的路子也有系统性的指导,未来也能成道场的中流砥柱。”

    白衫男子这才收回眼神,对楚荆歌说道:“你叫楚荆歌?”

    “正是晚辈的名字。”

    楚荆歌不敢怠慢,在一位气场全开的先天境界修行者面前,任何的行为,都相当于是在做无用功,除非是楚荆歌自己现在也到了先天境界。

    “你是如何得到了老子想尔注?”

    这句话一出口,宁明云先吃了一惊,毕竟这门功法,可是鹤鸣山道场的不传之秘,就算是他们这种弟子,已经到了虚空道场开始修行,那也是刚刚接触到其中的一卷内容而已,但是听掌门的话,难道这个楚荆歌,早就开始修行老子想尔注中的心法不成?或者是来自徐长老的传授?听掌门的意思,也不像啊……

    宁明云现在很纠结,这个楚荆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居然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楚荆歌觉得有些头疼。

    这件事本身就没有办法说明白,毕竟就算是说出来了,那也没有人相信吧……

    说谎有很容易被人发现。

    简单地说,楚荆歌现在处境维艰,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

    “老子想尔注应该是我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会的一门心法。”说这话的时候,白衫男子神色一凛,宁明云就已经消失在了凉亭的周围。

    这话牵扯很多,就算是宁明云,也没有资格听到。

    所以在一开始得到答案的时候,白衫男子就已经将他隔离开来。

    “谒陵你的灵台造化越发深厚了。”老道赞叹了一句。

    “徐师叔说笑了。”

    白衫男子微微一笑。

    “这件事非同小可。楚荆歌,现在这里没有人能听到了,你完全可以说出来前因后果。”白衫男子看向楚荆歌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压力再度袭来。

    楚荆歌有点难受,如芒在背。

    “假如真的有生而知之的话,那么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人。我在栖梧宫的时候,脑海之中就已经出现这篇经义详解,但是当时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修行者,所以没有修行。后来离开了栖梧宫,有因为没有人指点,导致心法没有过多的研究。”楚荆歌半真半假的说道。

    “哦!?”不单单是白衫男子谒陵,就连老道也惊了一下。

    生而知之,这不是什么小事啊。

    “徐师叔,听闻古老传说之中,佛家之中有活佛转世,生而知之。不知道徐师叔还记不记得这个传闻?”白衫男子忽然看向老道。

    老道亦是点点头,神色沉重的说道:“活佛转世这种事情。在俗世中的眼光看来,都是江湖上糊弄人的把戏。但是在我们这些修行者的眼中,那些曾经接近陆地仙人境界的修行者兵解转修,堕入轮回的时刻,或许会保留一定的记忆。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楚荆歌这个小子,居然身上有我鹤鸣山一脉的心法的缘故。”

    “只不过,近数百年来,我鹤鸣山之中……”话没说完。

    老道和白衫男子谒陵对视一眼,都发觉到对方眼中的不对劲。

    楚荆歌说的如果没有错的话,那么这其中可能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当然了,也不排除楚荆歌的说谎。

    但是,不管是在神色,还是精神的波动,楚荆歌都没有任何的异样,完全是在说一件平常的事情一样。但是,这个事情平常吗?生而知之,极大的可能就是这个人前世是一位接近陆地仙人境界的修行者,这样一位修行者的陨落,绝对是大事情……

    数百年来,鹤鸣山中,这样的修行者是有数的,每一位兵解之时,大家都看在眼中,宗门典籍之中也有记载。即便是转世重修,那也是有机可循。

    但是,又有哪位祖师爷,居然转世重修在幽州?

    “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了。不能单从这个小子的话,就判断这件事的真伪。”老道精神传音,没有让楚荆歌听到,都说到了生而知之的份儿上了,那就不是什么小事情。真的出现兵解转世的人来到了幽州,代表着鹤鸣山一脉出现变故。

    “那他现在应该怎么办?难道就真的让他继续修行?还是说进……”

    “暂时让他修行。长生堂那地方,就算是我这种进去了,那都是心神压抑,无以复加。这小子一旦进入其中,估计算是道心尽废,无法继续修行了。”老道瞥了楚荆歌一眼,“长生堂固然能够分辨出来楚荆歌到底有没有问题,但是这小子本身的天分就十分的不错,不能因为长生堂而废掉了一个天才。”

    白衫男子谒陵有点无奈,他虽然是这一代的掌门人,但是老道的辈分比他还要大,就算是他也要叫一声师叔,可想而知了。

    而且,老道的修为……那也算是鹤鸣山最顶尖的一个序列了。

    既然老道如此做了决定,那么就这样吧,白衫男子谒陵也不会多说什么。老道不会对鹤鸣山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边沟通结束,楚荆歌这边才听到老道说话。

    “楚荆歌,你暂时继续就行。等到什么时候达到了气海境界,再来找我就行了。如果想要立刻拜入我的门下,那么现在就可以。”老道笑眯眯的看着他,很不要脸的说出这番话。

    这让楚荆歌对于老道的印象再度减分,但是在这种局面下,楚荆歌真的是不好决断,难道真的要拜在老道的门下?

    白衫男子谒陵咳嗽一声,说道:“那个,楚荆歌啊,徐长老在我们鹤鸣山之中,德高望重,许多的弟子想要拜入他的门下,不得其门而入。你这一次的机会千载难逢。如果过两天徐长老忽然反悔,那就真的是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了。”

    楚荆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