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刁民赵出〕〔苏七月靳凉城〕〔大周九千岁〕〔戏闹初唐〕〔亲爱的汪星人〕〔狐家上仙请留步〕〔梦境大玩家〕〔农家子的发家致富〕〔茅山鬼王〕〔调皮的公鸡〕〔异界零食铺〕〔三国有君子〕〔我的邻居是皇帝〕〔首长红人叶兴盛,〕〔明月万里照汉关〕〔六零军嫂有空间〕〔崛起中世纪〕〔我在帝都建洞天〕〔夺取基因〕〔雨中猎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综]成为族长夫人之后 81.酒后风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告诉你们一件很可怕的事儿…这是…防…盗…章…节…哦!(*/w

    秋奈却没有心情再去理会这些, 她的眼中只有那个步伐缓慢的青年。

    在怪物群中也由如闲庭信步的男人。

    如果说平时穿着常服的库洛洛是斯文中带着些俊秀的,那么穿着一身毛领大衣梳着大背头的他则是添加了不少霸气。

    脚边的怪物倒不像是敌人,反而更像是他的子民一样趴伏在地上没有动弹, 那个如同暗夜中的帝王的男人不知不觉走到了秋奈的面前, 低垂下眸子注视着他。

    秋奈同样抬起头,看着库洛洛,似乎是被他的魅力给折服了一样。

    当然…这是不可能。

    母亲看儿子永远和女人看男人是不一样。

    此刻的秋奈在知道面前的人是他儿子之后,什么荷尔蒙她都接收不到, 她的晃神只是因为…

    “儿子。”

    秋奈一脸深沉地望着自家儿子。

    库洛洛:“…”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现在这个地点也不是很方便他们聊天,不管秋奈想说什么他都决定先离开这儿再听她说。

    暗中戒备着四周的库洛洛再次用着看似淡然的神情离开。

    缩在库洛洛怀中的秋奈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 小声而又委婉地道:“儿子啊, 你不觉得穿这件衣服有点冷吗?”

    从刚刚就开始纠结自家儿子可能会漏点的秋奈在放松下来之后, 终于忍不住碎碎念了起来。

    “明明你每次看我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的白衬衫,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在外面是这样穿的…其实冷不冷什么都还是小事,重点是儿子你这样会漏点诶(极其小声), 本来就长得这么好看还穿的这么露, 你知道现在的女人其实还是挺可怕的吗?”

    继续小声碎碎念,“以前就好担心你的安全,现在还要担心你的贞操, 不过话说回来,长得好看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啊, 你看看你的黑眼圈,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成人模样时的眼圈竟然黑到这种程度…”

    一条黑线从库洛洛的额头滑落, 毫无自觉地秋奈还在继续念叨着。

    “而且…”巴拉巴拉。

    其实也有害怕的元素吧, 秋奈产生害怕的情绪之后就可能会突然话唠…用说话来散发自己内心的恐惧。

    本来这也没什么,反正按秋奈所想的她这么小声祸害的也只有库洛洛,大家都是母子正好她也确实挺在意这些的,所以念叨一下又没什么。

    然而…那边的那群人哪个不是耳力惊人的?

    若是刚刚那群怪物集体尖叫的话可能还听不到什么,可现在在这极致的安静之下。

    窝金:“团长的妈妈话真多…”

    小滴:“富兰克林,妈妈都是这样的吗?”虽然觉得很唠叨,但是感觉好像也不会很讨厌啊。

    富兰克林:“…可能吧。”

    几人的议论声秋奈是听不到的,而以库洛洛的耳力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

    然而他能怎么办?

    低头看了眼怀中还在碎碎念着的秋奈,知道她应该是受到惊吓了的库洛洛,也只能无奈地任由着她了。

    眼看着他们离旅团众人越来越近,害怕被听到的秋奈赶紧闭上了嘴巴。

    虽然也已经被听的差不多了。

    秋奈看了眼库洛洛身后还趴在地上的那些怪物,拉了拉库洛洛的衣服。

    “这…”

    “没关系,他们会解决的。”库洛洛口中的他们自然是已经快要按耐不住了的飞坦他们。

    “哦。”

    缩在库洛洛怀中的秋奈应了一声。

    等走到旅团众人身旁,秋奈赶紧从库洛洛身上下来,然后站在他身旁有些不太自在。

    “你真的是团长的妈妈?”小滴歪了歪头,最先问道。

    “…”秋奈看了眼已经成年的库洛洛,有些迟疑。

    刚刚一紧张她也没想的起来,这时候并不适合那样称呼库洛洛。

    不会给他造成困扰吧…?

    秋奈眉头微皱,有些担心想着。

    只见库洛洛默默地望了小滴一眼,没承认,但是却也没否认。

    一旁的侠客悄悄打量着秋奈。

    虽然脸不是很像,但是那同色的头发和眼睛,果然还是很可疑啊…

    可这年龄…

    侠客还想再打量秋奈,就看到了自家团长扫过来的眼神。

    干笑了声,不死心的侠客无视自家团长的目光主动勾搭起秋奈来。

    不得不说,侠客的脸还是很讨喜的。

    那双刻意伪装出的清澈眸子看着就很容易令人放下心防。

    本就是库洛洛的朋友,秋奈虽说直觉对方应该不像外面那样的单纯,但是倒也没太防备。

    不过…想套她话却也是不可能的。

    望着一脸笑的秋奈,侠客有些挫败。

    竟然什么都没套的出来。

    按侠客心想的,对方刚刚那副受到惊吓的模样是真的,这会儿他来套话应该是极好套的,毕竟只是个普通女人罢了,谁知道对方这么快就将心态调整好了。

    有些无趣地望了秋奈一眼,侠客耸拉着脑袋撤了。

    没意思。

    虽然好奇,但是毕竟团长还在,他总不能用硬的吧,看团长那看似淡然其实就跟护食的狗一样的眼神,他敢动手就怪了。

    秋奈看了看侠客的背影,莫名地有些想笑。

    那边杀的激烈,这边的秋奈一点都没被影响。

    刚刚她可是看了,自家儿子的那几个同伴就和狼入羊群一样,半点不用她来担心。

    正好这会儿也没人交谈了,放松下来的秋奈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刚刚的异常。

    她好像暴露了自己已经知道自家儿子秘密的事了…

    不过这会儿最重要的不是这事,而是秋奈突然反应过来,她现在身处的并不是她自己的世界,而是…她家儿子的世界了。

    之前的系统提示音秋奈也没有完全听清,不过大概知道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

    这会儿的秋奈慌乱中也有立刻想到她家儿子的衣柜,所以心慌倒还不算很多,她只是很想快点离开去尝试一下而已。

    “团长,你要收藏吗?”

    说着飞坦将那具有些干枯的女性尸体扔在了库洛洛的脚边。

    “…”

    秋奈傻愣愣地望了望地上狰狞的尸体,又看了看库洛洛。

    喂…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把尸体收藏进自己的房间什么的,想想就很变态唉。

    秋奈能接受库洛洛“学坏”,毕竟这些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他会变成基裘口中的那样肯定是有原因的。

    秋奈一直不觉得她当初看到的那个小男孩天生就会是这样。(虽然可能天生的还真占了一半。)

    但是…对于恋尸癖什么的秋奈是真的不能忍了。

    看着奇装异服,裸露着胸膛还梳着大背头的库洛洛,再联想起自己往常看到的儿子那副乖巧可爱的模样…

    秋奈表示自己心情复杂。

    而库洛洛同样。

    看着脚下的尸体,莫名地库洛洛有种飞坦在故意坑他的感觉。

    不过现在也不是多说的时候,发现自己对这个遗迹已经失了兴趣的库洛洛,礼貌性的和金道了别便带着秋奈他们离开了。

    跟在库洛洛身旁一起走出遗迹的秋奈看着遗迹外的大片青翠的林子,有些迷茫。

    这个明明陌生的世界…为什么让她觉得有点熟悉?

    那种奇异的归属感。

    在秋奈发呆的时候,库洛洛和旅团其他人说了几句他们便四散了,现在只剩下她和库洛洛两个人了。

    库洛洛看着发呆的秋奈,体贴地等着她回过神。

    对于她为什么能认出自己这件事,库洛洛并没有准备询问,事实上相对于这件事,他更好奇的是…秋奈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

    这个…属于他的世界。

    首先大概是她的死,虽然以后他可能会忘了自己,但是秋奈从没觉得自己死的那一刻他会毫无波动。

    所以对于自己最初见到的,秋奈觉得应该是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可是并没有…

    秋奈最先看到的是泉奈,那个温柔的少年。

    双眼只剩下两个血窟窿的躺在斑的怀中,而斑则一脸死灰地看着前方。

    那种浓浓的绝望感令秋奈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

    秋奈想要靠近,然而她却只能飘在半空中被迫地望着这一切。

    双眼合不上,只能眼睁睁地在几个小时里看着她放在心里的斑,一点点的被现实逼疯…

    为什么要相信千手柱间…为什么要和他一起建立什么忍村,为什么…失去一切的是你,而不是他?

    为什么…她心中的那个男人被人欺负成这样。

    明明斑也不是坏人,凭什么都要这样对他?

    凭什么…那个骄傲的人只能蜷缩在这儿?孤独一人的缩在这个昏暗的山洞里?!

    没有心情再去思索为什么斑的记忆里没有自己,这些对秋奈来说都不重要了。

    她只觉得很心疼…

    那种鼻子泛酸,眼圈刺痛的心疼。

    凭什么啊?!

    明明斑是真心拿千手柱间当作朋友的,怎么可以这样…

    明明两人在创建木叶的那会儿那么的默契合拍,甚至到她都有些吃醋的想寄刀片的程度,结果他竟然这样对她家的斑?

    秋奈不懂千手柱间的那些想法,也不想去细想自己夫君做的对不对,她只知道自家的笨蛋夫君被人欺负了。

    被那个他当作朋友的人欺负了。

    那个用花言巧语将她家的斑给哄骗去了,然后又一脚踹开的死!渣!男!

    还有那群族人也是,一个个都是白眼狼,到最后竟然就二爷爷一个人是真心对斑的…

    可是哪怕心里再气,她也只能飘在空中看着。

    看着那个男人穿着她见过的脏兮兮的袍子,坐在那儿不知道想些什么。

    努力平复下心情秋奈盘腿坐下,注视着斑。

    明明最初就该发现的啊…

    这种也不知道是哪里随便找的一件衣服哪里是族长会穿的?

    先不说这个布料了,就这看起来就像很多年没洗过的模样哪里是族长该有的待遇?

    就算她死了,而斑又没有娶妻,也该有人会照料他的衣食住行的啊。

    哪怕斑老了不做族长了,也不该会是这样的啊…

    以前秋奈没嫁过去的时候其实斑的家里是有花钱找人照料的,但是秋奈嫁过去之后就都由她来了。

    也不是故意压榨,是秋奈自己不喜欢家里还有外人的气息而已,就这样有她有斑有弟弟后来再多了个儿子就挺好了。

    对比入梦前,再看看现在的斑,秋奈很可耻的又鼻酸了。

    想起最初看见的那一幕,秋奈也不难理解他这么在意泉奈了。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这梦还要多久啊。

    秋奈看着斑特别想过去抱抱他,可是却不能,而且斑坐在椅子上的这一幕似乎格外的长…

    前面都是很快就过去了,唯独这一段一直都是这样,似乎画面都被静止了一般。

    就好像…这样的静坐占据了他生命的绝大部分时光。

    这么一想,真是有够糟心的啊。

    …

    “呼哧、呼哧…”

    在将斑一生中印象最深的都目睹了之后,秋奈便醒了。

    醒来的秋奈猛地坐直了身体,看着还很昏暗的房间,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秋奈没想过,最可怕的不是泉奈死的那一刻,也不是斑离开木叶的,而是斑坐在椅子上孤独的模样。

    最初秋奈还有心情想东想西,可是之后呢…

    那种浓浓的孤独感就这样袭上秋奈的心头,那种情绪并不是她的,或者可以说是斑的。

    明明算起来只有几个小时她却仿佛在那一幕里待了几十年,就这样一个人静坐着。

    没有亲人没有同伴,没有一个人会在意他。

    到最后秋奈觉得自己都有点疯了,她不知道斑是怎么受得了这么多年都待在那个山洞里的,她知道自己一个人受不了。

    想到这儿,秋奈转身看着身旁同样坐起的斑,猛地将他抱住。

    梦里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脑海中浮现,秋奈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就想抱抱他。

    秋奈拥着斑的双臂微微颤抖着。

    不…不够…这样抱着还远远不够…

    这样想着的秋奈直接跨坐在斑的身上,就这样紧紧地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他的怀抱里。

    “做噩梦了?”想到上次秋奈做噩梦的情形的斑,有些笨拙地拍了拍秋奈的后背。

    “我爱你。”秋奈将脑袋枕在斑的肩头,小声地道。

    “我爱你。”

    没有得到回应的秋奈也不恼,只一遍遍地说着。

    “我最爱你了。”

    “我的夫君大人是世界上最帅气最厉害的男人,秋奈最爱你了。”

    秋奈用有些幼稚的语气,说着令人心动的话。

    这样的秋奈是斑没有见过的。

    感受着怀中娇小柔弱的身躯,斑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绮旎的念头。

    将怀中还在颤抖着的秋奈拥紧了些,斑安抚道:“别害怕,我在。”

    “我一直都会在…”

    斑的身体突然僵住。

    然后下一秒他又强装作镇定的模样安抚着的怀中的小妻子。

    身上的秋奈咬了咬唇,跪坐在斑身上的身体又是故意地动了动,那种满是诱惑的摩擦。

    然而斑依旧装作镇定。

    继续动…

    继续镇定…

    直到秋奈感觉有什么顶着她了,才一把将安慰着她的斑按在身下,有些不满而又带着些羞意,“喂…这种事你难道每次都要让我主动吗…?”

    明明都有反应了,还这样冷淡很过分唉!

    说着,秋奈弯下身吻在斑的唇上。

    最初是轻柔地,如蜻蜓点水般的,然而在察觉到斑并没有回应之后,顿时粗鲁了许多。

    许是被梦中的情绪影响了,又或者起有些吃味斑和柱间的之间的感情,秋奈此刻表现的完全不像她平常的模样。

    然而斑就喜欢这样…

    大概是年龄大了就喜欢些刺激的,对于秋奈此刻将他压在身下的模样,斑竟然隐隐有些兴奋。

    然而…前几次并不顺利的“求欢”令斑有些迟疑。

    在面对秋奈的时候,斑总是习惯性的有点…怂。

    害怕被被拒绝的他就这样任由着秋奈欺负着自己。

    唇被咬破出了血,喉结上落满了吻痕…

    这会儿斑心里想的竟然是…

    明天又不能出门了。

    感觉自己像是在强死鱼的秋奈,抬起头,无奈地望着斑。

    将唇角的鲜血舔舐去,秋奈瞥了眼斑,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毕竟年龄大了…那方面不怎么行了她也是能理解的。

    这样想着的秋奈默默地从斑的身上下来。

    爱护自家夫君的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一定用睡他的,嗯…以后好好照顾他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秋奈准备自己解决一下,然后睡觉。

    耳听着身旁渐渐响起的细碎的呻.吟声,斑觉得自己被嘲讽了。

    一个翻身,将秋奈压在身下,看着她惊讶的目光,斑眼神暗了暗,声音有些暗哑,“我帮你…”

    “唉…?”

    温柔的吻落在秋奈的唇上,斑微闭上眼细细品尝着自己想了很久的美味。

    虽说喜欢刺激的…但是显然自己的小妻子软软地躺下自己身下的模样更令他心动。

    察觉到斑的手开始有些放肆的秋奈笑得眉眼弯弯,“呐…夫君我爱你。”

    “嗯…”斑低低地应了声。

    秋奈将手臂搭在斑的脖子上,感受着他渐渐向下的吻,有些羞涩地道:“呐…夫君大人我们要个孩子怎么样?”

    等回去了再努力努力,我想要个孩子了。

    斑停下动作。

    他刚刚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段片段,斑怔怔地望着秋奈的眼睛,那里面有些令人炫目的烟花。

    秋奈看着她家儿子手抚着额头,颇有些无奈地望了她一眼,然后迈开脚越过那些怪物向着她走来。

    棺材震动的越发激烈。

    秋奈却没有心情再去理会这些,她的眼中只有那个步伐缓慢的青年。

    在怪物群中也由如闲庭信步的男人。

    如果说平时穿着常服的库洛洛是斯文中带着些俊秀的,那么穿着一身毛领大衣梳着大背头的他则是添加了不少霸气。

    脚边的怪物倒不像是敌人,反而更像是他的子民一样趴伏在地上没有动弹,那个如同暗夜中的帝王的男人不知不觉走到了秋奈的面前,低垂下眸子注视着他。

    秋奈同样抬起头,看着库洛洛,似乎是被他的魅力给折服了一样。

    当然…这是不可能。

    母亲看儿子永远和女人看男人是不一样。

    此刻的秋奈在知道面前的人是他儿子之后,什么荷尔蒙她都接收不到,她的晃神只是因为…

    “儿子。”

    秋奈一脸深沉地望着自家儿子。

    库洛洛:“…”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现在这个地点也不是很方便他们聊天,不管秋奈想说什么他都决定先离开这儿再听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时来孕转:总裁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