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世武尊〕〔锦绣修仙路〕〔覆手〕〔古穿今:丑颜悍妻〕〔玄医枭后〕〔声优养成大师〕〔夏酱的推理事件簿〕〔神器种植空间〕〔小学文娱大亨〕〔逆袭大清〕〔汉兴八百年〕〔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我在洪荒打钱〕〔大医凌然〕〔抗日之铁血战将〕〔豪门暗宠:抢个老〕〔我有神珠能种田〕〔光之小镇〕〔我不是大仙尊啊〕〔无敌炼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427章 华发如雪,步生血莲
    这一刻,他心中有震惊,有悚然,惊疑不定。

    拥有至强生灵的族群都被这样流放,不能归故乡,听起来着实有点骇人。

    “难道……我们的先祖来自界外之地不成,不属于这片混沌海洋?”

    然后,他又疑惑,界外之地,那个地方太遥远,处于莫名状态,非是寻常混沌边缘,寻常赶路纵然一位盖世王者穷尽无尽岁月都不能赶去,只有至强生灵行走莫名路径才能走到那里。

    它不在上下四方,然而确实有那么一条路存在,唯有至强生灵才能触及到。不到境界,连那条路都看不到。

    “看来……将来需要到界外之地行走一遭!!!”

    南宁心中默默做下这样的决定,待平定帝路岐祸之后,去界外走一遭。

    在史前归墟逗留一段时日,修行伴随着探索,并且见证史前无上大能的一些道与法,对比与验证自己的道与法,进一步完善它。

    他的道行愈发深不可测,路已经进入莫名境地。

    过了一段岁月后,他离开史前归墟。

    接下来的岁月他想要去四大无上古地之一的太玄古地,那里有一个他想要见到的人。

    很多年过去,他想要去见一见少女水灵儿,离开五千多年,不知她究竟怎么样。但必然不会老死,当时南宁已经完成五次蜕变,几乎已经近仙,而且给她留下的是属于自己本源的大道神光,绝对能够庇护一个凡人活过五千载。

    若是踏上修行路更甚,那本源大道神光会助她悟道,成就真圣果位绝对不成问题,且太玄古地长生仙质十分浓郁,那里修士寿元会极长。

    这一次,南宁借助了帝钟。因为对的时间已经过去,只有完整帝境至强神能才能在不正确的世间打开位列无上古地之一的太玄古地。

    “嗡!”古钟发光撕裂了虚空,一口滴着斑斓液体的洞口出现,壁质如同玉质般晶莹剔透,散发本源秩序之光,同时亦弥漫可怕的空间错乱之力,王境极限者触之都不能活,会被挤压成血雾,唯有至强神能才能安然通过此洞。

    南宁纵身一跃,从洞口跨越而入。随后,晶莹洞壁发光,消失于茫茫虚空。

    太玄古地,无上之地之一,南宁再次来了。

    此地虚空茫茫,无边无涯,大地无边无际。

    在无尽虚空高处,密密麻麻的雷霆闪电弥漫,更有可怕的气息笼罩那里。更高处,一轮无量神阳悬浮,释放无量光辉。

    南宁站在大地上凝视虚空片刻,止住目光,随后抬脚一步离开了此地。

    此地虚空很有些特别,蕴有不可思议的玄妙奥秘,将来或许他会前去一探。

    现在吗,还是先寻找水灵儿少女最好。当然,可能的话也顺便去见一见白发魔女。

    轻轻迈步,刹那间仿佛时空倒流,周围景象剧变。一步迈出,他到了昔日那条长河附近的地带。几千年前他在此遇到一个少女,于长河中将他捞起,而他将她……咳咳。总之,两人一起也算度过了一些美好岁月。

    “什么?”

    南宁猛然一震,眼神剧烈动荡,十分不平静。

    此地……竟是一片陆地,根本不存在什么长河,只有一片平坦无垠的陆地,草木不生,遍地荒芜。

    下一刻,南宁眼神微顿,在此施展无上法力,重现昔日的片段。

    然而紧接着他的表情是惊悚的,为何如此,昔日此地也是一片虚无,根本探知不到任何东西,有的只有茫茫虚空,甚至连他自身的身影也没有,似乎过去发生的事就如同一场一样,空空如也。

    他不想相信,难道昔日在此界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不成,立刻动手探寻关于白发魔女的印记,很快找到了她,此时此刻她正被关于一处地牢中,周身鲜血淋漓,本来雪白如玉的躯体上插着一些破法灭神之匕首,凄惨无比。

    很快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仅没有救出母亲与姐姐,反而被其他仇人抓到。这段时间来,被囚禁于此很有些年月了。躯体被打入可怕的化神灭魄之法钉,同时又以破法匕首锁住躯体,令她真仙级法力都不能动用。

    不难想象,她这段日子遭受了怎样的折磨与残忍手段,令她真仙之体都几近陨落,元神之光一度黯淡到极点,雪白的肌体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伤痕,内部亦受到不可逆转之伤势,几乎已经死去。

    此刻之所以未死去,全凭一缕执念不灭,吊住最后一口气。

    南宁叹了一口,一步来到地牢,心中不忍,他伸手轻轻一指,白发魔女躯体中的所有外物尽去,同时一股大道仙光缭绕指间,普照其身,将其伤势恢复大半,仅余一些本源伤势,需要静养一些时日。

    然而她受伤太重,只至此依旧不曾苏醒过来。

    南宁轻轻抱起她,一步迈出,周围天旋地转,时光倒流,已经来到外界一处地方。至于伤她的那些人他并没有去动,日后留给白发天女自己处理更为合适。

    随后的几天,他一直带着这位白发天女到处游荡,也期盼能够寻到水灵儿少女。

    过了一段时间,渐渐地白发天女苏醒过来,体内伤势基本痊愈,只待调养一些时日便能尽书恢复,法力全复。

    “你……”

    苏醒过后,白发天女久久无语,盯着南宁久久一言不发。

    就这样,一个姿势一直未变,不成变幻。

    许久之后,钉得南宁都头皮发麻了,这个女子是怎么了,变态了不成。她终于开口,问道:“你……为何来救我?”

    南宁笑道:“怎么说你都是本座的侍女,侍寝的义务都还没有尽到,怎么能让你死去!!!”

    “嗯!”

    出乎他的意料,对方竟然用了一个“嗯”字回答,似乎默认了这件事,冷冽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柔和之意,隐约看去似乎有些羞涩。

    许久之后,又是她开口道:“那大觉宫可是龙潭虎穴,你为了救我……你伤势重不重?”

    她误以为南宁强闯大觉宫将她救出,并且此时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可实则定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南宁本来欲打蛇随棍上,将其……咳咳,可事到如今,却怎么也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

    接下来,白发天女讲及了一些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她在真仙路尽管越走越远可始终未能突破,到如今也只化了个准王而已。而今,她对于南宁毫无保留,和盘托出一切,以及一些昔日的仇恨。

    灵外,也嘱咐南宁让她养伤,纵然他天资极高,古今无双如今就算能逆天突破入王境也只是个初入者而已,这一境界太过高端,纵然万古无双也难以与此境先入者对决多少,需要大量时间的积累。

    南宁并未询问他,到了而今境界,能够轻易得知这一切。

    许久之后开口询问道:“其实……我并没有受伤,走吧,去见一见你的姐姐以及母亲,顺便将她们带出来。”

    “你真的没有受伤吗?”她玉容流露不可思议之色,惊诧不已。

    纵然这个无耻……不,这个家伙能逆天入王境,可是大觉宫中高手何其多也,王境都不止一位,他是竟能救出自己,毫发无损,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最后她讲明一些事后,见南宁依旧一脸平静,便随着他离开,前往仇人那里,去救她的母亲与姐姐。

    路上,提及了一些昔日发生的事。昔日她的家族也算辉煌而绚烂,曾经也盛极一时。可后来,发生残祸,为了一部传说中史前遗留下来的神典而被众多强族围攻,姐姐以及母亲都被人囚禁,她的父亲是外族,不是她母亲这一族,也与这些东西无关,所以便独自一人逃离远去。

    唯有白发天女一人有幸逃离出来,四处学法,而到现在终于修成盖世真仙。

    “史前神典……”南宁嘴里低语了一下眼中闪过异光,竟还有这样的东西。

    然而下一刻,白发魔女极速倒退,同时抽出一柄仙剑倒立指向自己的眉心,美艳面容尽是凄厉之色,泪痕滚滚滑落,语气中带着绝望道:“果然……就连你……就连你也没安着好心,接近我也是为了那部史前神典,……这一次……也是与大觉宫中人联手演戏,否则怎么回如此轻易救出我。可是……先前为何还要轻薄于我,对我做下那样的事……”

    最后一句话,这个女子分外凄厉,心被伤透。

    南宁心中一震,看来这个女子对于自己的印象经过这么多年的发酵……已经转变成好感,甚至可以有说些喜欢。但是现在明显误会了一些事,以为南宁也是奔着史前神典而来,有所企图。

    所以,她彻底绝望了。此时此刻手里那把仙剑散发绝强气息,对准了自己的元神,一旦全力斩下去,就连南宁都会无法救她,真灵彻底散去,从天地间彻底消失。

    南宁叹气,这个女子原先心志极为坚毅,这些年年来经历了不知多少可怕折磨,几乎到了崩溃边缘。本来为南宁所救,心里重新燃起希望的光明火焰,然而她心里带着谨慎,略略对南宁“试探”,结果……果然发现他露出马脚,竟也对她别有企图。

    “离我远点,你若敢过来,我便一剑斩下去,并且元神真灵彻底自毁,你什么都得不到。”

    南宁眉头微皱,大声道:“你在想什么,给我把剑放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枉我被人称为魔女,一向无恶不作,手段血腥,杀戮无数。可是竟也会对一个相处不多的男子产生别样的想法,相处些许时日,竟被你给欺骗了。哈哈哈!这也是本宫活该。”

    她玉容凄然,绝美的面孔尽是伤心与绝望,眼里已萌生死志,浑身透着寂然之意。同时,挥剑就要向自己元神站去。

    “给我住手!”南宁前迈一步,刚要靠近她,那个女子顿时大喝,元神之光已经开始裂开,浓郁的光雨四溢。

    南宁急忙伸手一指,嗡的一下定住周遭时空,岁月都不能进入此处,被停顿了。

    “时光倒流!!!”

    南宁施展这一无上手段,想要让一切归原,让白发魔女恢复到自灰之前。

    “轰!!!”

    虚空中突然爆发出无量光辉,伴随可怕大道光雨以及绚烂的神秘符号,向南宁斩来,恐怖绝伦,可毁天灭地,葬掉岁月时空。

    刚才他那一招,似乎涉及到禁忌,与某种未来可怕的禁忌人物相连,被莫名漾出的无上量阻止,不能逆流。

    那一刹那间南宁见到一个惊人的人物,那是一个女子,华发雪白,容颜绝色,肌体生辉,屹立于岁月长河之上,超脱了万古时空,镇压了一切,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向他缓缓走来,雪白足底生出一朵又一朵妖艳血莲,散发逆反大道的魔性光辉,可怕无比,诡异渗人。

    渐渐地越发近了,南宁能看清其全貌,女子头顶着紫沉色帝冠,浑身溢散绚烂光雨,带着可怕的大道气机,能撕裂万古长空,一切存在都要在其下低头。

    南宁震惊无比,那个女子……模样与白发魔女一模一样,身上带着可怕气机,却更为强大,如一位魔道女帝般,屹立岁月长河超脱其上。

    最后,他明白了一些什么,果断不再施展逆流岁月这种无上手段。

    而是于现在白发天女这种状态施救,现在这种伤势对于他并不算坏,元神自毁逆散大道还没有彻底完成,仍然有法可救。

    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血液当空悬浮,如一轮无量神阳般,当空悬浮,极尽绚烂与可怕。

    这是帝血,一滴便可震塌大界。

    南宁炼化帝血后将其滴入白发天女神上,同时施展一些莫测的手段梳理其破损的元神以及逆流的大道光辉。许久之后,才停下手来。

    然而此时,他发现惊人的事情,这个女子……原本所修大道已经完全逆反过来不能再更正,否则会使她生命发生不测。

    南宁心中默然,守着她久久不语。

    过了三日,终于……她醒了过来。

    她一开口便是这样一句话,很是怪异。

    “原来史前遗留的宝典是这样!!!”

    她的头发依旧白,更加白了,由先前的银白变成雪白,华发如雪。

    眼眸亦变得有些不同寻常,有与寻常大道光辉流动完全相反的方向流动,十分怪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