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绾绾司夜寒〕〔末世从红警开始〕〔漫威世界之虐杀原〕〔土豪修仙系统〕〔无敌咸鲲养成系统〕〔重生之神医军嫂〕〔重生师姑是妖女〕〔八零炮灰大翻身〕〔国民初恋:追男神〕〔无限之次元幻想〕〔杀神岛〕〔大唐乐圣〕〔漫威世界的主播〕〔重生七零王牌军妻〕〔最强万界大神豪〕〔盛宠邪魅皇子妃〕〔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哀家有喜:摄政王〕〔绝品妖孽兵王〕〔似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综]成为族长夫人之后 29.挥刀
    看了看清也关心的眼神, 斑低下头端起碗,抿了口酒。

    酒这种东西按以往斑是不沾的,但是现在他却有些上瘾了。

    最近他的压力实在是有些大了。

    随着柱间对身体越来越熟悉, 斑也打的越来越吃力。

    这也就算了, 然而最令他觉得恶心的是他能感到千手柱间隐隐在让着他。

    本来打不过死敌就够让人心塞了,结果对方竟然还放水, 那种令人极其不爽的感觉,令本来还有些犹豫的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那就是…再培养出一个能令他开眼的人。

    秋奈和泉奈斑舍不得动, 至于卡卡西那个挺不错的后辈, 斑看在秋奈和泉奈的份上也不会动他。

    那么…只能在自己的族人里找了。

    在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 斑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清也的身上。

    他对自己足够忠心,而且…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死在一次任务里, 完全不用他动手。

    斑所需要做的便是在他死前让他成为自己在意的人,然后看着他死就好了。

    其实斑对清也的印象一直都很好, 这个长得有点嫩的男人是很久以前就跟着他了的, 并且也一直对他很忠心,直到死去。

    斑依稀还记得当初自己也有悲伤过, 不至于开万花筒, 却也有惋惜。

    如果不是为了万花筒, 重生回来的斑肯定会救下他。

    然而现在…

    总得是有个人牺牲的。

    当然斑也有想过,或许会失败…其实应该是肯定会失败, 毕竟他一直都不是那种很容易将谁放在心尖的人…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了不是吗?好歹先试一下吧。

    斑望着碗里透明的液体, 低下头又是抿了抿。

    这酒并不辛辣, 还带着些淡淡的果香。

    毕竟是忍者,而且这又是个战乱的时代,那些容易醉人的酒他们还是喝的少的。

    身旁的清也看着斑渐渐见底的碗,又赶紧给他添满。

    望了眼看着碗不知道在想什么斑,清也还是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其实以前清也就算的上是斑的亲信,不然也不会几次打扰他们那什么还能不被迁怒。

    只是…那时候族长对他的态度和其他亲信也并无二致。

    然而最近,族长却突然对他更加亲近了起来…

    不是没人在清也面前提起过族长可能对他有意思什么的,但是清也却不认同。

    毕竟他可是被族长和族长夫人秀过好几次恩爱的男人。

    对于斑的异常,清也只当是对方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潜力,有些想栽培自己而已。

    而且传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清也也完全没放在心上。

    至于斑…

    有谁敢将这种事传到他耳中?活够了吧?

    所以…虽然斑偶尔也有觉得别人的眼神怪怪的,但是也没有想到那种事上去。

    两个很直的男人就这样在别人隐秘而又八卦的目光中,继续在酒屋喝着酒…

    …

    当秋奈走进酒屋的时候,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接着大家又装作自然的继续喝着酒,交谈着。

    如果没有那些悄悄竖起的耳朵,和透着期盼的眼神的话…似乎一切都挺和谐的。

    轻迈着步伐,秋奈走到斑的身旁站定,而听到声响的斑也早已站了起来。

    不等斑开口,秋奈便扬起唇角,轻声细语道:“斑。”

    斑:“…”

    秋奈是温柔的,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偶尔会露出小孩子的神情,但是一般情况下她的脸上都是挂着令人舒适的笑容,声音也是不大不小,听着悦耳舒适。

    而那种温柔却与现在的这副神情是不同的。

    秋奈的笑容在其他人的眼里是没有问题的,然而极其熟悉秋奈的斑哪里看不出她眼底的冷意。

    这种刻意轻柔的声音,配着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斑是越看越有些心慌。

    嗯…他最近干嘛了来着?

    斑先是打了个冷颤,然后下意识地开始思索起自己最近都干了什么。

    将最近几天做的事都思索过后了斑,心中虽然还是有点慌,但是却比刚刚好多了。

    斑觉得自己最近做的事好像没什么问题…有一点点放松下来的斑甚至想着可能是谁惹秋奈了。

    “斑这边喝完了吗?家里有点事我一个人弄不好,可以先回去帮我一下吗?”秋奈蹙眉道。

    看神情,似乎是真的遇到了很麻烦的事。

    身为宠妻狂魔的斑自然是点头应下了。

    和清也道了句,斑便陪着秋奈一起出去了。

    “夫人真温柔啊。”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清也忍不住有些羡慕地道。

    围观的众忍者:“…”

    而看着斑他们离开才悄悄走进来的夕,正好听到了清也得那句话。

    “…”

    想起之前听到的声响以及后来秋奈做的事,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而随着秋奈离开的斑,望着身旁低垂着眉眼走路的小妻子,是越看越觉得心慌。

    那种明明已经思索过也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了,可是…却还是隐隐有点心虚,而又慌乱。

    在回家的这段路上,斑又忍不住开始思索起自己最近到底做了些什么,想想有什么漏的。

    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斑突然停下脚步,沉吟了些,一脸认真地道:“夫人…”

    秋奈:“嗯?”

    “你今天中午做的饭菜挺好吃的。”真诚的夸赞中。

    “呵呵。”

    秋奈手抵着唇,笑得有些羞涩而又得意。

    然而…斑却更慌了。

    秋奈的眼底依旧没有笑意。

    真令人心慌。

    这个和尾兽对打都没怂过的男人,却在这儿害怕起自己的小妻子的一个眼神。

    “先回家。”秋奈收起笑容,望了望斑,淡淡道。

    “好…”

    一路随着秋奈走回家,耳听着秋奈的关门声,不知道怎么的斑突然心一颤。

    而这会儿秋奈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径直向着厨房走去。

    “屁颠屁颠”地跟在秋奈身后的斑,随着秋奈一起走进厨房。

    不敢吭声的斑就这样站在秋奈的身后,看着她。

    秋奈拿起一个篮子,走到菜板前,然后将手伸进菜篮,掏出一个令斑忍不住皱眉的东西。

    “别碰这种东西,太脏。”

    说着斑便想从说秋奈的手中将那个东西抢下来,然而却被秋奈拦住了。

    “别啊,我刚买的还挺新鲜的呢。”说完,秋奈接着道:“话说…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斑的眉头依旧紧皱着,有些嫌弃地望了秋奈手中的东西,一眼,道:“羊鞭。”

    秋奈点了点头,“斑没认错哦~”

    说着秋奈将羊鞭放在菜板上,然后在斑惊诧的眼神中,拿起菜刀“砰”的一声将那羊鞭一刀两断。

    斑:“…”

    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容,秋奈瞥了一眼斑的那处,然后在斑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些惊恐的眼神中,抬起手又是一刀。

    接着,秋奈就一边看着斑的那处,一边挥手将那根羊鞭剁成了肉泥。

    每砍一刀,斑都忍不住抖了抖。

    好不容易将羊鞭剁成了泥,秋奈将那肉泥倒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然后又从篮子掏出一样东西,继续问着斑。

    “这是什么?”

    斑:“…”

    见斑木着脸看向自己,不吭声,秋奈挑了挑眉,声音突然重了许多,“我问你这是什么!”

    “牛鞭…”

    “砰!”

    斑的声音同秋奈的刀撞击菜板时的声音同时响起。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斑,秋奈收回目光然后继续专心的剁牛鞭。

    一阵风从门外吹了进来,感受到一丝凉意的斑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夫人…”

    “砰!”

    “闭嘴。”秋奈望着斑,道。

    “安静看着,敢讲一句我今天喂你吃了它!”

    斑:“…”

    秒怂…

    “砰!砰!砰!”

    接下来,秋奈每拿出一根什么动物的鞭就问斑一次,等到了最后,斑觉得自己已经有点麻木了。

    这会儿的斑突然觉得。

    他…大概宁愿现在去和尾兽打架,也不愿意再待在这个厨房了。

    不、不只是现在。

    应该是将来的任何一天,斑都不可能靠近这厨房一步了…

    好不容易将菜篮子清空的秋奈直接将菜板和菜刀递给斑。

    “拿去扔了,还有把垃圾倒了。”

    望了望自家夫君有些苍白的脸色,秋奈走到他的面前,右手食指点在斑的腹部,然后开始向下,最后停留在斑那处的上面两寸,低声道了句,“呐…斑要是以后敢喜欢上别人…”

    “唔…不对,不光是喜欢,就算是不喜欢,只要你敢碰了,我就把你这儿给割了…”

    “听到没?嗯?”

    秋奈的最后那一声“嗯?”又轻又柔,不见丝毫凶狠,更像是她平时在床上时的低吟…

    然而往常这总令斑觉得兴奋的声音,在此刻却惊的他再次冒出了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