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苍穹之水君〕〔骑马砍杀之战鼓长〕〔鬼叫崖往事〕〔你管这也叫金手指〕〔人皇葬天〕〔我的清纯校花老婆〕〔大海商〕〔我一直爱阚少!〕〔系统之善行天下〕〔择仙录〕〔中国式主角〕〔荒野直播之独闯天〕〔风水帝师〕〔无敌真寂寞〕〔斗罗大陆权利的游〕〔万古神帝之无限源〕〔我是FIFA球王〕〔恰似寒光遇骄阳〕〔一块板砖行天下〕〔天朝女国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233章 抓咬
    “大哥哥,你又在胡思乱想了,什么瑶池金母,我叫九儿,你以后可以叫我做九儿。”

    红衣小姑娘声音轻柔,娇俏,绵绵悦耳。肌肤雪白,俏脸精致无比,朱唇殷红,透着一股诱惑,小小的年纪已然如同一个妖孽般,太过美艳了。

    南宁愣了愣,只听小姑娘接着说道:“大哥哥,你知道关于你自己的身份吗?”

    “你难道你知道我的身份?”南宁大惊,同时眼中闪过希冀之色。自己的身份自己从不清楚,就像是凭空来到这个世界上。前世在地星上时,南宁也做过诸多调查,但有关于自己身世的信息一直以来都是个迷,谁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出现在地星中的。

    “不知道呀!”

    “”南宁无语,额头露出黑线。

    “大哥哥,你的身份我虽不知,但很奇特,和我是一类人。只是你的实力太过弱小,不过还是可以看出来你的资质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比起我来尚有差距,但也是千古罕见的奇才,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好上来的,可以与我并列。”小姑娘仰起精致的小脸望着南宁说道。

    南宁尴尬无比,这小姑娘语气很诚恳,并无其他,但却就这么赤裸裸将自己贬低了一番。同时,他也惊异,想知道这小姑娘口中自己和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小妹妹,你是什么身份。”

    “不知道呀!只是感觉到和大哥哥你是同类,所以请你进我这里做客。”

    “哦!做客!”南宁眼精一亮,既然做客,那总得有点好东西来招待自己,眼睛差点放出绿光来,还好,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原则,有素质的三好青年,强行将自己贪念压下去。

    “既然邀请大哥哥前来此处做客,那是不是可以请我品尝那两株树上的果实,大哥哥也并不贪心,一样来上三颗就行了。”

    南宁满脸笑容,满脸温柔盯着小姑娘,眼精贼直,活脱脱一个怪叔叔。

    “大哥哥,你太贪心了,凭你现在的实力顶多可以靠近嗅一嗅它们的散发出来的药香气,真若吃上一颗,你就变成死人了。”

    “那就咬上一口?”南宁不死心,那种果实实在太诱人,乃是绝世神珍,真若吃上一颗必定受用无穷,好处多多。

    “那好吧!大哥哥,你就吃上一口。我替你收尸,还能就个全尸。”

    南宁直接沉默不语,眼中满是幽怨之色,你这特么也太伤人了。自己一向自诩万古罕见,天纵奇才,如今的修行速度已然万古罕见,没想到今日却接连受到打击。这还真是报应,他觉得或许自己应该低调一些,继续蓄力,为自己积攒根基。

    同时,此刻他太伤心了,真想一头撞在这两颗神树上,让那无上神果将他砸死,让那浓郁香气将他熏死。

    这时,小姑娘拉着南宁继续向前走去,此刻前方那里出现一座普通的茅草房屋,看上去甚是简陋。

    屋里一张普通木桌摆在中间,上面放着一壶花茶,里面漂浮着片片绿叶,如同碧玉雕琢般,流淌绿色光泽,散发沁人的香气。

    “这是紫蟠桃上的一些花瓣泡出来的茶,已经被我炼化,大哥哥你可以试着喝我喝。”她开口说道。

    南宁点点头,张口浪吞虎咽。他很不客气,直接一口将那壶茶全部吞入自己的腹中。

    南宁大叫,那片叶子一入腹中立刻便化成一个巨大的能量源泉,像是一轮绿色的小太阳,光芒炽盛。同时一股股神性精气喷发出来,转眼间便流向南宁的四肢百骸。

    此刻,他有一种升仙的感觉。心中也在惊惧,一片炼化的叶子便已然有这样的骇人听闻的作用,真所吃下一颗果实又该达到怎样的程度。

    就这样,南宁陪着小姑娘整整待了三日,同时,他每天都有机会坐在那两株先天灵根下品吞纳神性精气,修炼玄功。他的实力真可谓是一日三变,每天都肌体得到神异的药香气淬炼,强度增长数倍,能量也更加精纯。

    同时好处不止于此,他发现这两株神树造化玄妙非同小可。

    他一坐在那里,便可以感受一股来自远古的苍凉气息,同时有无穷无尽的道与法缠绕在这两颗树上。这两株树简直像是两座苍凉古界,太神异了。

    静下心聆听,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人影,他们似乎在此树上的各片叶子上演化一些道与法。有杀气冲霄的,有神异多变的,还有血腥满天,也有堂堂正正霸绝无匹的,似乎是古老骇人生灵在此树上留下的一些惊天烙印。

    南宁化身天人合一之态,眼睛内蕴气象万千,尽最大力量仔细聆听这里的道与法。

    这样的机缘,古来罕见,既然遇到,那必须要抓住。

    恍惚间,他感到一尊顶天立地的人物,通达万丈,他在站在一颗古星辰上神目睁开,仰望苍穹,口中喷出涛天青色光焰,顿时天上一颗星辰被波及,青色光焰所过之处遍地开花,绿草成茵,一株株参天古木拔地而起。

    又有一人,沉浮宇宙虚空深处,旁边那里有一颗炽热的太阳,红彤彤,散发灼热能量。他张口一吸,那里千万天火焰巨龙腾空而起,而后不断扭曲变化,最后竟然形成一尊尊通体流淌火焰的金甲士兵,镇守在星空深处的恒星上。

    南宁看着这一切,震惊无比。这样的手段,怕是虚空大能也做不到,多半只有传说中万劫不灭的圣贤或许可能有此能力。

    他暗自猜想,这样的无上神物或许便是从那样的人物手中流传下来。

    “大哥哥,你不要多想,这两株树原本便是我的,曾经托我的一些追随者来保管过此树,那上面有许多烙印是他们留下来的。”

    “那不知他们修为如何,竟然如此恐怖?”南宁弱弱问道。

    “不高,也就古代真圣级别。”小萝莉轻轻道,满脸的浑然不在意。

    “是圣人,真神一级别吗?”

    “”南宁果断沉默不语,人比人,气死人,今天自己真的是被打击到了。

    “大哥哥,你必须尽快成长起来,时日不多了,咱们这样的存在被一些人视为要中钉,肉中刺,所是你修为不能够迅猛进步,怕是要被这那些灭杀掉,或许要万劫不复。”

    “小妹妹,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南宁眉头紧蹙,紧紧盯着这个红衣小姑娘开口道。他心中疑惑,难道这个小姑娘也知道吗血月之你,苍生大劫。而且,看样子知道的还不少。

    “大哥哥,现在你实力太弱,血月之迷我自然知道。但是我所言却是另外一件事,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所人来专门针对像我们这样的存在,一但入劫,会万劫不复。”

    “所以,你必须尽快提升实力,去吧!大哥哥,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在相见。”

    陡然间,再次天旋地转,南宁身形猛然一晃,头脑眩晕无比。他强自站定,发现自己依旧站在街道这里。没有殷红雪花,没有离开,也没有那个红衣小女孩。

    “小子,你这又是怎么了。我真的怀疑,你莫不是被阴邪附体,竟这样魂不守舍。”昆仑道。

    南宁伤行按下惊恐,自己这是又撞邪了吗?

    刚才那个红衣小女孩,那处种有无上神物紫蟠桃,和黄中李的田地真的存在吗?此刻他有些怀疑,毕竟那样的圣物古来罕见,至低都是圣人才能够有资格掌握。

    “不对,自己的修为提神一大截,肉体中的大道神痕已然开始再编织圣胎,相当于破茧化碟,此刻身子已然探出一截,面临成熟。”

    此时此刻,南宁终于确信,刚才真的有一个恐怖的红衣小女孩出现,而自己曾在两株先天灵根下修炼玄功,体悟先人的道与法,得了莫大的好处。

    “南宁,你究竟怎么了?”

    昆仑和石书神只小童疑惑道。

    “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

    南宁接着在这里不断寻找,最终,终于在一处居民屋中发现香香四人。

    她们安静的躺在那里,双手放在胸前,娇躯轻轻起伏,此刻在静静的睡着。

    “香香!你们怎么了,快醒醒。”南宁喘了口气,没死就好。同时急忙用力摇晃,想要将她叫醒。

    “啊!淫贼,登徒子。”

    突然,小宛睁开眼,殷红朱唇张开,在那里大叫,惊了南宁一跳。

    “南宁!你这个无耻之徒,是想要借机轻薄我们香香姐吗?”

    突然,另外两个女子也再次醒来,俏脸满是惊容。看到南宁伸出只手抓住香香的雪白玉臂顿时大怒,直骂南宁淫贼。同时玉掌闪耀光华,卷起一重重能量神罡向南宁劈来。

    南宁眉头紧,这群姑娘脾气可当真是不好,令人恼火。

    “既然都说了我是淫贼,若是不做些什么岂不是有辱我淫贼之名。”

    他淡淡道,面带微怒,直接手一揽,将小宛拉过来,同时将她狠狠压在身下,轻轻附在她的耳边,嘴里含着她雪白玉嫩的耳朵,轻轻道:“以后叫我一次淫贼,我便轻薄你一次。”

    他轻嗅其身,双方紧紧贴在一起。

    接着,同时南宁浑身能量溢出,趁鱼央与鹤姗姗两位姑娘瞪大眼睛看向这里时将她们禁锢,也将她们狠狠揽过来,施以同样的手段,且上下其手。

    此刻他想感叹,这群俏丽姑娘当真本钱不错,青春美好,带有一股处子香气。

    个个肌肤雪白,滑腻爽手。

    “啊!淫贼,羞要欺辱于我,我和你拼了!”

    小宛满脸羞怒,伸出两截雪白玉臂狠狠向南宁瑶间软肉掐过来,手之上蕴含能量,直接击向南宁腰间。

    “放肆,竟然想扒我的衣服,女流氓,小爷和你拼了。”

    南宁红口白牙一碰,直接将其说出想要脱掉自己衣服的女流氓。

    他并不避开,而是直接狠狠迎上去,直接再次将小宛压下去。顿时一股女儿家独有的香气袭来,同时,触及一大片软绵绵,弹性惊人。

    “你这无耻之徒,谁想脱你衣服,天下长得好看的男人多了去,老娘稀罕你吗?”

    小宛浑身发光,一股股能量神霞从娇躯迸发出来,在这方寸之地迎击南宁。

    她两只玉手在捏出法印,拍向南宁身体,想要禁锢南宁。

    南宁嘴角挂着一抹笑容,一张口直接将那里的能量神霞吞掉。

    这时,鱼央手中发光,不断结出能量法印唰向南宁,鹤姗姗也口中吐出一口神霞,迅速化成一条发光绳索缠绕向南宁手臂。

    “女流氓,修要占我便宜!”

    南宁大喝,口中吐出一挂画卷将三位女子的唰过来的能量法印抵消。同时他两只各自结出结出一片片发光能量纹络唰向几位女子,想要禁锢她们。

    当然,此刻他仅仅显露出部分实力。

    “南宁,你这无耻淫徒!我要把你碎尸万断!”

    鱼央直接纵身一跃,骑在南宁脖颈上,衣裙顿时滑落一片,露出一片雪白晶莹,此刻她浑身流淌一片片霞光,能量汹涌澎湃,想要镇压南宁。

    小宛直接双手双脚齐上阵,四肢都在发光,藕臂雪白,眼中直溢精光。

    她的四肢狠狠甩过来,像是一截神鞭,真若击中便是一座小山头也可以劈开。

    “宛儿,你要谋杀亲夫吗?”

    南宁惊叫,手掌轻轻一抚,拍在她四肢,将汹涌能量崩灭。

    然后直接扑了上去,一口咬在她胸前,顿时感觉到一股奶香气,有些腥。

    “玛德,果然,青春期少女身上的味道有点重。”

    南宁摇摇头,使劲将嘴里那股怪异的味道甩出去,虽然女性的体味会激发男人的某些不良念头,可以算作一种诱惑,但南宁却有些奇怪,这群修行女子身上竟然仍旧有这样的味道。

    此刻他觉得奇怪,她那几位师姐身上似乎并没有这种味道。

    “难道,小宛的身体与正常人不一样吗?”

    他猜测,同时禁锢住其他几位女子,挨个咬了上去,却发现没有味道,仅有小宛一人神上有那种异香。

    此刻,他心中越发疑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