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总裁宠上天〕〔王者荣耀之召唤师〕〔霸气萌妻:老公,〕〔活人祭祀〕〔我的仙女未婚妻〕〔超级御兽仙医〕〔贴身医圣〕〔重生八零:弃妇带〕〔村长的后院〕〔行走阴阳〕〔农民小神医〕〔大侠给跪〕〔重生为凰:战王的〕〔女总裁的逍遥高手〕〔抗战之八岁团长〕〔下山虎〕〔厨色生香:霸宠农〕〔贵女当家〕〔不二大道〕〔极道拳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综]成为族长夫人之后 55.斑,番外(中)
    告诉你们一件很可怕的事儿…这是…防…盗…章…节…哦!(*/w  只听“砰”的一声, 秋奈将衣柜门又狠狠地关上了。

    正常家长在做那种事时被自家孩子发现了是什么反应秋奈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格外的羞愤。

    她刚刚有没有呻.吟…有没有到底有没有啊!她完全不记得了啊!

    还有刚刚斑说的那些话简直太羞耻了有没有!

    瞪着面前的衣柜门,红晕在秋奈的脸颊上迅速蔓延,只一会儿连耳尖都开始泛红。

    秋奈不打开衣柜门,衣柜里也是丝毫动静都没有, 安静的有点诡异。

    深呼吸…

    秋奈平复了下心情, 然后再次打开柜门。

    看着塞满了衣服的衣柜,秋奈先是松了口气, 接着心情又有些复杂。

    “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个月, 就这样浪费了…而且还没有和他确认呢。”想到这儿秋奈耸拉着脑袋, 心里觉得有些可惜。

    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而被秋奈念叨着的库洛洛此刻正站在衣柜前看着它不知在想些什么。

    …

    到了晚上,将饭菜端上桌的秋奈看了看面前正端坐着的卡卡西疑惑道:“斑还没回来?”

    不是说晚上回来吃饭的么?

    因为泉奈还在外面做任务,所以今天家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听到秋奈的话, 卡卡西点了点头。

    “那等一下他吧。”秋奈看了看天色,还是决定等会儿, 毕竟他说回来的。

    不过, 就这样干坐着也挺无聊的,秋奈索性打量起卡卡西来。

    稳重,体贴, 非常懂事,这是秋奈从卡卡西的身上看到的。

    库洛洛偶尔还会露出小孩子的任性模样,而卡卡西却完全没有。

    因为库洛洛的事, 秋奈最近对卡卡西总是格外的关注。

    那个在其他世界实在没办法了, 这个总得看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 秋奈没事就爱观察卡卡西。

    然后她发现…

    卡卡西似乎对斑格外的关注。

    或许是因为他是被斑带回来的, 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卡卡西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斑的身上,并且眼神还有些复杂。

    或许是想要亲近却又害羞?

    注视着卡卡西的秋奈恶趣味地想着。

    而被盯着的卡卡西则流下了一滴冷汗。

    望着对面笑得温柔的秋奈,卡卡西张了张口,刚想说些什么,门口便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

    一名清秀的少年正站在门口处有些羞涩地道:“那个…族长大人在酒屋喝醉了,非要夫人您去接才肯走,夫人您随我去一下吧。”

    “喝醉?”秋奈有些惊诧。

    斑是个很自律也挺谨慎的人,酒这种东西他会沾,但是从没醉过,更别提在酒屋里喝醉了。

    而且…

    听来人的话,多半还醉的不轻。

    秋奈起身看着卡卡西,“我去一下,卡卡西乖乖待家里哦。”

    卡卡西望了来人一眼,点了点头。

    然而在秋奈离开之后他却悄悄跟了上去,直到秋奈真的被带到了酒屋卡卡西才放心下来。

    不知卡卡西一直跟在身后的秋奈掀开帘子,然后随着少年一起走进到斑所在的桌子旁。

    这会儿的斑正趴在桌子上昏睡着。

    秋奈轻轻推了推他。

    “醒醒。”

    斑先是皱了皱眉,然后眼睛微微挣开了些,眯着眼睛打量着秋奈,“夫人…?”

    “嗯,是我。”秋奈点了点,“还起的来吗?该回家了。”

    斑点了点头,然后挣扎着起身,站到了秋奈的身旁。

    秋奈和桌子上的其他几位族人简单地说了几句便带着斑离开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斑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跟在秋奈的身旁,看神情像是醉了又像是没醉。

    “为什么喝这么多酒?”秋奈拉着斑的手,轻声询问道。

    “心情不好。”斑的声音随着微凉的秋风飘向秋奈。

    “可以说说为什么心情不好吗?出门前不还挺好的吗?”这会儿正好四下无人,秋奈看着看似清醒的斑,低声道。

    “…”沉默。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心情不好的?”秋奈见斑不开口,又接着道。

    “上个月…”

    秋奈的脚步猛地顿住,微侧着身子,秋奈看向男人漆黑的双眼。

    虽然神情看似未醉,然而那双并不清明的眼睛却显示出主人已经醉的不清。

    她竟然…一直都没发现啊。

    身为别人妻子的她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丈夫的情绪不对…甚至于在对方关心她的时候还因为心烦库洛洛的事而凶过他。

    她真是个不合格的妻子呢。

    秋奈伸手握住斑的手,没再开口…而斑亦然。

    等回到家,秋奈自然没了吃饭的心情,嘱咐了卡卡西几句,秋奈便开始收拾起已经回房间的斑。

    将他的衣服脱下,秋奈用温水擦拭着他的脸。

    看着斑被擦拭干净的脸,秋奈叹了口气。

    其实…这个男人也才19岁呢。

    虽然不清楚最近发生了什么,但是压力应该很大吧。

    可惜她一点忙都帮不上啊…

    秋奈低垂下眉眼,任由着长长的睫毛遮住她眼中的情绪。

    一连串的提示音直接将秋奈砸懵了。

    不等秋奈细想,她就看到本来应该已经睡着了的斑猛地睁开了双眼紧盯着她。

    那双眼里没有丝毫情意,只有无尽的沧桑和令人心颤的凉意…

    这大概就是老年人的恶趣味了吧。

    然而秋奈要让斑失望了。

    只见她深呼出一口气,然后唇角勾起,浅笑道:“看来这只野猫挺凶的呢。”

    “嗯,是啊。”斑看着秋奈的模样有些惊讶,然而还是配合的点点头。

    “虽然挺凶,但是还挺可爱的。”回想起昨晚的事的斑,手不自觉地抚摸上自己的唇角。

    那副回味的模样刺激的秋奈眼睛都有些红了。

    然而,她却还是将心中的怒火与醋意强压下去了。

    “…”一旁已经看破一切的卡卡西悄悄退后了些。

    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他还是先撤离比较好。

    秋奈虽然有看到卡卡西的举动,但是她并没有把怒火发到卡卡西身上的意思,所以她只当作没看到,然后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

    勾唇,浅笑。

    “忙了一天了,您先休息会儿吧,我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些菜没有买,我还要再出门一趟。”

    说着,秋奈转身缓缓走出门。

    斑望着秋奈的背影,莫名地有些心慌起来。

    然而这样的情绪只是一瞬,斑挑了挑眉。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让他害怕的?斑表示他活了这么久,他还真没怕过什么。

    然而…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知道了,女人这种生物真的不能惹。

    …

    “番茄沙丁鱼,香煎沙丁鱼,茄汁沙丁鱼,红烧沙丁鱼…”一口气说了一堆菜名的秋奈望着有些呆住的斑,微笑道:“想到斑最近很辛苦呢,所以今天特地给你加餐哦~沙丁鱼全宴,斑一定要吃光光,不顾辜负我的美!意!呀!”

    最后几个字秋奈刻意加了重音,配着那张微笑的脸,看的一旁的卡卡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捕捉到卡卡西举动的秋奈,笑眯眯地从桌上拿起一个盘子给他,“这是卡卡西的,只有一盘秋刀鱼,卡卡西别说我偏心哦~”

    冷汗从卡卡西的额头滴落,他摇了摇头,“啊…不会。”

    然后叼起秋刀鱼缩到桌子的角落,以免被殃及池鱼。

    “嗯?您怎么不吃啊?”

    秋奈的目光从卡卡西的身上移到斑的身上,看着对方明晃晃的嫌弃眼神,秋奈夹起一条沙丁鱼,放在斑的碗里,无视对方连同自己的碗一起嫌弃的眼神,微笑道:“请用。”

    斑:“…”

    看着依旧不动的斑,秋奈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温柔,“这可是人家辛苦做了很久的呢,斑真的要浪费吗?”

    斑:“…”

    鼻间满满的沙丁鱼的味道刺激的斑想要直接跑开。

    明明心里是想不顾一切地跑掉,然后等明天再回来的…可是腿就像被钉住了一样,不敢离开。

    斑不太清楚“他”以前都是怎么和秋奈相处的,他只知道他的身体似乎格外的宠他的小妻子。

    不忍心她难受,想要关心她…甚至于在她面前还会怂。

    但是他却并不会反感,只是有点无奈而已。

    他真的不想吃。

    斑的眼睛紧盯着秋奈开始拿起筷子的手。

    秋奈:“看来是我不会伺候您呢,那我来喂您怎么样?”

    恭敬的话语,以及低垂的眉眼,似乎面前的男人就是她的天一样…

    然而斑看着递到自己唇边的沙丁鱼,有些默然。

    喉结微动。

    斑微侧过头,躲掉那条令他厌恶的沙丁鱼,然后手抵在唇边,清了清嗓子,“咳咳…我错了。”

    在沙丁鱼以及秋奈的双重攻击下,斑决定还是稍微退一退。

    秋奈眨了眨眼,似乎有些惊讶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您在胡说什么呢?您怎么会错呢?”

    “而且…”秋奈顿了顿,接着道:“这些都是我特地为您做的呢…您真的不准备尝尝吗?”

    很显然,秋奈并没有丝毫想要放过斑的意思。

    看着脸色有些泛白的斑,秋奈心里格外的爽。

    对,她是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年,喜欢到只要人能在她的身边,怎么样她都可以接受的那种。

    哪怕是她所猜想的那种情况。

    可是…那也只是能接受而已,不代表她心里不会怨。

    我这么喜欢你,又这么的相信你,你怎么可以辜负呢?

    本来斑最近的异常就搞的秋奈很难受,天知道她是多努力才说服自己的?

    结果…这个男人竟然还敢偷吃?!

    看来真的是她平日里太过温柔了呢。

    这样想着的秋奈低垂下眉眼,将眼中的情绪藏在眼睑下。

    呵呵…万一吓到他就不好了呢。

    已经坐到角落里的卡卡西看了眼黑气环绕的秋奈,默默地将碗端起,直接跑了。

    啊…谁让他现在还是个孩子,惹不起他跑总是可以的吧?

    已经跑出门外的卡卡西神情顿时放松出来,弯了弯眼,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着。

    斑看了眼身旁的小妻子,然后又看了看桌上的全鱼宴,道:“其实…我唇上这个是你咬的。”

    秋奈微笑,“哦,是这样啊。”

    明显不信。

    若是之前斑好好解释了秋奈还可能会信,可是他偏偏要拖到现在,在秋奈已经忍不住要黑化的时候才说出来。

    有用?

    很明显没有。

    “吃吧。”秋奈微笑。

    “…”

    很高兴的是,大概是实在太过厌恶沙丁鱼了,最后斑还是在咬了一小口之后成功的跑路了。

    而简单的吃了几口便开始收拾桌子的秋奈,望着斑离去的身影,浅笑。

    “呐~还没完呢哦~”

    在他将斑杀了之后,其实最初他也有迷茫过。

    对于斑这个朋友,柱间是在意的,很可惜的是他们的理念差异很大。

    他高兴于自己和斑的默契,却也很头疼对方的想法…

    最初其实也只是头疼而已,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渐渐演变成了那样的局面。

    身为火影,柱间觉得自己是没错的,可是身为朋友…午夜时他总会忍不住想起那个骄傲的男人。

    如果当初…他能早点更好的和斑沟通的话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毕竟斑他其实也是爱好和平的啊…那个看起来高傲实则温柔的男人…如果他能及时的和他好好沟通,或许就会不一样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