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06.这老家伙
    夏老爷子一听就知道江夜痕在袒护她,他才不信什么树上没鸟。他哼了一声,坐在椅子上,指着她,“给我跪好。”

    夏珂撇嘴,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步,小眼神儿盯着他手里的鸡毛掸子,“那您不许打我。”

    夏老爷子一听顿时扬起了鸡毛掸子,吓的她又往后跳了一大步。

    “你给我跪好,不然我就给你一掸子。”

    夏珂撇嘴,走过去跪下来。他瞪着夏珂,问道:“阿花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哪里知道你们后来说了什么?”她没好气道:“她一个傻妞说什么你都信?”

    “你还不说实话?”

    老爷子扬起了鸡毛掸子,她忙道:“我说我说。”

    她就把上午的事情都说了一遍,避开了没鸟的事情。这话说出来多难为情,她一个姑娘在老男人面前说这个事情,能不尴尬吗?

    老爷子听后思索了好一会儿,她挺直了脊背跪在地上,祠堂里安静了好久,老爷子突然出声。

    “江夜痕知道了?”

    夏珂顿时摇头,“没有。”

    “真没有?”

    夏珂有些心虚,她依旧摇头,“没有。”

    老爷子盯了她片刻,哼唧两声,站起来,“今晚的饭你也别吃了,就在这里陪着你太爷爷们,好好忏悔。”

    夏珂抖了身子,回过头,“爷爷,我又没错。”

    “没错也给我跪,跪你的太爷爷们还需要理由不成?”老爷子突然转身,表情十分严肃。

    夏珂语塞,小声嘀咕,“跪就跪,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确定老爷子的脚步声已经走远,才泄气的坐在自己的后脚跟上,向列祖列宗吐槽起来,她将夏家上下全部都吐槽了一遍。

    大伯夏壮好赌,手里有点钱就去赌,二伯夏全嗜酒,酒性并不好,每次去镇上哪次回来不是喝的酩酊大醉。再说堂姐妹们,一个个就知道买胭脂水粉,和村里的姑娘们比吃比穿。

    说到自己的爹娘,夏珂脸上露出笑容,“我爹娘比起他们好多了,至少不是啃老族。我爹没什么特殊癖好,就是太爱我娘了。平时帮我爷爷打理药铺,任劳任怨。爷爷完全可以把药铺交给我爹,这样就不用太辛苦了。”

    她双手合掌,挺直脊背,诚心祷告,“各位祖爷爷,爷爷真是很想要一个孙儿,他虽然嘴上不说,可他还是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我娘身上,我爹娘的压力也很大,请你们一定要保佑我娘给我生个弟弟,让夏家的香火传递下去。”

    她上了香,磕了三个头,又跪了好久,实在是撑不住瘫痪在地上,闭着眼睛。许久之后她肚子咕噜噜的叫了两下,在这静谧的祠堂里格外明显。她揉揉肚子嘀咕着,“爷爷真是狠心,这还是头一次这么处罚我。”

    院内其他人都吃过了晚饭,刘氏担心夏珂,可见老爷子没发话,她也不敢开口。回房后,才担忧道:“夫君,珂儿……”

    “别说了,当心被爹听到。”夏元拉着她往屋子走了走,关上了房门小声道:“你看爹平日里那么宠她,何时像今日这么生气处罚她了?还不是因为她太不听话了。”

    刘氏叹息一声,“可孩子的身子要紧,虽然一顿饭不吃也不饿坏,可那屋子寒气重,不给她送棉被,万一……”

    “好了好了,为夫知道了。”夏元安抚道:“你先休息,等会儿我悄悄的去看看。”

    夜深了些,夏元抱着棉被悄悄出门,却看到江夜痕同样拿着棉被提着食盒,朝着祠堂而去。他缩回了身子,刘氏惊愕道:“夫君,你怎么回来了?”

    “嘘。”夏元关了房门,放在了棉被,“我看到江家小哥过去了。”

    “夜痕?他去干什么?”

    夏元笑了笑,“他去也好,若是被发现,爹也不会怪罪,等会儿他出来,我问问情况,你先睡吧。”

    祠堂里,夏珂躺在地上,肚子越来越饿,忽然听到脚步声,兴奋起身。心里想着老爷子还是放心不下,所以亲自来送饭了。

    “爷爷……”

    “嘘!”

    “江夜痕?”夏珂愕然,看着他手里的被子和食盒,嘟起了嘴巴,“你怎么来了?”

    他关上了房门,将被子放在一边,食盒递给她,“给你送饭来了,快趁热吃吧。这是我母亲亲手煮的面,里面还有两个荷包蛋。”

    夏珂一听感动不已,蹲下来打开了食盒,看到哪热腾腾的面和鸡蛋,含笑道:“真是太感动了,回去帮我谢谢你娘。”她端起来吃了一口,“对了,这事儿最后怎么解决的?”

    江夜痕席地而坐,“阿花没忍住说你是个……”

    他抚摸了鼻子,顿了下。她咬断了面条,“这个傻妞,还真是什么都往外说,其他人信吗?”

    “有我在,当然不信。”江夜痕继续说:“这事情黑的我也能说成白的,就算她娘嘴皮子在好,可也没理。不过夏爷爷这次真的怒了,要不然也不会将你丢在这祠堂里。”

    “别提那个老顽固了。”夏珂哧溜哧溜吸着面条,吃饱后将空碗放在食盒里,捏着衣袖擦了嘴巴,“谢了,身子暖和多了。”

    江夜痕点头,盖上了食盒。并没有走。

    夏珂内心纠结了一会儿,看向他,“那你跟我爷爷说,你知道我是女儿身么?”

    “我说这个干什么?这是事情的严重性你不知道?”他白了夏珂一眼。

    夏珂拍了胸脯,指了他一下,“做的好。他来问过我,还拿着鸡毛掸子打我,可疼了。不过我说的有些心虚,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

    “夏爷爷问过你?”江夜痕轻笑,“他这人活的倒是明白,好在在你我心有灵犀,要不然他非崩溃不可。”

    “谁跟你心有灵犀了?”夏珂裹着被子露出了一张小脸,撇嘴道:“以你的聪明才智,知道爷爷那么恼怒,还敢说知道?他是单独询问你的?”

    江夜痕点头。

    “这个老家伙……不,老顽固。”

    江夜痕伸手给她一栗子,“那是你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