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商女:首〕〔最强神阶武魂〕〔重生奋斗俏甜妻〕〔甜蜜娇妻:大神,〕〔科技改变异界〕〔绝世毒医:帝君,〕〔龙珠演义〕〔高能来袭〕〔我和我的冒险团〕〔剑鸣九天〕〔爱情从再见开始〕〔明星饭店〕〔我的无限个系统〕〔锦衣挽唐〕〔永乐迷案〕〔钱探吴乾〕〔最强灵异大师〕〔王者英灵,荣耀归〕〔穿越影视游戏世界〕〔八零奋斗小军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145章 报仇
    一路上南宁很奔放,木车也同样奔放。不知吓坏了多少小朋友和大人物,甚至一些巨头级别强者刚一认出此物,便吓得远遁。

    “哼,区区一辆破车有何奇异?我”

    一位年轻俊杰看到后不屑道,当场手中结出一枚神力滚滚的印法要劈向木车。

    “住手!小殿下,万万不可!”一老者吓的大叫,匆忙将人拦住,然后语速飞快将这辆木车的辉煌血泪史解释清楚,直言道此物乃是大凶,为至阴至邪之物,触之必有大祸。

    “竟是这样”年青人听闻关于这辆车的凶事,顿时面色惨白,满眼的恐惧。

    南宁回头瞥了这老头一眼,冲他笑了笑,觉得还是有人识货的。

    不像其他无知者,不晓得这木车凶威,竟而嘲笑他胆小如鼠。

    但他也实在是不敢朝这车动手,实在是这车太过凶残,两星主级别的盖压当世的不世强者惹上它都一死一疯,谁还敢招惹它。

    在不知穿越多少万里的大地后,那车依旧默默跟随在身后。

    甚至乘坐虚空道台横渡不知多少千万里的虚空都丝毫不用,南宁刚从一处虚空道台出来,两辆腐朽的木车便悄无声息随行到身后。

    南宁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了,妈呀,这车太不讲理了,不进虚空道台,却能凭一己之力横渡不知多少万里虚空,这实是惊天邪物啊。

    这是一场漫长的大逃亡,南宁从神州北域横渡不知多少万里,最终来到了南域。

    这时,后方早已聚集起一大群人,实在是这车凶名在外。

    有年青一辈看热闹的天骄,有老一辈寿元无多想垂死挣扎寻求机缘的老一辈巨头强者,更有一些不知从那些犄角旮旯跑出来的异人。总之,鱼龙混杂。

    其实这是南曾经故意在很多地方绕了许多圈,专为吸引那些隐于红尘中的异人强者。这次既然事大,那么再大些也无妨,南宁暗暗下定决心。

    一路上,南宁路上顺手抓了一只异兽,以真火烤了一只香喷喷的大腿,边吃边跑。甚至手掌作刀划下几块大肉,抛向后方。

    “兄弟姐妹,大叔大伯们看累了吧,小弟请你们吃香喷喷的烤肉。接下来,要去大闹一场,若有不便的朋友请自便!”南宁边跑边向后喊。

    “兄弟,到底要去哪里呀?”一个脑满肠肥的和尚顶着一幅道家作派的玉冠向南宁挥挥手,十分热情。同时口中嚼着南宁分去的肉片,正吃得满嘴流油。

    “公孙家族!”南宁淡淡答道。

    众人顿时哗然,纷纷躁乱开来。有人夸奖,有人叫骂。

    “此话当真?”有人这样开口询问。

    “当然是真!这马上就要到了一看我行动!”此时已然快要接近公孙家族,南宁瞬间加速猛地向前冲去。

    诡异木车始终不离不弃,跟随在后。

    “好小子,有种,老夫喜欢!嗯,不错。若是活下来老夫可以考虑收你坐个徒弟”

    这是一位面目枯朽,垂垂老矣的老者,他轻拂胡须赞叹道。实际乃是一位散修,静极思动,却又听闻木车现世,这才出来一观。

    “小子,你若当真有此胆量,去陪你一趟又何妨!”有人这样喊道。

    “咱们这样一群高手,气吞八荒,威势谁能挡!****一票大的又何妨?”

    许多人跟着起哄,各种提议随之而来。总之,就是抢劫抢劫。呃,还是抢劫。

    杀人放火之类的,修行者是没有时间了也没有那想法去干的。修行者,争夺的资源。

    “小子,既然干大了那就干狠些,既然干狠了那就做绝些,既然做绝了那就干脆不要留活口!”一道气势磅礴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回荡,只闻其身不见其人,显然这位强者多半与公孙一族有仇恨,在人群中响亮发言。

    南宁闻言也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很快又欣喜起来。

    本就要得是这个效果,除了一部分临时走掉的,跟着南宁进入公孙家族的人仍然不在少数,起码也有几百号人,打算浑水摸鱼的散修强者。或者其他与公孙家族关系不太好的家族,这样一股力量聚集一起,嘿嘿!有他好受的。

    “小子,这已经不错了”昆仑对南宁道,“这群人中巨头级别的强者足有几十位,现在时机显然已然成熟。”

    “星主强者有几位?”南宁满怀期待。

    “你这不知足的小子,星主强者岂是白菜,这种强者怎会轻易出动,要知道这这样一位每一人放在当世都是老古董。”昆仑怒斥道。

    南宁咂了咂嘴,有些失望。

    但既已时机成熟位没什么可说,南宁当即大吼一声,道:“杀!”

    “诸位,有仇报仇,无仇解恨!”

    南宁扯皮虎皮大旗,假装与身后看戏人是一起的。并且咧着一口大白牙满脸笑容,拍着一位陌生老者的肩膀大声鼓舞。

    老者愣了下,而后露出一抹古怪笑容,扫了南宁几眼。

    “诸位,且看小弟手段!”南宁大喝。

    南宁掌心发光,一掌将公孙家族大门轰的粉碎。门口两个护卫震的当场晕过去。

    “何方鼠辈胆敢扰我公孙家族,活腻了吗?”一位年青人出来,顿时怒极。

    “竟然骂我身后的老前辈为鼠辈,小子,好胆啊!”南宁义正言辞,大意凌然,这样朗朗开口。

    “砰!”南宁一拳撂倒此人。

    “咚!咚!咚!”

    十余位巨头级别的强者出来,一步一步接近众人,每一步都震得大地摇晃。

    一股骇人的气机袭卷天地向这里压来。如同远古的巨兽袭来,仅外泄的气机便将修为弱一些的迫得面目惨白。

    南宁淡然而立,无所畏惧。但此刻眸中尽是杀机,这群人,一多半都是当日灭掉流光山的凶手。今日,要屠尽凶手。

    他冷冷开口:“公家族向来霸道,欺凌弱小,多少年来罪行累累。今日便要尔等遭劫,以慰天下苍生!”

    “蝼蚁!滚!”

    这是公孙家族一位年青强者,实力强横,直追公孙常。

    “你竟然还没死?”不知何时金衣女子出来,站在那里居高临下俯视南宁。

    略略吃惊后,很快恢复满脸的傲气,望着南宁满脸不屑。

    “不曾想你这人如此没皮没脸,竟还想来此处死缠烂打。你可知圣女殿下又岂是你配的上的。”

    南宁面色淡然,不为所动,只是冷冷道:“今日你必死!”

    “你”金衣女子怒极。

    突然一位紫衣绝美女子向这边走来,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绝美,她望着南宁脸色复杂。

    “羽儿,是非曲直,自由你自己分断。”一位老妪淡淡扫了南宁一眼开口道。

    “南宁,这件事很复杂,你走吧!”秦羽面色复杂一闪而过。

    “秦羽,当时要走的决定可曾有人强迫于你?”南宁老了一眼那老妪开口问道。

    “南宁,昔日的事已经过去,我”秦羽望着南宁道。

    “你可知犹豫不决,害人害己。秦羽,只说当日所做的决定,到底有没有人逼你?”南宁看着秦羽道。

    “没有!”紫色身影望了一眼老妪,绝美的脸上复杂无比。

    南宁心中一顿,心中有些莫名感觉,连忙让昆仑帮忙密密传语:“若是有人强迫,我自然有手段带你走。你放心说,即便是那些巨头强者也听不到。”

    秦羽听到密密传音,稍一真惊便道:“南宁,我有我的使命,这是我的选择。当日并未被强迫,如今我有我的路。公孙家族乃是天地正统,有使命所在。南宁,如果你放弃与公孙家族为敌,我可以向师尊请求。”

    “不必如此,既然是是你自己做的决定,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南宁淡淡回答到。

    “竟敢来我公孙家族,找死!”

    突然一声大喝传来,一个英武不凡的年青人呵斥道。

    来人与南宁直接对轰一掌,顿时这片地方宛若炸雷响起。他正是公孙一族神子公孙常,也是圣族圣子。

    “你不错,可以与我抗衡!”公孙常居高临下,如同天神一般,高傲无比,俯视南宁。

    “若是做我战仆,留可以考虑留你性命,这大好河山以后未必没有你一袭之地。”

    “你不行!手下败将,也敢放肆!”南宁淡淡回答。

    “趁我被人偷袭,来偷袭于我,也敢这样说,可有羞耻心。”他冷冷道,虽然脸上不屑,但眸色凝重,虽口头放肆,但显然实际上无比重视。

    南宁不屑看他一眼不再理会,反而淡淡看着这十余位公孙家族的巨头强者。

    “你们也不行,老畜生们!”

    “小子,找死吗?”

    那位老妪怒极反笑,面上杀气凌然。

    “老丑妇!”

    南宁开口道,故意刺激她,同时对这老妪下了杀心,她也参与流光山屠杀,纵然是秦羽师傅也没什么好说的。

    同时,南宁结出一式法印高傲无比的向她脸上拍去。也同时攻击其他巨头强者,嚣张无比。

    “南宁,你休要辱我师尊!”秦羽怒斥道,探出一只晶莹的玉手绽放神光向南宁拍来。

    “砰!”南宁与秦羽对轰一掌,便又嚣张无比拍来。

    “老不死,可敢与我对掌!爷让你三分力!”

    “死!”

    这群巨头强者真正动怒,这样一个随手可以拍死的蝼蚁竟然敢这样说话,实在该杀。

    这一刻,涛天的气机袭卷这一片地方。

    老妪率先出手,一股铺天盖地的神光劈向南宁,这一片大地顿时裂开,修为弱一些的俱都口吐鲜血,脸色惨白,迅速倒退。

    南宁假装一口鲜血吐出,其实早已催动一缕石书混沌气息护住己身。

    南宁身形极变,躲过这一招。而后迅速向外冲去。

    “小子,你逃不了,受死吧。”老妪再次一掌劈杀而来,一道神光要毙掉南宁。

    同是,另有三人攻向南宁。

    “老丑妇!老畜生!”

    南宁开口不屑道,同时露出两口大白牙躲到一辆木车旁。

    老妪尖叫道,认出那辆门外的木车,但是已经迟了,四位巨头强者的攻击当场直接打到木车上。

    “呜呜”

    猛然间,诡异旋风平地而起,夹着渗人的红毛瞬间袭卷那老妪与其余三位巨头强者。

    “啊!”四人惨叫,极为凄厉,这几人顿时全身黑气滚滚,口鼻出迅速冒出黑水,而后血肉迅速腐朽,竟然眨眼间便化作一堆枯骨。

    “师尊!”

    秦羽留下泪水,满是悔恨。“南宁,我真的看错你了,竟然这样狠心,杀我师尊。”

    南宁冷冷道:“杀我师伯,灭我门派,你说我该不该杀她!”

    秦羽呆了呆,并不意外,只是泪水滑落,看着南宁面色复杂,不知如何开口。

    突然间,南宁感受到一股惊人危机。

    竟是公孙常掌心笼罩一层金灿灿,若流霞般的神焰当头劈来,险些击中他的头颅。

    南宁掌心神光璀璨发亮,一式法印结出,一股恐怖的气机荡开,这是圣人石书所载的镇山印,参考太古年间镇压天地的神山烙印,威力无匹,刚猛无比。那个年代,太古神山高者可抵九天,深者可达九幽,更有古老星辰摇曳其上,神禽圣兽居于其间,甚至化出山之神可以镇压当世无敌教主。

    “砰!砰!”眨眼间南宁便与其交手百招。修为到达这一步,常人眼中一眨眼间可以做数百件事。

    此时南宁心中想道,此地已经不已走留,怕是公孙族强者会越聚越多。

    这时,一群公孙世家的战将围住众人,足有数千人。俱都身披金属战衣,杀气凌然,实力不俗。

    “好大的手笔!”

    众人深吸一口冷气,公孙家族竟能培育出这样一群战将,实在太恐怖,这是数千的化神级别的强者啊。

    “公孙家族好大的名头,竟然要将我等全部灭绝吗?”有人开口道。

    这时时,又有二十位巨头强者从公孙家族深处赶来,齐齐将众人围住。

    “只诛首恶,诸位既与我公孙族无仇,何不速速离去。”有公孙族强者这样道。他们虽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外传,但是却仍旧顾及散修中有可能出现强者,终究没有下杀手。

    众人顿时沉默了终究是没有与任何人起冲突,最终,仅剩南宁一人留在此地。

    秦羽满脸复杂,呆呆立在那边。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便更好了。”

    此时,南宁猛然全力出手,全身金光流转,眉心流淌璀璨的琉璃神光,一股血气冲天而起震得虚空嗡嗡作响。

    他一拳将公孙常打得大口咳血,顿时一式镇山印紧随其后将他胸膛贯穿,顿时一个血淋淋的大洞赫然出现。

    “住手!”

    秦羽喝道,双手一划,一股开天辟地的气息传来,一道金色九叶莲形带着涛天的气机袭卷而来。这莲形蕴藏神秘伟力,气机骇人至极。

    南宁眸色冷冽,全身金光越发璀璨,将玄功运转到极致,甚至于眼中都有银光淌出。同时手中爆发出一股璀璨夺目的琉璃神光带着令人心悸的湮灭气息,轰向前方。

    璀璨的光雨在这里炸开,周围地面被泄出的光雨直接击穿,大地被打得如同塞子一样,景象骇人至极。

    最终,南宁身影略微晃动,嘴角溢出一抹血迹,而秦羽被击得大口咳血,落在地上。

    “不要!”

    秦羽大叫,但南宁不为孙动,直接一拳将公孙常毙掉。

    “小杂种,找死!”

    一位老者怒极,一直大手带着铺天盖地恐怖的气机向南宁拍落。

    “老杂种,死吧!”

    南宁头顶浮现一本古朴苍凉的石书,他与昆仑齐齐发力,催动此书。

    瞬息一缕混沌气息弥漫开来,大地隆隆作响,周遭顿时天塌地陷。十余避之不及的巨头强者顿时化作一堆血肉碎泥。

    “小畜生该死啊!”

    一位强者大骂,这是一位风韵犹存的成熟女人,这时正搭着一弯黑黝黝的古朴长弓,这弓霎时间爆发出恐怖至极的气机,竟闪耀着璀璨的金色,同时万千神华凝聚于其上,化成一柄无坚不摧的流淌神辉的神箭。

    黑色长弓轻轻一震,虚空都震的颤抖不已。一瞬间股璀璨至极神光照亮了整片天地,带着灭世般的涛天气机,隐隐一丝黑红烈焰缠绕其上。

    “小子快跑,那弓厉害,煞气涛天,威力无比。”昆仑突然大叫道,显得有些惊恐。

    南宁顶着石皮书迅速远遁,但身后一股神华凝聚成的璀璨神箭紧随其后,难以甩掉。

    一位战将本欲去追,却只见那美妇摆摆手淡淡开口:“射日箭下无活口,不必去追了。”

    众人深深吸了一口冷气,望着那黝黑的长弓纷纷露出恐惧之色。

    秦羽望着远方远去的身影,眸中累水滚滚而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