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千金:神秘总〕〔官海无涯〕〔我的女儿有个系统〕〔律师娇妻:腹黑老〕〔影后重生:薄少追〕〔神级狂兵在都市〕〔他敢撩教练[电竞]〕〔小道姑的清穿日常〕〔流浪村医〕〔豪门蜜婚,霍少缠〕〔直播之恐怖审判〕〔路过漫威的骑士〕〔异度冲击〕〔捡来的仙缘〕〔电影世界穿梭门〕〔贞观太上皇〕〔地中海霸主之路〕〔阴冥之旅〕〔玄门封神〕〔黑龙法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412章 史前生物
    惊天动地的巨响自黑色深渊传出,宛若万千口仙鼓擂动,发出涛天巨响,极其可怕,令他身躯都在颤抖。

    那声音时而如铿锵兵戈之声,时而如星辰爆裂之巨响,振聋发聩,天地都在动荡,王者秩序神辉流淌过的虚空都似乎不稳固了。

    紧接着着,黑色深渊绽放万千光明,一时间霞光与瑞气喷涌,神圣无比,甚至其有一朵朵仙葩伴随光与雾霭升腾起来,神圣无比。

    南宁眼睛瞪大,这……是一口绝世仙洞不成,内部有仙气瑞霞喷薄。

    光与雾霭包裹着一些发光碎片,伴随斑斓的秩序之光继续变化,凝结各种各样的妙象。时而若天女散花,时而若金将前行,更有仙灵出世,天尊渡人诸如种种之类的妙相,神异非凡。

    最终,铿的一声所有发光碎片凝聚而成一横跨黑色深渊的桥,宛若黄金铸成,散发耀眼的霞光。同时,有金甲神将显化,天女化形,排列桥梁之上。

    南宁见此心中早已惊讶无比,观察这桥,确有实体,并非虚幻。

    可现在……是什么意思,金甲神将与天女出现难不成是要迎接他不成。

    他摇摇头,自己在此应该没有这种待续。

    然后,他也多想,尝试靠近,接近黄金神桥。一直到边缘都没有反应,他们像是没有看到。

    “砰!”

    下一刻,他一只脚踏上去。

    “嗤!~嗤!~”

    “轰!~轰!~”

    瞬间金将,天女动了,发出可怕的杀招向南宁迎了过来。瞬息,他之身躯被霞光淹没,璀璨的刀光,凌厉的枪击,以及纵横捭阖的可怕剑气撕裂苍穹,向他袭来。

    金将天女皆是能量显化,蕴有神秘烙印,拥有极其强大的战力以及能量,一时间险些将南宁发的横飞出去。

    可他拼力稳住,同时挥拳迎击,铿!他拳头横贯,拳光汹涌澎湃,带着可怕的力量,瞬间撕裂迎在前方的几个金将天女,大片能量霞光洒落,一些大道碎片飞溅出去,是金将天女体内所含,弥漫古老的气息。

    南宁开始发力,周身金色霞光流淌,如同披上一件战衣,守住他躯体。实际上此霞光凝聚之衣强大非凡,蕴含秩序与玄光,破灭剩余的攻击能量。

    “砰!砰!~”

    每一次对撞他都会灭掉部分,此桥上的能量显化体虽强,可是对于南宁来说很轻松,翻手可灭“轰!”

    最终他拍出极强一掌,声音隆隆,霞光璀璨,横扫了剩下的能量体。

    黄金神桥清静了,南宁平静地踏着古桥走了过去。

    原来这黑色深渊上的黄金神桥也是一道考验,若没有真仙级战力绝难渡过。对于南宁,自然不成问题。

    大致也不难猜测,那些重塑此地的王者大能或许认为此地危险度太高,起码也得真仙级战力才可进入。

    路过黄金神桥时南宁曾向下望去,黑漆漆,根本看不清,先前的霞光瑞气像是凭空出现,相当诡异。

    他踏过后,黄金古桥再次消失。

    此时此刻,南宁眼前是一片神秘的天地,天穹上笼罩霞气与雾霭,大地上则是古林丛迷,郁郁葱葱,苍翠茂密。丛林中有虎啸猿鸣,异禽横空,深处更有可怕的巨兽蛰伏。

    “吼!!!”一头獠牙若长剑的虎形凶兽咆哮,震动山河,相当恐怖,雪白剑齿宛若一口绝世凶剑,煞气逼人。

    “吼!”一头黑色巨猿大吼,宛若黑金铸成的拳头抡动,捶击胸膛,宛若仙鼓敲动,声音洪亮而可怕。它旁边一座山头仅到他半腰,被猿吼声震得灰尘簌簌,最终轰然解体。

    此外,羽翼鲜亮的绝世禽鸟,如孔雀般,却眼角呈三角状,十分凶狠可怕,尾羽斑斓发光。长有千足的黄金蜈蚣,足有十丈长,足部锋利若长矛,通体宛若黄金铸成,流淌耀眼霞光,等等,数不胜数。

    南宁眼中大方光彩,不过心里带着吐槽,这是史前遗迹???

    这……特么是史前动物园吧。

    然而尽管如此他也果断收敛气息,此地动物不一般,比如就那头看起来长着剑齿的虎形凶兽,虽然看起来傻里傻气,然而实则可怕到骇人。其体内能量宛若一轮又一轮神阳浓缩其中,浓郁可怕到惊悚。

    可以这么形容,比起寻常真仙都不差,这是……与真仙一个等级的生灵。

    可是这样几个还行,但……周围特么的都是啊,一群……简直丧心病狂啊。

    南宁想骂人,难怪来此最低者都为真仙战力,这也太应该了,便是准王都不算过分。此地之危险被传低了,难怪那么走出的绝世人物都对此深有忌讳。

    “嗖!”他极速移动,寻找一处可以隐蔽的地方,到了此地,他才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高层次真仙战力真的太一般,仅仅自保而已,若是遇到超出十头以上真仙生灵围攻,只怕要惨死。当然,这是正常来说,事实上他有保命手段。

    “啾!!!”

    一声悠远的鸣声传来,霎时间此地狂风大作,黑影遮天。

    一只羽毛好似黑金属片的禽鸟展翅飞过,横击长空,仅仅飞动而已便卷出狂风骇浪,洒落绚烂霞光。它的爪子锋利,闪烁慑人的锋芒,如同绝世凶兵般。

    南宁心中震撼无比,这是一头快要接近准王级的禽鸟,虽未化形,可体内密密麻麻的都是秩序光辉流淌,蕴含可怕能量。

    他看向它,久久出神,心里在沉定,调整心态。最终轰的一声跃入天际,展开了厮杀。

    “轰隆隆!”

    一段难以想象的岁月开启,南宁疯狂挑衅此地的史前兽类,与它们疯狂大战,充满血与泪史。

    这些凶兽可怕无比,无论是能量亦或体内蕴含的法则秩序都极惊人,身上更是弥漫史前岁月的气息,也有那个时代的可怕战技。南宁也记不清楚了自己到底多少次遇险,遭遇生死危机,因为几乎时时都在奔逃,或也有极少次数反杀。

    史前剑齿仙虎,恐怖黑色巨猿,类似孔雀的绝世凶禽,长有千足的黄龄蜈蚣,躯干若剑的史前剑仙树,如同一口青玉瓶子的可怕食人花,极尽绚烂与恐怖。

    南宁一路血战,在生死中厮杀,数次险些被分尸。

    有一株史前剑仙树快要成准王了,树体晶莹,若仙玉铸成,极致可怕,能发出斩天裂地的剑气,苍穹都被撕裂。它恐怖绝伦,盯上南宁。且善于隐藏,每每会在关键时刻袭杀南宁,令他数次险些分尸。可它太强,比先前剑仙树强大的多,速度极快,一旦化为剑光神虹就连南宁速度也不过最多与其持平,未能超越它。然而他被敌手纠缠,又不能全力出手,可谓憋屈无比。

    这一日,南宁再次与一头凶禽对上,对方很像金乌,却又不太相同,两翼一黑一红,掌握有太阴太阳之力,可怕到极致,太阳神光与太阴神光扫出,可怕绝伦,撕裂天地。太阳神光与太阴神光融合时更是化出惊世混沌仙光,足可破灭大宇宙,虚空都被打成混沌一片。

    “这是什么鸟?阴阳鸟,亦或是混沌鸟吗???”

    南宁与其激战,太剧烈,璀璨霞光滚滚,能量雾气包裹大道符文,纵横激荡,震彻天宇。

    他多次化出天刀神形,斩出惊天杀伐神力,可是天刀到头来也破碎,在激烈对抗中消散。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是南宁进入此地遇到的最强对手,此生灵太可怕,不仅自身血脉强大,战斗意识亦极致可怕。

    “嗤!!!”

    凶禽两翼包裹在茫茫能量雾气中,弥漫秩序之光,斜斩而来,轰的一声大地都被劈开,附近一些弱一些生灵当场死去。

    它羽翼鲜亮,展翅横击长空,宛若两口绝世仙兵,划动大道仙光,发出惊世绝伦的攻击。它凶猛无可抵挡,就这么横空杀来,隐约间可见头顶都笼罩大道之辉,攻击凶猛绝伦,杀到能量沸腾,自身秩序都禁不住溢出。

    “噗!”凶禽张喙,吐一口仙光,包裹浓郁杀伐能量横击而来。

    当!南宁举刀格挡,黑色天刀刀体都嗡的一声,发出惊人巨响。那口仙光太可怕了,能够击碎寻常真仙器。若非黑色天刀伴随南宁无比蜕变升华也在进化,此刻早已被摧毁。

    “你到底是什么鸟???”

    南宁喝问道。

    “我是你爷爷!!!”

    南宁眉间一沉,眼神阴沉。这鸟……还挺贱,让他不喜。

    “轰!”

    他浑身发光再次扑上去,手中捏绝强法印掷出,紧接着,他再次又捏刀印,虹光璀璨,带着绚烂大道霞光,招招重击,狠狠劈落。

    “既然如此,就不必说了。今日杀你下酒!”

    此时此刻他浑身法力凝聚到难以想象的境地,玄功运转极致,头顶都有仙雾蒸腾而出,伴随着一股如烟霞的浓郁精粹,可怕绝伦。

    “轰!”他手里轰出五色神华,转轮不朽,具备扫灭一切物质之力,虚空都在其间湮灭。

    凶禽惊叫一声,终究受了伤害,一边翅膀部分羽毛脱落,血肉被分解,喙上染血,此时斑斓五色霞光依旧附着其上,转轮不朽。

    “五行神光!!!竟是这种可怕神通!”

    凶禽发出嘶哑而渗人的的声音,对此神通惊惧不已。五行转轮神光,汇聚五行神力演化而出,乃是至强神通之下,异常可怕,而今被南宁演绎到可怕境地,能伐在真仙路走到深层次的生灵。

    不过凶禽很快镇定,双翼演化极致境地,散发浓郁的赤色与黑色霞光,带起绚烂秩序之光。它也在演化至强神通,太阳神光与太阴神光极致融合演化混沌仙光,轰的一声与对抗在一起。

    打斗太剧烈,虚空再次崩塌。

    天上一朵又一朵雪白的仙花绽放,地上一口又一口喷薄黑色仙光的黑莲涌现。

    他们打斗触及到不可思议的规则,天地都有异象显化,秩序之力自然显化抵消他们的攻击,保护周围其他生灵。

    最终,两人轰的一声各自分开。

    对决落下帷幕,两人平局。

    凶禽摇摇头,道:“算来还是我输了!你以未入真仙之体而具备此战力,实在古来未有。”

    南宁摇摇头,他相当谦虚,讲道其实也并非如此,他所走之路与寻常成仙之路不同。真若比较其实他蜕变的本质早就不弱于真仙,甚至可以说超出部分。他所走这条路不同寻常,极限升华中而蜕变,虽不是仙道,却也超越了至尊之路。

    当然,一旦功成,会有极其可怕的成就,那时来说,若论生命本质起码不下于准王,甚至超越其极限隐约可近真正的王境。

    “哈哈哈!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对方依旧摇头,然而回头又补充了一句话,道:“如此看来,我的蜕变还不够强,接下来的岁月我会接着去蜕变。希望一次见到你,你的道路已经大成,那时……我与你接着论战。”

    “好!”

    最终,两人分开,南宁也没有对它下杀手,借其一身精粹促进自己蜕变。此人太强了,真若如此到最后他自身也要落得个半死,会被周遭凶兽进行残忍的报复。

    “嗯!”

    突然南宁心中意动,生出一股莫名情绪,自身带着前所未有的喜悦之意。

    瞬间他喜悦无比,这是第六次蜕变的气机,要开始己身第六次的极限升华与蜕变。这是相当关键的一次,一旦蜕变成功会于战力有极大的提升,生命本质亦会坚固到无法想象的程度。

    嗤!

    突然有惊天的剑光扫来,足足三株史前剑仙树向他扫来,带着斩天裂地的剑气,可怕绝伦。

    南宁瞬间心里不平静,原来……先前的剑仙树还不是全部,这一次足足三株史前剑仙树来袭,更可怕的都在仙道走到可怕的层次,一株比南宁也差不剑多少,二株稳胜他,三株……那会相当可怕。

    他心中一动,或许这就是第六次蜕变的劫数般。

    “轰”的一声大战开始,南宁迎着茫茫的雪亮斩天剑气虫了上去。

    第一时间,他就被伤,胸口出现一道血洞,被可怕剑气贯穿,胸口滴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