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真实舰娘游戏〕〔超凡贵族〕〔打怪能升级〕〔电影世界当警察〕〔超级霉运系统〕〔大明第一祸害〕〔重生之龙族魔法师〕〔水浒逐鹿传〕〔逍遥九龙诀〕〔仙道不正〕〔冷爷,宠妻为上〕〔网游之至强剑士〕〔神话基因〕〔我的王妃我的国〕〔迷糊小青梅:竹马〕〔我有一座炼妖塔〕〔他是亡灵〕〔海贼之化身为雷〕〔医妃有毒:腹黑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家医女:山里汉,别太宠 007.他良心发现呗
    夏珂懵了,盯着他半响才缓过了神儿,毫不犹豫的推他一把,“你打我干什么?他心里没鬼,也不会单独询问你了。”

    江夜痕身子斜了下,轻笑道:“这么说来,他将你养成孙儿还是有目的的?”

    夏珂白他一眼,“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胆子也大,敢在我列祖列宗面前这么说,就不怕他们晚上去找你?”

    “谁信这牛鬼蛇神!”江夜痕抬起眼皮看向那些灵位,嘟嚷了一句,站起身,“良辰美景,奈何你竟在此地过夜。哎,我回去睡在我的小窝窝里,爽哉。”

    噗嗤,夏珂紧紧的裹着被子,听他脚步声渐行渐远,重重叹息一声。随即躺下来,将自己裹成了粽子,等待天亮。

    江夜痕返回来遇见了夏元,看他那模样就知道是专门守在这里等着自己,于是他小声喊道:“三叔放心吧,小珂没事,明日清晨夏爷爷气消了自然会放她出来,三叔就准备一碗姜茶给她喝。”

    夏元听后点点头,“谢谢侄子了。”

    夏元回到了房间里才反应过来,嘀咕道:“这江家小哥聪明的很。”

    刘氏没睡着听他声音坐了起来,“怎么样,江小哥怎么说?”

    “我这还没开口询问,他就知我要问什么。”夏元笑道:“没事,等爹明日消气了,自然就放她回来了,明早熬点姜茶,给孩子驱驱寒。”

    刘氏放心了点点头身子往里移动了下,夏元才脱衣躺下去。

    翌日,天儿还没很亮,江夜痕就来了祠堂里,看到她不雅的睡姿,脸色暗了下。这被子真是白拿了,没盖着她身子。

    本想将喊醒她,看了被子和人都分离了,想想算了。只得先将棉絮给拿走,再去给三叔说一声熬点驱寒的药给她喝了。

    夏元起来的早,看到他来了院门口,大步走过去。江夜痕喊道:“三叔您还是给小珂熬点驱寒的汤药吧。”

    他这么一说,夏元恍然,“这孩子睡觉总会掉被子,每天晚上她娘夜起时,都会重新给他盖被子,我知道了,还是要谢谢你。”

    “不客气。”江夜痕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夏元就回去熬药。

    祠堂里,夏珂被冻醒,坐起来后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她揉揉鼻子眼皮还未完全睁开,伸手摸了摸并没摸到被子。

    “哎?我被子哪里去了?”

    她揉揉眼睛四下瞧了瞧,哪里有被子?

    “江夜痕拿走了?阿嚏——”她又连着打了两个,坐在点上揉着鼻子,听到了脚步声,也不管不顾就坐在地上。

    房门打开,阳光照耀进来,她挡着眼睛。刘氏喊道:“珂儿,快给爷爷认错。”

    夏珂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她拿开了手臂看着老爷子那副臭脸,“我没错。”

    “夏珂。”夏元喊了一声,“你爷爷也是为了你好,快认个错,就回去吃饭了。”

    夏珂倔强,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老爷子却笑了,“这孩子的性格和我年轻时一样,一样的倔脾气。”

    他突然笑了,倒是让夏元夫妻二人摸不着头脑。夏珂嘴角狠地抽了下,扭头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老爷子笑着回头,指着门说道:“这个时候你怎么如此听话了?昨夜房门又没上锁,你怎么不出去?”

    夏珂咬牙,虽然恼怒,可又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谁知道这老爷子给她玩这么一出戏,她又哪里知道,若是跑出去后,第二日会不会被骂?

    “哼。”夏珂别开头不理他。

    夏元听了老爷子的话,松了一口气,弯下腰,“珂儿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爹说的话,她怎么敢不听。”

    老爷子睨他一眼,指着夏珂,“你这个当爹也太不了解自己孩子的脾性了,她不是不敢,是怕今日我更加生气。行了,罚也罚了还不跟你爹娘一起回去?”

    夏珂起身拍了下衣服,一句话也没说大步走了出去。

    “小珂出来了。”

    “小珂昨夜还好吧?听说爷爷发了很大的火气,消气了吧?”

    “哥哥,爷爷打你了吗?”

    夏珂一脸怒气,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巴不得看她受罚,她臭着脸,“你们很烦,离我远点。”

    碍于她身后跟着老爷子和夏元夫妻,两堂姐没有说什么。倘若她身后没人跟着,那姐妹们还不知道怎么落井下石呢。

    “那孩子估计在赌气,你二人回去好好劝劝,再好好询问询问。我去找你两个哥哥,讨论一下关于清儿的婚事。”

    夏清前年定了亲,前段日子,男方来提亲了,成亲的日子就定在四月初,这还有半个月的时日,老爷子也该去关心关心了。

    夏元带着妻子回来,刘氏直接去了夏珂的房间里,见她裹在被窝里,扭头看向夏元,“夫君去将药端来。”

    夏珂一听掀开了被子,“好端端的喝什么药?”

    刘氏白她一眼,“你这孩子又不听话了,喷嚏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喝点姜茶驱驱寒。”

    “还不是那谁惹的!”她嘀咕了一句,不过她确实伤了风。这才三月天,夜间凉气比较重,又冻了一个晚上,不感冒才怪了。

    夏元端来了汤药,她倒也没使性子,一股气喝完。

    “谢谢爹爹。”

    刘氏捏着帕子给她擦了嘴角,轻声道:“娘问你个事情。”

    夏珂怔了怔,靠在床头,猜测道:“娘是想问,江夜痕对不对?”

    “就你聪明。”刘氏拉着她手,严肃起来,“你老实跟娘说,江家小哥是不是知道你是女儿身了?”

    夏珂就知道肯定有是老爷子让他们来问的。她将手抽出来,摇头道:“不知道。”

    “真的?”

    “你是我娘,我还能骗你?”夏珂将被子往上拉了下,缩了下头,还是有些心虚。

    刘氏沉默了片刻,“那,昨夜他为什么会突然给你送被子?”

    “你都看见了?”

    刘氏点头,“你爹本想给你送吃的,走到半路就看到他去了,于是就返回来了。”

    夏珂眉梢动了动,“他良心发现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