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柒贺逸宁〕〔游戏世界里的愿望〕〔日漫攻略者〕〔娱乐之唯一传说〕〔超神机关师〕〔无限求生〕〔三国外科风云〕〔宇宙霸业〕〔天择训练场〕〔重生八零圆圆满满〕〔兵的荣誉〕〔最强万界大神豪〕〔精灵宝可梦之萌萌〕〔生命如花终有期〕〔灵气复苏中的黑店〕〔魂魄碑〕〔透视极品小村医〕〔重生八零小娇妻〕〔狼面〕〔与游戏异界重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05.俺娘说,要负责的
    江夜痕不解,“嗯?为什么?方才你不是说,不是偷的抢的,为什么不能说?”他端详起书来,“还是这些书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就是我单纯的不想让他们知道。”她打了个哈欠,“被这阳光晒乏了,回去休息了。”

    江夜痕看了书又看了她,随即翻看了两本都觉得这个书卷很好,受益匪浅。他将书都搬进了屋子里,拿出了一本坐在树下百~万小!说,简直爱不释手。

    夏珂回去后躺在床上惆怅了好一会儿才睡去,这一睡直接睡到了傍晚。

    “珂小子?你瞧爷爷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夏老爷子带着一家人回来,下了马车就朝东院走去,笑呵呵喊道:“晌午一个人在家里吃的什么?”

    夏珂听到夏老爷子的声音,一骨碌从床上下来,穿好了鞋子套上了外衣,就往外面跑。正好撞上老爷子。

    “爷爷,您没事吧?”

    夏老爷子心里乐呵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你瞧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他从背后拿出一串糖葫芦,夏珂撇嘴,“还以为什么值钱的宝贝呢,原来是糖葫芦。”

    “嘿,臭小子,不喜欢?”老爷子一脚踢去,却没踢到她,“爷爷真是白疼你了,你不喜欢,就给你小妹了。”

    这小妹指的是她二伯家的小女儿夏星。这话对夏珂毫无威胁,“小妹不喜欢甜食,这个诱惑不了我。”

    “嘿,你这小子……”

    “珂郎,珂郎,俺来啦。”

    夏珂一听沈阿花的声音,身子抖了抖,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夏老爷子眉头一蹙,将糖葫芦塞她手里,“阿花怎么来了?”

    夏珂拨浪鼓似的摇头,没敢去看他的眼睛,见他出去,她将糖葫芦丢在桌子上跟了出去。

    沈阿花站在正院这么一吆喝,所有人都出来了。刘氏怀孕三个月,小肚子微微凸起,看到沈阿花母女二人站在院子里,笑呵呵上前询问道:“花娘,怎么了这是?”

    “阿花,快见过未来婆婆。”

    沈阿花听她娘话,很实在的跪下来。这一下可吓坏了刘氏,她脸上唰的一下白了,丈夫夏元搀扶着。她颤抖着手,看着沈阿花那纯真而又傻傻的笑容,道:“你你你起来,这我受不起。”

    “哎呀受得起受得起,俺们都是一家人了。”沈阿花的娘扬声道:“俺家阿花扒了小珂的裤子,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

    刘氏一听双腿软了下去,夏元不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扶住了妻子的身子,“什,什么意思?”

    “未来公公,俺扒了珂郎的裤子,俺娘说,要负责的。”

    夏老爷子出来就听了她母女二人的一番话,夏珂红着脸从他身后跑出来,指着沈阿花道:“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隐隐发怒。

    老爷子一怒,全家人都缩着身子,再说村里谁不知道沈阿花惦记了夏珂好几年,今日都去庙会,哪里知道会被阿花钻空子。

    夏珂撇嘴,“爷爷,这阿花不知羞耻大家都知道,再说阿花说的话都要考虑考虑吧?婶子,您家阿花自小头脑不清,傻里傻气的,她说的话能信吗?”

    “是呀花娘,单凭阿花一人说辞,不足让人信服。”夏元睨了一眼老爷子的脸色,跟着道。

    沈娘听后尴尬不已,她自然是信自己女儿的话,她上前将沈阿花拉起来,“你跟俺说明白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珂紧张的盯着她们。

    沈阿花嘟着嘴,十分委屈的看着夏珂,然后就将事情都说了,老爷子愕然道:“夜痕也在场?”

    夏珂低着头远离了老爷子几步。老爷子听了江夜痕的名字,当即扭头看向江母,她忙道:“我这就去喊夜痕来。”

    夏珂攥着手,心里埋怨起江夜痕,他不是都说了沈阿花不会说吗?还被他训了好久,可最后呢?

    “那还说了什么?”沈娘问阿花。

    沈阿花虽然是个傻子,但是傻子的世界常人也没法体会,她也是纠结了好久,在沈娘的逼问下,她才道:“俺答应了江哥哥,不能说的。”

    夏老爷子眉头紧蹙,他心里猜测阿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沈夜痕是不是也知道夏珂的女儿身?

    “你说。”沈娘拉住女儿,“都这个时候了,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夏爷爷会给你做主的。”

    “婶子这话说的可就难听了,什么叫做主?怎么说的像我把阿花给怎么了一样。”夏珂站了出来。

    沈娘笑道:“俺们巴不得你把阿花给怎么了呢,江家小哥来了,问他不就都知道了吗。”

    所有人都看向江夜痕,沈阿花跑给过去喊道:“江哥哥。”

    江夜痕应了一声,看看她又看看夏珂,笑道:“大致事情母亲都跟我说了,发生这事情的时候我确实在场。不过这事关乎两人的名誉,我也就叮嘱了两人,不要随意说出来。”

    “江哥哥,你说让不让俺说没鸟的事情……”

    “阿花。”江夜痕打断她话,“当时的树上确实没鸟,你非得让夏珂给你去抓鸟,这才把了她一条裤子,惹出了事情。正是因为这事情对夏珂影响不好,所以才会叮嘱你别说。”

    “就是。”

    夏珂话落,老爷子扭头道:“你现在就给我跪在祠堂去。”

    “爷爷。”夏珂急忙喊道:“我又没错。”

    “你还不去!”

    夏珂气的甩开了袖子,临走的时候看了江夜痕一眼,希望他能把事情处理好。她去了祠堂没好气的踢了门楣,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撑着脸颊,盯着列祖列宗的排位,怅然道:“你们说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啊,难不成真有什么大秘密?”

    没人回答她,她叹气后就倒在地上闭眼深思。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她一骨碌起来规规矩矩的跪好,挺直了脊背。

    夏老爷子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鸡毛掸子二话不说直接打了上去。

    “哎呀,爷爷。”夏珂一崛而起,抚摸着手臂疼的嗤牙咧嘴,“您怎么无缘无故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