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聊斋好莱坞〕〔吾为,道祖〕〔未月伯爵〕〔蜀山游子〕〔仙在大明〕〔大国重工〕〔明朝败家子〕〔我只是个穿越者〕〔最佳娱乐时代〕〔墨子传〕〔重生1980之强国崛〕〔九天仙缘〕〔亿万甜妻:龙少,〕〔绯色升迁路〕〔战流〕〔南瞻:重明〕〔混沌火龙诀〕〔海贼之全职鬼剑〕〔青刃〕〔北京,最后一个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409章 后果悠悠
    “轰隆隆!!!”

    极尽的绚烂过后是空寂,刺目的光芒消失后,原地仅留一具破破烂烂的躯体,血肉崩裂,露出森森白骨,元神之光寂灭。

    一位准王,本可纵横四海,捭阖天下,而今却死在了此处。

    更是令他至死都相当憋屈的是……他死于一位凡尘至尊之手,未入仙流,却将他元神斩掉,令他肉体不全。

    “噗!”南宁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受了难以想象的伤势,尽管斩掉这位准王可他一点都不敢小觑准王。

    事实上,这位天鹏准王有所保留,太过托大了,自认为一位不足至尊的人物无论天资再如何无双无对都绝不可能让一位准王全力出手。故此,即便在他解封自己封印的实力后仍旧只出了部分功力。

    结果,到头来落得个身首异处。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更何况是南宁这样一位天纵之才。

    而南宁虽然对战时会对敌手冷嘲热讽,各种贬低看不起,然而真若动手时无论是谁都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所以,此战他赢了。

    “哈哈哈哈!无耻之徒,多次轻薄于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终究是落到了我手里。”白发天女眼神冷冽无比,带有怨恨光芒。

    南宁嘴角挂着笑容,尽管精疲力竭,却依旧邪瞥了她一眼,道:“高兴什么,你真的以为我给你解开禁制不成,赶快过来扶着我,而且你最好期待我三日可以醒过来,否则没有给你解开禁制,届时你将化为一滩脓血,死无全尸。不信,你可以感觉一下你神府深处。”

    “砰!”南宁话音一落便倒了下去,气力枯竭,精元有若似无。

    白发天女终极恨恨咬了咬牙,带上了南宁,她这才发现,元神内部不知何时被刻录下了繁杂的符号,蕴有某种大道精义,然而却也拥有可怕的毁灭性能量,无法对抗或是磨灭,一旦南宁死去只怕她真的会遭殃,没好下场。

    “无耻之徒,阴险之徒,好色之徒!!!”白发天女玉容满是冰,狠狠踢了他三脚,可无奈终究只好给将他带走。

    事实上,南宁确实受了极严重的伤势,刚才那一招镇天式在生死之际突然涌上心头,一发不可收拾,前所未有的神妙精义被他演化而出,威力强的可怕。然而那一招太耗费精元,以他至尊之体催动险些将他抽干,几乎快化成干尸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看到底能不能醒过来,若是醒过来自然一切好说,若是醒不过来就此沉沦世间,化为一堆枯骨,消亡于此地。

    醒来于否,全决定于这个人的意志与信念,当然,也或许伴随几分运气。

    白发天女素手一挥,凝炼沙石点化为一辆黄金古车,将南宁扔了上去,古车再次隆隆赶向远方。

    此地已然不宜久留,刚才的惊天大战能量强度太高,会引来许多可怕的人物。若不逃走,徒添伤悲。

    “轰!”

    果然,未过多长时间,轰的一声此地有一道惊天神虹垂落,一个威武无比的银甲青年出现,他黑发披肩,眼眸似星辰,然后背部有一对布满银色鳞片的肉翼,可怕无比,闪烁慑人光泽,如同两件神兵,锋芒之气逼人。

    “嗡!”

    他双翼轻扇,原地轰的一声滔天银色光雨洒落,原地被银色汪洋淹没,原先的气机不在,此地的打斗痕迹亦被他以土石全部淹没。

    “我的猎物……尔等岂配得到。”嗖的一声,他消失无影,向南宁离开的地方赶去。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来,有男有女,都不是一般人,都修为惊人,可是他们全都发蒙,此地的能量气机消失不见,早已被人消灭。

    “是谁动手?”

    一位高手开口,身披金色的甲胄,身材高大,威武勇猛,兵器为一杆黑色大戟,弥漫压迫性能量,可怕无比。

    “不知,不过……绝对是高手,拥有极速,才能如此之快赶来此处。”

    一个金发女子开口,发丝晶莹,弥漫金色霞光,长有一张绝色容颜,清理绝伦,带有冷意,是个冷艳无比的绝色女子。

    她穿着金色长裙,雍容华贵,英气十足,是女中英雌。

    令人惊讶的是她的兵器竟是一杆长矛,足有丈长,通体纯银色,闪烁慑人的光泽,也极可怕。

    “追!!!”

    又一人开口,这是一个黑面大汉,霸气十足,然而双目始终朝向那位金色长裙女子,眼有异光,似是仰慕又似狂热之色。他身形最为高大宽阔,接近两米高,手提一柄霞光弥漫的紫金锤,威猛绝伦,若一位盖世霸主。

    “嗖!”大汉速度竟也极快,其余人紧随其后,嗖嗖离开此地,追了上去。

    金色古车隆隆,周身划动玄光极速向前赶去。它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便飞跃一座又一座苍茫山脉,似流光一般。

    突然一个双翼银灿灿,闪烁慑人锋芒的男子追了上来,双翼同时向前割去,威猛绝伦,嗤的一声,雪亮光芒惊世,金色古车迎风被劈成两半。

    “哪去了!!”银翼男子冷哼一声,愤怒无比,竟然被引偏了,正主早已不见。

    他怒极,轰的一掌将金色古车彻底拍碎,化为一堆碎片。

    “咦?”突然,他上前发现了一些东西,这辆金色古车乃是临时炼化,其内并无多少秩序纹络交杂其中。默念道:“这种气息……似乎是……白发天女冰玉颜所留。”

    “哈哈哈哈!”他突然爆发出一阵冷笑,面容狰狞无比,道:“冰玉颜,你也终于受伤了,昔日你杀我姐姐与哥哥,今日是时候你该血债血还。”

    嗖!他再次动身追了上去,已不能抑制自己的满腹杀机。

    许久之后,旁边的一座山头出现了两个人,正是一个白发心冷女子背负一个俊美的男子。初一看此男子英武俊美,是个世所罕见的美男子。然而越看越贱,昏迷了都,却至此他脸上依旧带着坏坏的笑容。

    “哼!”白发阴冷女子忍不住狠狠扭他一把,在肌体上留下殷红的虐待痕迹,都这个时候,明明晕过去的一个人怎么还在发笑,也太可恨了,让她几乎动了杀念。

    然而她猛地一震,发现有强横的能量自远处而来,其中不乏真仙级高手,可怕无比。

    她立刻带着南宁极力收敛气息,再次向山体中钻去。

    “轰!”

    果不其然,又有高手降临,白发天女冰冷的脸上也不禁动容,眼前这群人都是强手,真仙高手都三位。一个金色长裙女子,一个金色甲胄男子,一个手提紫金锤的黑面大汉,都是强横人物。现如今她手里有难宁,绝不能对上。纵使平常她也不过能对一人,或许可以压过,对上两尊真仙高手……必死无疑。

    古来真仙难成,能够成就盖世真仙果位,谁又会比谁弱多少,除非是变态人物,否则寻常绝代天骄之间根本难以拉开差距。

    事实上走到这一步,无论是资质上,亦或是心性上都可怕无比,古来罕见。同时,悟出了属于自己的道。

    成仙之路,两两不同,从未有相同的成仙之路。若能成仙,早已自开己道,虽不能如南宁这般创法,却也极尽恐怖。

    “没有,走吧!!!

    探查许久,这群人嗖的一下纷纷离开此处。

    山体中,白发天女警惕向外界望来,绕是她也略有些不淡定,眼下诸敌环视却又拖着这么一个累赘,却又不敢让他受损,否则他一死自己也跟着遭殃。

    活了这许多年来,她发现自从遇到南宁以后什么样的糟心事都碰上了。若非她向来自持,虽被称为魔女可却一向如同大家闺秀般,只怕早已破口大骂了。

    “轰!”

    突然,金衣女子去而复返,手提一杆丈长银质长矛极速冲回来,高挑有致的美妙身体带着大片秩序之光,璀璨耀眼。巡视四周,可没有发现异常之处,然后又走了。

    白发天女舒了一口气,刚想出去,立刻又停下来,冰冷眼中带着异芒,耐心等待。

    “轰!”

    可怕的能量波动再次降临,金衣女子再次回来,伴随霞光滚滚,又巡视此地。

    “混蛋!!!”白发天女愤愤骂了一句,绝色的无暇容颜尽是阴沉。

    怎么还有这样的人,看上去正派无比,结果比她还阴狠。这让她感觉,白白辜负白发魔女之称号,还不如拱手送给这个金衣女子。

    最终,来回也不知几次,金衣女子终于彻底离开此处。

    然而冰玉颜依旧等候在此处,不曾出去。此时此刻,她心里有委屈,白发魔女这个称号真是委屈她了,这一代人有不知多少比她阴狠的女性人物,然而她却因一头白发被人称为魔女,也太无辜了。

    真是六月雪窦娥冤,不知哭与谁人诉说。

    “哼!等到本宫出去,非要你好看,哼,也不知……这金衣女子究竟是谁,明明身为一尊真仙高手却如此低调,直到现在才出世。嗯,阴险的女子。”

    “啊!谁???”白发天女突然回头啪的一声拍去,眼见是南宁才停下手。

    “你……怎么样?”她略带担心的问道,眼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别多想,那是为自己的。若南宁死了她也没有好下场。她认为南宁这人为了对抗准王,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精元,肉体与元神都油尽灯枯了。

    “没有办法了!”南宁摇摇头,俊美的脸上满是凄然。

    她瞬间脸色灰暗,雪白的肌体都染上了伤感之意。如此一来,三日一过,她必死无疑。除非有王境盖世人物出手,以强横实力替她驱除诅咒,否则她活不过三日。

    但是进了此地,没有百年根本出不去。所以,目前来讲……死路一条。

    此时此刻,她的心都灰暗了。她这一生不知还有多少事情未完成,有太多的遗憾与伤痛。到了这一步,便是盖世王者都会心性动摇。

    死亡临近,她在直面它,却没有办法避免。

    一念至此,纵然是被称为魔女的白发天女也止不住晶莹水珠滑落,雪白的玉容有泪痕。三日后,一切终将成过往,而她也会走向生命终结。

    南宁愣住了,这是……怎么了,身为魔女心灵如此脆弱。也太不经吓了。

    他这一生,最怕女子的眼泪,无论是魔女还是圣女,即便是不相关的人也会隐约痛惜。

    “别哭,别哭,堂堂魔女……哭成什么样子?”

    “用你管吗?你这无耻之徒,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母亲,姐姐还等待我去救,然而我却被你连累,三日后必死无疑。你这无耻之徒,为何要找上我。我欠了你什么,若我身死,谁替我去救母亲与姐姐。”

    此时此刻泪痕已经滚滚而落,她雪白的玉容这一刻去了阴冷,满是凄然与绝望,也有对亲人未来的担忧。

    南宁长长叹息一口气,原来……这个看似阴沉的女子背负了这么多东西。这让他心凉,有些后悔,不该骗人。

    他开口一脸正色道:“别哭了,其实……我是骗你的,你元神中的符号虽然诡异,却根本不会伤及生命。”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南宁狠狠的挨了一耳光。白发天女俏脸上尽是怒容,狠狠骂道:“你这无耻之徒,轻薄我就算了,竟然还欺骗我。你知道我的命有多重要吗,它不只属于我一人,还有太多人等待着我。若是我今日与你同归于尽,谁来去救我母亲与姐姐。”

    “对不起!”南宁道歉,很诚恳。

    然而白发天女眼神尽是愤怒,狠狠瞪了他一眼衣裙摇曳,离开了此处。

    她去的极快,很快便消失在南宁眼前,彻底失去了踪迹。

    南宁深深叹了一口气,自觉有些对不住她,也离开了此处。

    此时此刻,他体内虽有伤势却已好了了六成,他前来此界虽留下古钟守护那些女子,可是却带走先天神药。先天神药对于他还有些用,对于那些女子用处不大。至于其余未达王境的女子如今南宁也不为她们寿命发愁,与几位王境女子相随,沾染仙真物质以及大道物质,她们的寿元亦会悠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回流大时代〕〔鬼王传人〕〔一生为你空欢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