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血族契约:南总,〕〔惊世独宠:天下第〕〔老婆,你咋不上天〕〔全职英雄之奇迹时〕〔高手无敌〕〔丹武至尊〕〔重生日本之以剑称〕〔间谍的战争〕〔罗德的野望〕〔全能武道宗师〕〔平湖二流〕〔海贼之副船长红心〕〔木叶之搞事的史莱〕〔星球捕手〕〔至上国度〕〔二次元解忧杂货店〕〔六界商城〕〔婚婚来迟:冷少,〕〔穿越半兽人〕〔我在轮回世界无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综]成为族长夫人之后 20.入梦
    静立在虚空中的秋奈望着脚下的那个坐在椅子上,瘦弱的老者,眼神复杂。

    她心中的那个骄傲的宇智波斑竟然在她死后…经历了那些她看着就忍不住鼻酸的事。

    宇智波斑在秋奈的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呢?

    在外面骄傲的、意气风发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在家里则是体贴的好丈夫,温柔的好哥哥。

    按秋奈所想的,斑记忆里印象最深的该是什么?

    首先大概是她的死,虽然以后他可能会忘了自己,但是秋奈从没觉得自己死的那一刻他会毫无波动。

    所以对于自己最初见到的,秋奈觉得应该是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可是并没有…

    秋奈最先看到的是泉奈,那个温柔的少年。

    双眼只剩下两个血窟窿的躺在斑的怀中,而斑则一脸死灰地看着前方。

    那种浓浓的绝望感令秋奈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

    秋奈想要靠近,然而她却只能飘在半空中被迫地望着这一切。

    双眼合不上,只能眼睁睁地在几个小时里看着她放在心里的斑,一点点的被现实逼疯…

    为什么要相信千手柱间…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建立什么忍村,为什么…失去一切的是你,而不是他?

    为什么…她心中的那个男人被人欺负成这样。

    明明斑也不是坏人,凭什么都要这样对他?

    凭什么…那个骄傲的人只能蜷缩在这儿?孤独一人的缩在这个昏暗的山洞里?!

    没有心情再去思索为什么斑的记忆里没有自己,这些对秋奈来说都不重要了。

    她只觉得很心疼…

    那种鼻子泛酸,眼圈刺痛的心疼。

    凭什么啊?!

    明明斑是真心拿千手柱间当作朋友的,怎么可以这样…

    明明两人在创建木叶的那会儿那么的默契合拍,甚至到她都有些吃醋的想寄刀片的程度,结果他竟然这样对她家的斑?

    秋奈不懂千手柱间的那些想法,也不想去细想自己夫君做的对不对,她只知道自家的笨蛋夫君被人欺负了。

    被那个他当作朋友的人欺负了。

    那个用花言巧语将她家的斑给哄骗去了,然后又一脚踹开的死!渣!男!

    还有那群族人也是,一个个都是白眼狼,到最后竟然就二爷爷一个人是真心对斑的…

    可是哪怕心里再气,她也只能飘在空中看着。

    看着那个男人穿着她见过的脏兮兮的袍子,坐在那儿不知道想些什么。

    努力平复下心情秋奈盘腿坐下,注视着斑。

    明明最初就该发现的啊…

    这种也不知道是哪里随便找的一件衣服哪里是族长会穿的?

    先不说这个布料了,就这看起来就像很多年没洗过的模样哪里是族长该有的待遇?

    就算她死了,而斑又没有娶妻,也该有人会照料他的衣食住行的啊。

    哪怕斑老了不做族长了,也不该会是这样的啊…

    以前秋奈没嫁过去的时候其实斑的家里是有花钱找人照料的,但是秋奈嫁过去之后就都由她来了。

    也不是故意压榨,是秋奈自己不喜欢家里还有外人的气息而已,就这样有她有斑有弟弟后来再多了个儿子就挺好了。

    对比入梦前,再看看现在的斑,秋奈很可耻的又鼻酸了。

    想起最初看见的那一幕,秋奈也不难理解他这么在意泉奈了。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这梦还要多久啊。

    秋奈看着斑特别想过去抱抱他,可是却不能,而且斑坐在椅子上的这一幕似乎格外的长…

    前面都是很快就过去了,唯独这一段一直都是这样,似乎画面都被静止了一般。

    就好像…这样的静坐占据了他生命的绝大部分时光。

    这么一想,真是有够糟心的啊。

    …

    “呼哧、呼哧…”

    在将斑一生中印象最深的都目睹了之后,秋奈便醒了。

    醒来的秋奈猛地坐直了身体,看着还很昏暗的房间,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秋奈没想过,最可怕的不是泉奈死的那一刻,也不是斑离开木叶的,而是斑坐在椅子上孤独的模样。

    最初秋奈还有心情想东想西,可是之后呢…

    那种浓浓的孤独感就这样袭上秋奈的心头,那种情绪并不是她的,或者可以说是斑的。

    明明算起来只有几个小时她却仿佛在那一幕里待了几十年,就这样一个人静坐着。

    没有亲人没有同伴,没有一个人会在意他。

    到最后秋奈觉得自己都有点疯了,她不知道斑是怎么受得了这么多年都待在那个山洞里的,她知道自己一个人受不了。

    想到这儿,秋奈转身看着身旁同样坐起的斑,猛地将他抱住。

    梦里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脑海中浮现,秋奈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就想抱抱他。

    秋奈拥着斑的双臂微微颤抖着。

    不…不够…这样抱着还远远不够…

    这样想着的秋奈直接跨坐在斑的身上,就这样紧紧地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抱里。

    “做噩梦了?”想到上次秋奈做噩梦的情形的斑,有些笨拙地拍了拍秋奈的后背。

    “我爱你。”秋奈将脑袋枕在斑的肩头,小声地道。

    “我爱你。”

    没有得到回应的秋奈也不恼,只一遍遍地说着。

    “我最爱你了。”

    “我的夫君大人是世界上最帅气最厉害的男人,秋奈最爱你了。”

    秋奈用有些幼稚的语气,说着令人心动的话。

    这样的秋奈是斑没有见过的。

    感受着怀中娇小柔弱的身躯,斑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绮旎的念头。

    将怀中还在颤抖着的秋奈拥紧了些,斑安抚道:“别害怕,我在。”

    “我一直都会在…”

    斑的身体突然僵住。

    然后下一秒他又强装作镇定的模样安抚着的怀中的小妻子。

    身上的秋奈咬了咬唇,跪坐在斑身上的身体又是故意地动了动,那种满是诱惑的摩擦。

    然而斑依旧装作镇定。

    继续动…

    继续镇定…

    直到秋奈感觉有什么顶着她了,才一把将安慰着她的斑按在身下,有些不满而又带着些羞意,“喂…这种事你难道每次都要让我主动吗…?”

    明明都有反应了,还这样冷淡很过分唉!

    说着,秋奈弯下身吻在斑的唇上。

    最初是轻柔地,如蜻蜓点水般的,然而在察觉到斑并没有回应之后,顿时粗鲁了许多。

    许是被梦中的情绪影响了,又或者起有些吃味斑和柱间的之间的感情,秋奈此刻表现的完全不像她平常的模样。

    然而斑就喜欢这样…

    大概是年龄大了就喜欢些刺激的,对于秋奈此刻将他压在身下的模样,斑竟然隐隐有些兴奋。

    然而…前几次并不顺利的“求欢”令斑有些迟疑。

    在面对秋奈的时候,斑总是习惯性的有点…怂。

    害怕被被拒绝的他就这样任由着秋奈欺负着自己。

    唇被咬破出了血,喉结上落满了吻痕…

    这会儿斑心里想的竟然是…

    明天又不能出门了。

    感觉自己像是在强死鱼的秋奈,抬起头,无奈地望着斑。

    将唇角的鲜血舔舐去,秋奈瞥了眼斑,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毕竟年龄大了…那方面不怎么行了她也是能理解的。

    这样想着的秋奈默默地从斑的身上下来。

    爱护自家夫君的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一定用睡他的,嗯…以后好好照顾他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秋奈准备自己解决一下,然后睡觉。

    耳听着身旁渐渐响起的细碎的呻吟声,斑觉得自己被嘲讽了。

    一个翻身,将秋奈压在身下,看着她惊讶的目光,斑眼神暗了暗,声音有些暗哑,“我帮你…”

    “唉…?”

    温柔的吻落在秋奈的唇上,斑微闭上眼细细品尝着自己想了很久的美味。

    虽说喜欢刺激的…但是显然自己的小妻子软软地躺下自己身下的模样更令他心动。

    察觉到斑的手开始有些放肆的秋奈笑得眉眼弯弯,“呐…夫君我爱你。”

    “嗯…”斑低低地应了声。

    秋奈将手臂搭在斑的脖子上,感受着他渐渐向下的吻,有些羞涩地道:“呐…夫君大人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

    等回去了再努力努力,我想要个孩子了。

    斑停下动作。

    他刚刚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段片段,斑怔怔地望着秋奈的眼睛,那里面有些令人炫目的烟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时来孕转:总裁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