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世武尊〕〔锦绣修仙路〕〔覆手〕〔古穿今:丑颜悍妻〕〔玄医枭后〕〔声优养成大师〕〔夏酱的推理事件簿〕〔神器种植空间〕〔小学文娱大亨〕〔逆袭大清〕〔汉兴八百年〕〔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我在洪荒打钱〕〔大医凌然〕〔抗日之铁血战将〕〔豪门暗宠:抢个老〕〔我有神珠能种田〕〔光之小镇〕〔我不是大仙尊啊〕〔无敌炼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219章 扑朔迷离
    “嗷呜啊呜吼”

    黑袍空空一片,皆是虚无。但脖颈处那里一股浓烈的黑雾喷薄而出,同时带着莫名的诡异惨叫声,十分渗人。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是一个大杂烩。

    听着像哭又像笑声,像是黑袍底下隐藏着一个幽冥魔域,千百鬼神在哭在笑。令人心中情不自禁升起一种幽寒之意。

    南宁浑身汗毛倒竖,差点吓得倒退回去,这特么简直太诡异吓人,让人心惊不已。,而后迅速他迅速强行镇定,顾及到这是在领兵打仗,无论如何自己为将者也不可先怯于敌,即便是面临死亡也样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很快,他给自己打气,然后强行顶了上去。

    金色长刀闪烁耀眼金光劈斩而去,黑袍顿时被斩成两截破布,但内里依旧什么都没有,空荡荡一片。

    此刻那一尊乌黑色祭台顿时滚落在地,刚才大盛的乌光此刻在渐渐黯淡下来,像是变的正常起来。而本来此地到处弥漫的黑色烟雾也没之前那么汹涌猛烈,此刻竟也也走了慢慢变淡的趋势。

    南宁心中一动,快速向那方黑色祭台走去。

    南宁猛然一惊,太可怕了,差点惊叫出声。而后他连忙沉住自己,一手捂住自己的嘴避免声音出来。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自己似乎见到千百条极其恐怖诡异的人影向自己扑来,有的无头,有的无眼,有的无脸,还有一些血肉模糊的,鲜血淋漓,太凄惨了,各种各样惨死的面孔都有。

    那一瞬间他差点都以为自己来到幽冥地狱了,简直太恐怖。就那么一瞬间,他看到那些人影直接就贴到自己身体上了。甚至有的直接贴到脸跟前,太吓人。

    不过那些场景很快消散,此刻不见,这又让他怀疑刚才那场景的真实性。

    接着,再次变化,他突然又感到全身一股剧痛,像是千万根针同时在扎自己,肌肤那里似乎有某种诡异力量在使劲往进钻,要撕裂自己。

    他猛然间一抬头,顿时再次看到千万条惨死的人影扑过来,个个张开染满鲜血的牙齿。

    南宁运转真龙之眼望去,却仍旧看到这片景象,显得越发真实,却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他心中惊惧无比,难不成这竟然是真实存在的东西,而非自己幻觉。

    当即,他全身迸射出无量金色神霞,那是元阳神胎特有的力量,此刻顿时体表浮现一层浓郁的金色血罡。

    同时,眉心那里也在溢出一片又一片璀璨的琉璃的神光,笼罩全身各处,尽力守护自己的身体各处。

    “我自巍如山,金刚伏魔光!”

    南宁大吼,这时在运转一种圣贤石书所载的神法。顿时,浑身迸发出一股恐怖能量,此刻浑身尽皆流淌璀璨的金色光华,且有一重重金色涟漪不断荡开,扫向四周扑来的诡异人影。

    涟漪扫过处,那些诡异人影一阵阵扭曲波动,很奇异,看着像是倒影,始终无伤,像是存在另一片维度空间与这里错开。

    南宁再次转变方法,聚集一口胸中浓郁杀伐气息,眉心那里绽放琉璃神光,口中吐出一口贯注自己全身精气神的凌然霸烈的纯阳罡气。

    顿时,那里一片片人影在破碎,又像是以一种透明的形态在焚烧但却很奇异,如同水中倒影被绞碎,化成一阵近乎透明的波纹消散一空。

    接着,南宁果断向前冲去,卷起一重重能量包裹住那枚拳头大小的乌黑祭台收到圣贤石书中。他很放心,并不为圣贤石书担心,便是上古魔头临世重生若胆敢在圣贤石书中动什么心思,也会被圣贤石书中到处弥漫的圣人的法与道狠狠镇压。

    圣人之威,虽逝也不容外邪侵犯。

    此时此刻,他心中满是疑虑,自己等人究竟是遭遇了一种什么样的生灵。看着像是有生命,却又不像是生灵。寻常法力根本不能将他们击杀,太诡异了。

    “不对!”

    南宁突然想到一件事,刚才那最后关头自己之所以能够击杀那群恐怖诡异的影状生灵似乎是因为自己那一口满含杀伐之意的纯阳罡气。

    这让他心思大动,既然如此,那说明那种吓人的人影生灵存在多宝是一种类似于意志的存在。他暗自思虑,难道这是古代生灵死亡后形成的某种执念。

    但很快他又觉得不像是,因为刚才那种诡异生灵并不像是幽灵之类的灵体存在。更何况,修士都知晓,灵体也不过能量的一种,寻常修士足够攻击到他。

    此外,意念这种东西虽然脱胎与精神能量中但却又并非是精神能量二字可以形容。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存在,从古至今虽有诸多强者先贤去研究他,却并无有一人可得出肯定的结论。

    这时,此地的黑色烟雾消散了许多,那里堆着一片片士兵的白森森的骨头,大地上亦洒落有许多诡异的黑色血迹。

    不过此刻那些血迹在自主消散,不断砰砰爆裂化成一团黑雾,最终消散天地间。到头来,这里除了一些破损的土石竟然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痕迹。

    “众将士,听令,向幽州城进发。只要你们这次立下战功,我为举荐,人人可以得到赏赐。”

    南宁大声吼道,向诸多士兵做下这样的承诺。更何况自己如今也是一方侯,乃是当日战胜那位绝顶天骄而后太玄帝所赐。只是尚未来得及前去领地,更是连其地点还未搞清楚便被打发到这里来。而每一位侯爵光是自己领地上便有不少低于他的爵位赏赐。

    此刻,这样一群大军军再次上路。势头不若开始那样凶猛,却也在此刻人人带上了几分凌然气息。毕竟刚才也算经历了几番生死,虽然心性未定,但却在生死间激发了凶杀之气。

    一只军队在这里急行军,过路出溅起剧烈尘土,形成一条滚滚浊黄色烟浪跟随身后,甚至荡的四周万斤巨石都在震动。

    他们行动极速,个个修为都在玄关以上,一个呼吸间跨出十丈自然不再话下。

    这样一支军队,只有可以辨清方向,粮食足够,日行千里绝不在话下。

    幽州古城中,这里十分幽静。

    但是就建筑来说这里却有些奇特,家家户户都喜欢将房屋埋入土中接近半截,另外一多半则露在外边。

    如今城内这处处街道上没有一人,一些店铺上也是铺满灰尘,当然所积灰尘并不甚厚,不多也不少。他约摸估计着,这里离人有月余左右。

    “挨家挨户地给我查,看看可有什么留下的东西。不要太分散,要互相之间可以在三个呼吸之内可以互相通知。明白吗?”南宁淡淡开口。

    “明白!”众士兵大声回应,震响的滚滚声浪将四周一些灰尘吹的簌簌作响,荡气一层灰雾来。

    顿时,一队队士兵手提雪亮长刀在这里挨家挨户搜查。他们粗暴无比,不断开门破床,进入民宅。

    令人惊奇的是,这里许多人的门窗都是向里边关着,但是内里却空无一人,像是凭空消失。

    太诡异,太渗人了。有的胆小者甚至以为这是被传说的阴神幽灵带走了,

    南宁眉头微皱,心中不断猜测有些怀疑,难道说世界上当真有穿墙术这种诡异的神法。他沉思不解,还是说这些人被某些存在在夜里带走,所以门户都在紧关。

    突然,一位士兵向这边传来,手中挥动一张纸片,神色间满是惊惧之色,同时带走古怪的喜色。

    这让南看的有些莫名其妙,这两种情绪竟然还可以共存。

    他开口大声说道:“将军将军,这里有一张留存下来的纸片,色泽暗黄,仿佛陈年旧纸,似乎记载了一些事,可能涉及到啊啊”

    他正要再说,突然那片暗黄纸片当场燃起一片乌黑的诡异火焰,瞬间将纸带人笼罩进去。

    “啊”那个士兵仅发出一声惨叫后,便当场被焚烧殆尽,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这太恐怖,仅仅不够三个呼吸间间便将一个大活人焚烧的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南宁都尚未反应过来,根本来不及出手救他便什么都没有了。

    更诡异的是那团黑色火焰像是感应到焚烧完毕,它直接就那么无比诡异的消失在虚空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让众多士兵看的一阵心惊肉跳,太可怕了。又一个大活人当场这么死在这群士兵面前,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人就死了。

    “传令下去,碰到纸片或者其他任何异物不要轻举妄动,待我过去亲自查看,明白吗?”他大声说道。

    当即,有人就立刻把命令传达下去。

    同时南宁也在询问,刚才可有其他人看到那纸片上的内容。

    其他人纷纷摇头,有一个说,刚才那个士兵一见到那张暗黄色纸片便魂不守舍,变的分外激动,连忙叫嚷着跑向这边来。至于纸片上面内容,其他人根本没有来得及观看便消失了。

    南宁暗自猜测,心中明了一些事,以他表现来说多半是得到重要东西,涉及到一些什么事情,所以才这样激动,极有可能是觉得自己立下功劳,会受到封赏。

    此刻,他在这里静静等待。可能还会有其他东西留下也说不定,毕竟这座城池太大,足以容纳千万人口之巨。

    果然,片刻功夫后又有士兵传来消息,说是在这里街道上看到一处告示牌。那上面提到,说是有一位大祭祀下令全体幽州人向更北处迁移。其他

    那位士兵接着口中吞吞吐吐,似乎有些不敢提及一些事情,像是怕触犯某种忌讳。

    “说,此刻军务要紧,恕你无罪。”南开口道。

    “是,将军!”

    接着,这个士兵提及牌上其他内容,说是会有恶魔不日前来入侵,那些人会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说太玄帝国乃是上古魔神的后代,恐怖残忍,嗜血无比。他们生下来就会烧杀抢掠,犯下各种累累罪行,乃是真正的恶魔。

    南宁眉头微皱,打断他的话语,接着快速来到一处刻着密密麻麻文字的石碑前,自己观看。

    此处,须提到一件事,这里不论何地所用的文字都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文字。即便世世代代仇视太玄帝国的幽州人也与太玄帝国所用的文字同属于一种文字,虽然笔法略有诧异,但是大致相同,互相都可以辨别清楚。

    南宁望着那处石质告示牌,细细观看。以他如今的境界,可以见到从虚空捕捉一些知识烙印,学会一些此地的语言和文字自然是眨眼间的功夫便可以完全熟悉,甚至可以说是精通。毕竟,修行到这一步人体早已进化到一种神秘的境地,自己的脑袋便相当于一个超级光脑,每一刻运转起来都能够捕捉道许许多多外界知识,随时随都可以处理着来自外界感知到的庞大知识。

    可以说,此种状态下他对道与法的领悟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话归正传,闲言再说

    石碑上提到,太玄帝国所有人民都是上古魔神留在人间的后代,替上古魔神执行杀伐世间的命令,或者说是执念。一旦这群魔神后裔真正觉醒,必然是天翻地覆之时。那时整个世界都有蒙受莫大的灾难,无人可以躲过。

    所以有大祭祀出现带领人民走向光明,前往极北之地接引古代神明回归,以此来保卫世间。他强调幽州人们也必须这样做,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也只有这一个,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也有部分士兵看到那处石碑上提到的一些东西,顿时纷纷大笑,直言这群罪名胆大,竟敢如此贬低我等太玄帝国之民。

    显然,他们绝不会产生自己是魔神后裔这种恶劣想法。倒也是,又有谁会想这样的事。

    不过,南宁眉头却越发近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群幽州人民并不知晓自己的上古魔头后裔,还认为太玄帝国人民是魔神后裔。

    显然虽然石碑有提到这种情况,以此来蛊惑众人。但是可以想到,若非他们心中当真有这种念头并且延续多代,否则他们绝不会相信一人之言举族北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