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法师〕〔最强至尊兵王〕〔全民诸天轮回〕〔山村小神医〕〔盛宠皇妃:夫君,〕〔毒医娘亲萌宝宝〕〔狂医废材妃〕〔年先生,慢慢喜欢〕〔萌妻不服叔〕〔傅先生,偏偏喜欢〕〔墨少,亲够了吗〕〔高冷大叔,宠妻无〕〔惹火甜妻:老公大〕〔重生八零后:军婚〕〔妃常本色:嫡女驯〕〔蔺先生,一往情深〕〔男神娇宠之医妻通〕〔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重生嫡女有空间〕〔重生特种兵媳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元始 第466章 明月神体
    街道上,灯火通明,阁楼一座座,尽皆辉煌绚烂。

    各家户纷纷手提着赤色通体刷红漆的灯笼,出街游走,这是此地的习俗。

    不远处,一座宏大的庙宇顶部发出耀眼的赤色霞光,照亮了小片夜空,神圣异常。

    然而众人见怪不怪,继续纷纷向前行走。

    “除了火帝,其余五气先天祖神有这样的节日吗?”

    此刻,北辰两人早已用餐完毕,再次来到了街道上,他开口询问。

    苏娥了一下,道并没有,只是火帝曾经大显神通灭出一头无上大魔与世界,故此被众生祭祀。

    他愣了一下,能被这位五气祖神,无上火帝出手降服的魔头只怕也不一般。起码也是一头无上王境的凶魔,甚至触及到帝道那一层次的至强生灵都有可能。毕竟,万界归一后,时代不同了,天地环境拥有更加浑厚的积淀。

    陪苏娥逛灯会的同时,他也在暗自思考,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去往何处修行。

    至于择一门派,他也不是没想过,然而对于他这种一身秘密的人来说太不保险。

    时代早已过去不知多少载,甚至就连修行方式都大为改变,他都有些心慌。

    有时,他也感叹,若昔日的兵器有那么一点曾留下护身,自己又何至于此。即便是剩下至强天刀的一块碎片也好,自己也能凭其横行天下。

    然而,鸿蒙古钟与至强天刀早已不知流落何方,不知归处。

    他又想,纵然是自己昔日的一个女人能够碰上那该有多好,尤其是青莲圣母,最是听话,一定会为自己找到足够多的修行资源。又或者林沫,她已成就无上帝果,纵然是乾坤更替也不应该死去。

    突然,他猛然停了下来。

    只见一条河流被映的通红,其上都有一朵朵形似莲花的赤色花瓣,上面点有灯火。岸边,有很多人都在一盏一盏置放此灯,并且许愿,让其顺着河流自然飘向远方。

    “这条河流,传说是火之帝君的一滴汗水所化,无穷无尽,没有开头与终点,只是缓缓流过天地间,去往未知处。”

    苏娥柔声解释道,一边望着他,一时间倩意绵绵,柔情似水。

    他趁人多时亦轻轻搂住苏娥腰肢,轻轻弹弄,顿时让她小脸绯红,羞涩不已。

    也在此时,那河里猛然间掀起滔天巨浪,将附近的一片民众当场卷了进去,还尽是些幼小孩童。

    在北辰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刻,便有一片片猩红的血水浮上来,显然小孩童已经遇害。

    “啊!妖怪食人啦!!!”

    一瞬间附近民众吓得惊慌失措,四处逃亡。传说中火帝眼泪化成的河流也有妖怪出世食人,还有谁能相信。他们都面带恐惧,只懂逃亡。

    “何方妖孽作祟,今日有我巨阙圣门中弟子在此,你休想继续害人!!!”

    一个手持一柄蓝华如水般宝剑的青年大喝,自人群中愤怒冲出来,满脸正义之色,气势凌霄,挥动手中宝剑向水中斩去。

    “我银圣宗弟子亦来除魔也!!!”

    边说着,一个身穿银色长衫的青年俊俏公子冲了进去。他并没有武器,但是掌心浮现一枚银月印记,散发磅礴掌力,向那里横掌扫去。

    “轰!”

    万重浪涛惊天地,水雾茫茫遮明月。

    河中几人打斗起来,力量太庞大直接将河水震成水雾气,一时间白茫茫景象一片,令众人看不清那里的景象。

    北辰拉着苏娥也随人群退了几步,不过,向河中看了几眼后他脸色却古怪无比。

    以他的法力自然看透水雾,那分明就是一个人族伪装成妖怪在那里拖拉幼童,全部杀掉,营造妖怪吃人景象。

    而后跳入水中的两个门派弟子也不过与那弟子互相假斗,时不时震荡水浪化出大片的浓郁水雾气蒙蔽众人的眼。

    得此伪善名,是为了传道吗?北辰轻轻叹息一口气,心中不忍此景。便悄然施展秘术,瞬间化出一股狂风瞬间将浓郁的白色水雾气吹走,露出了内里原景。

    那里三个人打的相当忘我,互相脸带笑意,边调侃边避开对方出招,震的附近水浪化为白茫茫的雾气。

    然而,隔了一会儿他们也意识到不对,这是怎么了。

    他们猛然一惊,心道不好,水雾竟然被风吹的稀薄,内里的景象几乎完全露出。他们的骗局被众人看到,暴露出来。

    “骗子!!!骗子!!!怪不得这几天出现什么巨阙圣门,银圣宗来招收学徒,原来,都是欺骗我等。你们这群该死的畜生,死去吧。”

    岸边群众高呼大骂,气愤不已,一个个脸红耳赤,气到发飙。如此枉顾人命之宗门,谁还敢去,谁愿相信。不说庇护一方城池,光是他们自己都在杀人,还是一些幼小孩童。

    “滚出去,滚出我们齐城!!!”

    人们高呼,一脸愤怒之色。

    河中三人顿时脸色一变,个个面露狠色,狰狞无比。取出宝剑兵器之类,竟然要行屠杀之事,就为了避免此事泄露。

    “既然尔等见到,那么只好除掉尔等,免的将我等计划暴露出去。”

    北辰微微一愣,这三人还真够狠的。如此快便做下决定,要屠掉岸边这么多人,没有上万也有数千,简直狠辣无人性。

    索性,他也不在保留,抬手手中轻轻结印一道道剑气迅速成形,看上去约摸寸长,古朴无奇,却于刹那间转眼飞去迎风长至三尺长。

    “嗤!”的一声便将三人刺个对穿,眉心淌血,纷纷钉在在树边的一柱树上,剑气久久不散,鲜血淋漓,死状极惨。

    “欺天瞒民,罪大恶极,今日由我……纯阳剑仙斩于此地,不服者尽可以来找我。”

    边说着,他边继续营造一柄流动神光的仙剑御向远方的景象。

    这天夜里,城内一座阁楼中一个身穿金红长袍与一个银色长袍的强者大怒,眉宇之间尽是凶厉之色。

    “何人敢杀我巨阙圣门弟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阻我门派传道,这是不死不休之仇。”

    “杀我银圣宗弟子,亦罪该万死。”银袍强者眼神冰冷,透着彻骨的寒意。

    ……

    夜渐渐深了,一阵冷风吹来,苏娥清醒了许多。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再向北辰身上抱来,而是独自一人取暖,眼角带着浓浓的羞意。显然,此刻意识到今日一切并非是梦,而是真的。

    念及今日种种,她几乎羞的不能走路。

    北辰笑了笑,带着他进入一处酒店。

    “店家,一间上房。”

    “好嘞,给您,天字三号。”

    这个过程,苏娥始终羞涩不敢抬头,只是在那里俏首低垂。直到最后两人进入一座房中,她才惊的险些喊出来。

    这一次,她有些挣扎,害羞不已,然后,直到入睡时她又有些发愣,北辰只是手脚作了这坏事,并没有继续下去。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裹着被汗液湿透的静静入睡。

    半夜,北辰偷偷起来直接将扒了,轻拢慢捻抹复挑,趁着夜色偷偷偷吃,不过依旧并未最后一步,最终拥她入睡。

    次日一早,她起来惊叫不已,俏脸羞红。惹的他又狼性大发,狠狠施展手段。

    “封城了?”

    直到两人要离开之时,才发现这座城池竟然被封了。巨阙圣门与银圣宗弟子齐出,将这座城池团团围住。

    城门前聚集大量的平民百姓,也有一些普通修行者。

    “是啊,被这两个畜生宗门封城多半没有什么好下场!”

    旁边,一个推着一车柴的老汉说道,他年纪虽老可须却仍旧大半黑色,眸子也并不浑浊,老来精神瞿烁,浑身黑状,手持一柄砍柴弯刀,可谓老当益壮。

    北辰微微一愣,这竟然也是一个修成金身正果的高手。金身正果共分六品,一品是一重,差距极大。而这个老者已经是二品,快要修成一品,那已是大能之下为数不多的强者。

    他略略一叹,老来此地高手还真是不少,今日或许自己都不用出手便能渡过难关。当然,此事因他而起,即使没有必要他也会出手。

    城门墙壁,那里有密密麻麻的巨阙圣门与银圣宗弟子林立,大多在神照层次。唯有两个首领乃是得了金身正果的高手,而且都已是四品金身,也就是处于第三阶,距离最高六阶还有三阶,法力强横。

    一个身穿金红长袍的强者危然而立,俯视下来,满脸凶厉之气。另一旁,一个身穿银色长袍的强者也伴随,冷眼而视,眸子中尽是冰冷与杀机。

    “若是那斩杀我宗门的人不回来,我就将你们全部杀掉。看一看,你们多愚昧,相信那样的人,他牵连了你们全城,为你们这么多人都带来葬身之祸,所以说你们该恨的人是他,而不是我们。”

    他越说越大声,到最后干脆在这里放声哈哈大笑,满脸的狰狞与凶色。

    远远地,北辰听闻那金红长袍男子低声暗语,闻儿,你走的急,爹便杀了这一城人血祭,希望你早日超生。

    他愣了一下,原来昨日那三人有一人是他儿子,难怪如此暴虐。

    然而,以这父子两人的秉性来说,纵然再来一次依旧要杀,他们太没人性。

    眼看,他也感知到旁边的砍柴老汉也要与他一同出手,发动雷霆一击。

    天地突然大变,一片赤红色霞云飞速来到城池上方,有一尊金甲神人显化当空,浑身赤霞万缕,金光万丈。

    “三只孽障竟敢借火帝汗液所化之河伪装妖物欺骗民众,今日更是行此屠城之举,理受天谴!!!”

    他手中出现一柄神斧,以锤重重锤击。

    “轰!”的一声,一道伴随绚烂赤色霞光的闪电落下,当场将城池墙体上一干巨阙门,银圣门人纷纷皮城劫灰,风轻轻一吹,就此彻底消散。

    “呃……”

    砍柴老汉面对面相视一眼,满是惊讶。

    火帝竟如此通灵?感应到为恶之人,故此差金甲神将以赤火神雷劈死恶人。

    北辰却是面色如常,火帝在他为太一时便是诸天万界少有的无上高手,准上帝境,一念可观万界事物,有此神通再正常不过。虽然如今天地远比昔日深不可测,但他绝对是最可怕的人物。

    甚至,在他眼里,那五位五气祖神都拥有进入至高帝境的资格,因为他们都开创出过前所未有的东西。若非昔日被他与盘古所压,心气有所不足,早该进入至高帝境了。

    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人有极大可能当真突破进去。

    最终,民众纷纷高呼,拜倒,赞颂火帝神名。

    苏娥也要拜倒时,被北辰一把搂住带悄悄带离了此地。

    “娥儿,作我的妻子,以后除了父母双亲列祖列宗,谁都不可以拜。你知道吗?”

    苏娥满脸惊讶,但还是不愿违背他,顺从无比,柔弱的点点头。

    “真是我的贤妻。”

    他笑了笑,将脸红的跟个苹果似的苏娥带离了此地。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不断深入一些无名的山川中夺取山川精粹。虽然此地名门大派甚多,可是这片陆地太过广袤,大到无边,只有有手段总能找到一些蕴含造化的山川。

    耗费半月后,他终于找到一片无主的山脉,破去此处天然的地势脉络后,带着苏娥一同进入。

    水流潺潺,清泉叮咚。

    他坐于山间青石之间,早已布置在附近的阵势一时之间万千缕霞光汇聚,神曦滚滚,耀眼绚烂的符文成片绽放,将他包裹成一个精粹交织而成的神茧。周围色彩斑斓,霞光璀璨,神圣无比,宛若孕育仙胎。

    过了半月有余,伴随轰的一声他从茧中出来。周身霞光璀璨,神辉逼人。

    这一番蜕变,他功果小成,直接成为了金身二品的高手。

    事实上,他动用可怕手段,将附近一整片山脉的精粹都给抽了过来。也是他手段功参造化,用了很多大阵掩饰才没被人发现。

    至于苏娥,这段时间也被他收入银色圆环,与众女相伴去了,也不在那么寂寞。

    她虽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她本就柔弱,被北辰干脆吃个干净,也就留在圆环中和众女姐妹相称。

    同样的,这段时间他也各方打听碟衣仙子的消息。

    发现这个女子果然聪慧,并未被收为侍妾,而是施展了某些小手段投入了一处名为广寒宫的仙门圣地。

    传闻,她是明月神体,激发后体内浮现一轮幽冷神月,震惊世人,传闻有久远年代前的惊人强者直接出世,收她为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